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13区  

2008-11-10 02:00:47|  分类: 行者无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听说13区是在柳利老师的课上(后来才知道有一部电影也叫13区)。多亏了她,我们这些初学法语的新生才得知巴黎城区以数字编号,共20区,绝大多数名胜古迹集中在1~8区,富人多聚居16区:对面隔河就是艾菲尔铁塔,顺风顺水,寸土寸金。电影《卢浮魅影》惊动了Belphegor亡灵的苏菲·玛索与祖母住在卢浮宫对面,居然过着清贫的生活,这几乎难以想象。单凭她们居住的地段,只要卖掉这套不大的居室,就足够两人在乡下购置一套舒适的别墅了。

 

早年移民的中国人多住在13区。13在西方文化中是个不详的数字,被巴黎人所忌讳,不过这可挡不住中国人大模大样地安居、经营、发财。不过按照柳老师的说法,与其说巴黎人忌讳13,不如说他们更忌讳紧邻着13区、集中在14区的阿拉伯人,所以两区的地皮都相对便宜,也顺便成就了中阿两族互为芳邻。

 

从我们住的旅馆直上巴黎,径直走意大利门,就能找到13区,交通十分便利。一条名为Choisy的大道,自南向北联通巴黎。道路两边则是数以百计、鳞次栉比的中国饭店,“亚洲味王”“北京饭店”“潮汕酒家”“财神到”“好再来”“福满门” ……中法译名却极少一致,比如汉字写作“长城饭店”的,法语名就可能叫“广东人家”。霓虹、灯火、车流、人群。空气中,似乎都有着一种挥之不散、袅袅不绝的饭菜香,那是咕咾肉、(北京)烤鸭、香酥排骨、红爆大虾…让熙熙攘攘的路人都不忍停步观望,在光影中、在气息中寻找那一丝勾动或是馋虫或是乡愁的旧梦。橱窗内红光满面、齿颊留香的食客,似乎都是为窗外那些在秋风中饥饿等候的客人提供的最好保证。

 

狗肉的神话

 

海外中国人多靠餐饮起家。由于早期移民中原籍潮汕的居多,饭店也都是粤菜为主,饭菜甜鲜、少辣,多海鲜。可惜一旦到了海外,口感却得打个折扣,少了正宗,比如粤菜原料之生猛之奇异,到了法国就只能紧着鸡鸭鱼猪牛羊发挥,熊掌猴脑虫蛇猫狸不用说了,“狗肉”更是提都不能提——本土化了嘛,要考虑当地人的口味和风俗。

 

不知从何时起,法国人中就盛传中国人爱吃狗肉的谣言,并有段子为证:一个法国人带着自家的爱犬到中国饭店吃饭。小狗饿了,主人又不通汉语,只好适意饭店老板给小狗拿些吃的。老板微笑点头,便带小狗进了厨房,一时间端上一盘菜肴,送到主人面前。主人招呼小狗,却已不知去向。询问老板,老板指指桌上:此乃“红烧狗肉”是也。

 

这个段子放在中国可以当笑话讲,可在法国人看来确是耸人听闻的悲剧,中国人吃狗肉的“恶名”也因此闻名全法,妇孺皆知,倒忘了真正嗜食狗肉的朝鲜民族。即使到中国的记者,也一定要找到当地的狗肉店大书特书,再加上一张或扒皮或血肉模糊的狗尸,赚尽法国人的泪水。让人感觉中国人个个食狗,狗肉乃中国人之主食。如今,随便跟哪个法国人谈起中国饮食,对方都不忍颤巍巍地问道“中国人不是吃狗肉的吗?”让人哭笑不得。

 

我虽然也是动物保护主义者,也很欣赏法国人在动物保护方面的努力,可是“狗肉”这件事,别说广大如我般没动过狗肉的中国人纯属无辜,就连以饮食奇异、吃遍天下的广东人也并非天生饕餮的罪犯。对此,一个曾在印度工作的委内瑞拉同学就表现得不以为然:“法国人爱狗,把杀狗、吃狗的人当作罪人般看待,可自己吃照样津津有味地吃马肉。狗是人类的朋友,难道马不是?在印度,你敢动他们的牛,就是十恶不赦的罪人,而全世界的人照样吃牛肉。这不过是文化差异问题罢了。”算是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一街一巷的亚洲风情

 

13区虽中国饭店居多,但其中也少不了身边几个亚洲兄弟:越南、泰国、印度、东南亚等的都有一些,只是没看到韩日,不知是我眼错不见呢,还是没找对地方。同区临街就有闻名全法的专营亚洲食品进口的“唐氏兄弟”超市,进去一看,果然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各式亚洲风味小食品,虽不能说应有尽有,也是品种丰富,口味齐全。单举酱汁为例,就有日本酱油、寿司酱油、饺子酱油、甜味酱油、牦油、日式豆酱、味曾汤酱、韩式豆酱、辣酱、黄酱、烤肉酱、卤汁、鸡汁、鲍鱼汁、沙茶酱、咖喱酱、海鲜酱,还有我不认识的越南泰国食品用汁……绝对是数不胜数。不用说其他调料、面食、豆制品、乳制品、茶、饮料……很多都是国内的品牌。不用说这次国内三聚氰胺的食品丑闻,连带法国的中国超市同受影响。

 

超市收银台的速度之快直追国内,连收银员说话的速度都如同打字机,估计在全法独一无二。门口处只见满载而归的大包小包,就可知道超市生意绝好。虽然店面装潢毫不起眼,但相信全法的亚洲产品超市都不会比这里更便宜、更多样了。

 

第一次聚餐时去的“财神到”,记得店面中就包含越南语和泰语。在法国从南到北吃了这么多家中国饭店,只有在这里,在巴黎,饭店的形式不是自助快餐式,而是像国内一样菜单点菜,围坐一张大圆桌。是的,点菜、大圆桌 ——在国内习以为常、不以为怪的食客一定不会理解我当时的惊讶。

 

时隔2月整,当时点的菜忘了不少,我还记得有不太辣的麻婆豆腐、胡椒蛙腿、红烧小排、炸香蕉、炒河粉、云吞汤…还有一笼精致小巧的不知够不够喂鸟的竹筒饭。这些都算是南北家常,无论是否正宗,对于常年在外、满胃乡愁的我等,味道已经很不错了。店内上悬八宝灯笼,壁上是不知真假的仿古字画,一幅镶在相框里极陈旧的清代补子,老板和胖领班都讲一口南方味极浓的汉语,食客无论中外都用筷子,恍惚间真有点置身中土的幻觉。说话间,一个年轻小伙上了一盘菜,我叫住他想问问是什么,可他已听不懂汉语。这才把我又重新拉回现实中。

 

期间来过一个印度人,臂上挎着数十串洁白芬芳的花环出售,被我们谢绝了。他人走了,而那一缕恬淡沁人的幽香却固执地不肯散去。当初我逞强给众人说这是槐花,可现在闻上去却又不像,真后悔那么快赶走了他,甚至没有问一问那些花的名字。否则,那奇异的花香应该还能留得更久些。

 

离开巴黎的前一夜,我们又回到13区。这次选择了上次“财神到”对面的另一家,名为“大家乐”,依然是Choisy街上的某个没记住名字的十字路口。只见对面一家店前排着浩浩荡荡的长龙,吃惊不已。这是我平生第二次看到食客在饭店外排队等候就餐。第一次是在北京的必胜客,皮萨其实一般,吃得主要是个名头和气氛;而这一次则是一家名为“PHO 14”的越南米粉店,店面朴素犹如大排档,看来靠得是品牌质量的主打。我们吃到半截,“大家乐”前也有两三人开始等。而PHO 14前的大队就没有断过,直到我们出门,店前还是执着不舍的人群,而隔壁另一家卖粉的店内还半空着。

 

究竟是什么使这两个店的米粉如此不同呢?要想加以评论,恐怕非得经过这十几分钟耐心的等待不可。我们时间有限,只好等后来的有心人兼美食家来说个究竟了。

 

 

回程的路上,夜风微凉。许是吃饱的缘故,饭店的灯红酒绿感觉远了一些,香气也淡了一些。我这才注意到间杂在灯火辉煌的饭店中黑洞洞的中式古董店、服装店、网吧、旅行社……却没有见到原本听说过的中国流莺,估计错过了聚点。恍惚间对面走来三个华裔少年,满口标准的巴黎腔调确凿无疑。他们身边,一座服装店影影绰绰的橱窗后,唯有一件件色彩艳丽、对襟长袖的旗袍们还在黑暗中古旧着一去不返的岁月。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