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南方行记:戛纳印象  

2008-05-20 22:31:53|  分类: 行者无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红妆绿裳,份外妖娆

 

5月3日,周六。从马赛出发前往戛纳,舍弃高速而走濒海的大道,大概4个小时的车程。同样是地中海气候、红壤、植被,但一路上城市的气氛却与马赛的截然不同。面朝大海的山麓上到处是精致优美的别墅小楼,有的掩映在棕榈树的绿荫下,墙壁上爬满常春藤,窄窄的黑漆铁门上方盘绕着粉红的蔷薇花环。有的建在临海的峭壁下,屋下就引进海水围成游泳池,再泊上一艘洁白的游艇,所有可供享受的海景,一应俱全了。据说很多世界级的巨富都在这里构建有别墅。谁让这里是寸土寸金的蓝色海岸呢。

 

除了欣赏别墅和海景,沿途最美的一段就是corniche rose(硬要翻译的话,可以翻作“红岩”或“赤壁”,都是专有名词,用到这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一连几座山岩,从山腰以上殷红地赤裸,如同反射着霞光,又如经历了灼热的锻炼。经过时,虽然阳光宜人,海风凉爽,但看着她们还是下意识地折下了帽檐。蓝天下,碧海上,翠色抹额的野性美人,用火热的美让人不忍逼视。

 

山岩下,赤色的礁石星罗棋布,其间休憩着几艘游艇,远处、再远处的海上点缀的它们洁白的影子。

 

传说海外有仙山,山在虚无飘渺间。

 

沿着海岸线的公路一路盘绕,渐渐地城市的影子就在远处的海湾处显现。朋友告诉我那就是戛纳,再远是尼斯,而在将近尽头处就是摩纳哥了。不知为何,许是“人气”的缘故,我眼中的城市上空似乎总笼着一层薄雾。难道是空气污染?在这个没有工业的地区可是罕见的。我想还有可能是城市建筑、墙壁对阳光的散射。当然这只是个毫无根据的推测。

 

既然是人间仙境,就要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矜持才更有魅力。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戛纳最有名的应该是电影节颁奖会场。可以想象内部结构定然豪华,可外观上不过是二三层的小电影院,门前的广场都是微型的,估计停不下明星们的宝马香车。比起随便一个中国大城市的招牌建筑,气派远远不可同日而语。猜想这里的座右铭应该与刘老先生略同:“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虽然凤凰习性憩于梧桐,但梧桐常有,而凤凰不常有。戛纳的小电影院世界闻名,不在于建筑本身,而在于常常星光璀灿。

 

 泼墨汉家子,走马鲜卑儿

 

估计戛纳市区生活水平很高,旅馆饭店都会很贵,因此我们只是走马观花地赏赏海景,餐饮休息都是在附近的小城。好在法国的城市也是微型的,走不出几步路,就见路上换了地名牌。当晚我们在一个叫Juan les bains的小地方晚饭。就几条小街,几个路口,店铺个个人满为患。一家普通的披萨店,居然都要排队。我们运气不错,刚好赶上两个食客要走,于是捡了他们的位子,而晚来一分钟的几个人就等了很久。

 

在家里吃披萨,便利车里卖的那种,都是每个8欧。到了店里,味道吃不出好坏,价格通常11到欧。这里随便一个披萨都是13欧,吃得好心痛。我的那份又份外得硬,让我费了很大劲也切不开,倒让斜对面一个法国中年男子飞眼看着暗笑。我是久经考验过的,谁怕谁啊。于是也暗暗地瞟着他笑。这种瞟,要似有似无、似是若非、恬恬淡淡的才有意思。有你看我的,我就不能看回来吗?哼哼。

 

晚餐的高潮部分是一对外国帅哥的到来。本来看外表也看不出是外国人,可是一开口那浓厚的意大利口音(后来发现蓝色海岸的游客中很多是意大利人) 就露了馅。两个人就很养眼地坐在我的旁边,让人食欲大开。可惜看他俩长得太帅,有点同志的嫌疑,所以多了一些顾忌,说话都要小心当了人家的大灯泡,招人讨厌。可是后来朋友说他们不是的。老外在这方面眼神特别好,是不是同志,总比我率先发现。搞得我现在几乎草木皆兵,看见两个长相温婉的男性走路,都会很小人地往歪处想。

 

两个意大利人要了通心粉和啤酒。但由于餐厅没有啤酒,要从外面购进,因此两人对啤酒的价格产生了怀疑,害怕餐厅从中加价,所以要来纸笔,把啤酒和通心粉的价格统统写好、算好了才罢休。看他们谨慎的样子(我从没见法国人这么做过),我把可能的原因归结于:1,他们本人生活简朴,对花销份外讲究;2,在意大利啤酒价格相对便宜;3,曾经受过餐厅的骗,在账单上加了水分,事后发现对方却不认帐了。可见出门在外,老外们也会精打细算,处处小心。

 

有意思的是,当服务生送来啤酒时,对两个意大利人说了句类似意大利语“啤酒来了”的话,可能是想显示一下自己的语言水平。可惜要么他发音不准,要么他说成了西班牙语(他在向客人解释“啤酒不贵”时就用了西班牙语),两个意大利人都吃了一惊,仿佛没有听懂,让我们的服务生大大地没了面子,只好一低头走了。

 

想当初我大学时和意大利语专业都是一个系的,可是一星半点的意语也没学到。就是凑合听课学到的一点西班牙语,几天不用也都忘光了。现在口语几乎只是“你好,我叫某某,再见”的水平。

 

意大利人果然健谈。难怪有传闻说意大利人都是天生的登徒好手。擅长登龙之术,其一就是口才要好;其二自然要相貌对得起观众。意大利人两样都不缺。比如我们面前的两位,一个法语勉强达意,另一个几乎不讲法语,可就这一顿饭的功夫,他们就很热情地不时跟我们答话(任何法国人都不会这么做的) 。要是我早知道他们不是同志的话,要是我会一丁点意大利语的话,兴许会跟他们谈得更积极一些。

 

夜色已深。才吃饱了,沿着海滨大道慢慢地散步,看见更多的打着花腔意大利游客穿梭而过。海滩上有几对情侣借着夜色的掩护大诉衷情。这星空、这海水、微凉又清爽的海风,以及静旎宜人的夜晚,任凭你不想恋爱也难。

 

白天的海滨大道

沿街的棕榈树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