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南方行记:尼斯(下)  

2008-05-27 07:24:04|  分类: 行者无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城:色彩缤纷

下了山,一路在尼斯旧城里转悠。弯弯的古巷,在高低参差、鳞次栉比的房屋间缠绕,砖红的屋顶、南方midi式的彩色的围墙、匠心独具的墙绘,让人感觉仿佛置身于童话中的魔法城堡。比如眼前这座小楼,楼前两株葡萄藤,一不见根,二不见土,盘旋直上,几乎覆盖了四层小楼的一整面墙。法国葡萄很常见,但长成这个规模可需要经历岁月的考验和人力的栽培,颇为不易。小楼的门洞上方就写着几个大字:La Treille,即使不懂法语的游客也能顾名思义。

就这两张城市照片,感觉尼斯颇有山城气息

 

La Treille小楼

 

路过旧城的一座小教堂。西方传统观点,如果一个家的心脏是厨房,那么一个城市的心脏就是教堂。在有着天主教传统的法国,教堂数量是与当地教民的数量成比例的,是为教区。即使在荒僻的山中或乡下,只要能远远瞥见教堂的尖顶,我们就可以知道那里有人烟、有灯火、有咖啡和热面包。这种感觉,也许相似于中国农村的老井、谷场或牛车。实际上,我也说不清中国农村和城市的灵魂建筑是什么。

我们眼前这座教堂,就本质而言与其它城市的教堂也没什么差别。只是它与城市颜色协调对应的彩绘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教堂前的一座小广场,俨然已成为附近咖啡点、饭店的terrasse延伸,彩色的桌椅、满座的游客,更有一家据说很有名的冰淇淋店,店前总有大队人马的游客排队买冰淇淋,把个小广场挤得水泄不通。朋友见了这阵势,咋舌说这样子的摆摊法(在教堂前吃喝玩乐)放在过去肯定有亵渎圣地之嫌,可现在谁也顾不得这些了。阳光、咖啡、法国式的聊天,果然是南方的风格啊。

彩色的教堂

教堂前的terrasse上人满为患

 

新城:麦当劳和中餐馆

七转八弯地拐出了尼斯旧城,就走上了新城的大道。法国城市道路多狭窄,而这座大道的特别之处就是其宽度让我想起了中国的大马路,只是中间的轻轨轨道又显得与中国不同。当时是周日,店铺大多关门,没有什么可看,我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路边的麦当劳。店面普通,但一进去才发现室内装饰风格独特,与世界化的麦式装修绝然不同。彩绘的墙壁就不用说了,楼上的墙壁也都画成了古香古色的乡村小店风格:砖石墙、老木门、一面墙是海境,另一面描绘的却是闲情信步的驴马。吃了多少家麦当劳,这种装修还是第一次见到。

到法国后,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肚子饿了第一个就会想到麦当劳。不是因为它多么好吃,只是因为它价格相对低廉、又节省时间。可是这次一出了麦当劳我就后悔了:几步路之外,赫然就是KFC的招牌,再远处还有“中国快餐”几个大字。在中国KFC和麦当劳似乎势均力敌,只要能见到巨大的金色M招牌,对面不远处就能看到和蔼可亲的肯德基上校笑脸相迎。而在法国,不知为何,肯德基绝对稀少,仿佛只在巴黎、马赛等大城市有零星的几家。如今吃腻了麦当劳,忽然看到肯德基,于是联想到在北京吃过的“老北京鸡肉卷”和“雪顶咖啡”,竟然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再走几步就到了那家打着汉字牌子的中餐馆。这次吸取了刚才的教训,没有立刻停下,而是接着看下面还有什么惊喜。顺路左拐,更多的中国餐馆扑面而来,这才发现我们误打误撞地进入了中国社区:除了一家名为“禅”的貌似日本饭店(说是貌似,因为它很有可能非日本老板经营),一家汉名叫 什么“喜鹊”而法文写作“春燕”的越南饭店(已经关门大吉了),剩下的中餐馆大概将近十多家。早就听说海外中餐馆经营内容大同小异、模仿成风、缺乏创新,同行竞争激烈非常。在这小小一个街区,竟有如此数目的中餐馆,可以想象他们的生意不会太好作。

正感慨间,突见一队中国游客在当地导游的陪同下迤逦而来。只听那个粤语口音很重的导游说着什么“就在前面不远,价格公道”等等,估计就是给某个定点餐厅拉客的。导游和餐馆联手经营,倒也是生财之道。

我们不想和那队中国游客撞车,就选了另一家门面颇气派的“皇朝饭店”,照例吃全套,价格却比我住的城市还便宜,可见竞争的力量。进店后才发现,此店貌似中国餐馆,但服务小姐怎么看都是东南亚人,电视上的卡拉ok也是泰语歌曲,原来是家打着中餐之名的泰国饭店。

等待的时候,只听到卡拉ok上多数歌曲似曾相识,都是十多年前的中国歌曲,记得有一首是“迟到的爱”,更多的一时叫不上名字,只是字幕都换成了泰文。看得出来东亚地方爱好copy的不只中国一家。

我吃过的法国中餐店几乎都是一种形式:20欧上下(便宜的17欧,贵的22欧)的全套自助。几样半越南半法国的冷菜沙拉,几样半中不中的热炒煎炸:泡在汤汁里的“北京烤鸭”,没有菠萝的“咕老肉”,炒鸡片、炒海鲜都是各家的保留项目,肉包、虾包虽与国内味道迥异,但也别有风味。

我们的座位靠前。正吃着,只见门前黑影一闪,一位衣着端庄的年轻人恍然眼前。原来是一位青年教士,一身正装,手提拉杆旅行箱,我猜他不是要前往罗马就是刚刚回来。刚才已经说过,法国虽是传统的天主教国家,但现代社会中宗教地位式微,即使在教堂也少见真正的神职人员,主持宗教仪式的也换成了慈善协会的信众。不少地区的教堂年久失修,几近关闭。如今能在教堂以外的地方见到宗教人士,而且还是年轻的教士,实在罕见。果然,这位教士才一出现,就吸引了饭店内上下人等的注意。

教士在我身后的角落里落座,我们这厢则偷眼瞟着看他。他不急着点菜,反而拿出一本书和笔记本,一边读一边笔记。一会儿终于起立到店中选菜,可是回去后却不吃饭,仍旧看书。餐桌上摆有餐叉和并联在一起的筷子,他显然不习惯这种筷子,笨手笨脚地不知怎么掰开。按说掰开筷子从两边向外用力最方便了(筷子如“八”状),可他却前后用力(筷子呈“入”状),结果掰得不齐也不直。吃饭时也是一样。他尝试了几次使用筷子,可是就是夹不起东西。一般法国人吃中餐手下不利落的大有人在,只是他衣装正经、身份特殊,用起筷子来就愈显狼狈。最后他还是放弃了,换用了刀叉。

印象中最后一次看到年轻教士的形象,还是电视《荆棘鸟》上那个英俊潇洒、与女主角倾心相恋数十载的拉尔夫。自那时起对教士这个特殊行业的人群就抱着不少好奇。这次有幸得以一见,虽无冒犯之意,却有了偷拍之心。趁人不备,暗中用手机掐下这几张,因作留念。

 

在店中选菜的教士

匆匆走过

大快朵颐状:祝您好胃口!Bon appétit, Monsieur!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