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一生一世的亏欠  

2008-06-28 05:14:14|  分类: 关于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二又收到了妈妈的回信,确认收到了上次我发的补充材料的扫描件。虽然我在信中就一一解释过了,可妈妈把学校注册证明加入了EDF缴费单,并把一张扫描失败的手写信残片当作了注册证明。

 

我不明白,明明说过EDF只有正反两张彩页,而学校注册证明的那张纸左上方打着校徽。我还说过文件的第5页是扫描坏的,不用计算在内。不知道妈妈怎么会错成这样。

 

于是按着性子,立刻回信针对妈妈的错误理解又解释了一遍,以“弄错了”为主题发了邮件。害怕她把我即将发出的附件混淆起来,于是用另一封邮件把修改过的邀请信加成附件后发出。还不放心,第二天中午又打电话回家,确认她已经看到我的信了。

 

“妈妈,你看到我的邮件了吗?”

“啊,修改过的邀请信已经收到了。”

“还有一封主题为‘弄错了’的邮件呢?”

“什么‘弄错了’的邮件?”

“妈妈”,我耐着性子说,“我发了两封邮件,第一封是纠正你上次的错误的,名字就叫‘弄错了’;第二封是修改过的邀请信。”

“啊,我好像打印下来了。让我找找看。”

我急了:“什么?妈妈你收到信后看都不看就打印吗?”

妈妈没有立即回答,估计找打印件去了。很快她又接起了电话:

“是的是的,我收到了。”

“收到了就好,问题是你有没有仔细看我的信呢?我感觉你只管下载附件,根本没有看我的解释。我不是说过第5页是错的,不算在内吗?”

“哦哦,我把附件下载下来,可是用鼠标一划,文件呼呼地都滑过去了,我才没有看出哪张是第5页。”

我都没力气生气了:“妈妈,看PDF的文件可以用窗口上方的左右箭头,可以前后翻动的!点到第5页就行了。”

“哦,我看到了。第1、2页是学校缴费...”

 “妈妈,”我有气无力地说,“第1、2页是EDF水电缴费,不是学校缴费。”

“第3页是学校注册证明...还有两页是成绩单,另外两页是学位证是吗?”

这些我早就解释过了,可为了保险其见,我再确认一遍:“学位证很好认,因为文件的颜色是淡绿色的。”

“淡绿色?”妈妈又糊涂了,“我打印下来后都是白色的。”

“那是因为你没有用彩色打印,妈妈!”

“一定要用彩色打印吗?”

“彩色的不是让你更好认出来吗?”

... ...

  

这样的对话,在我最近两周内几乎成了家常便饭,用去了400分钟的电话卡,还有电邮的解释,可我还是不能保证妈妈能记得住每份材料的名称,何况部分文件的时间由于保险变更的关系左改右改,她最后保留的到底是不是正确的版本也很难说。月底她又要上京办证了,我不由得暗暗为她捏一把汗。这是我从来都没有感觉到的。

 

印象中的妈妈贤惠、聪敏、认真、谨慎,干什么都清清楚楚、一丝不苟、有条有理。小时候就记得她手很巧,电视上放《一休》,她就用硬纸板画一个栩栩如生的一休,做成牵线木偶给我玩。我还记得她给我画的风筝、描的彩蛋、捏的泥人、织的毛衣...连我的头发都是她给剪的。我喜欢小动物,家里总是有小鸡、小猫,但追鸡撵猫的是我,喂食打扫的却是妈妈。我小学转学,是她办理了手续,接我离开残破的母校和老宅,送往城市另一端的新学校。新班主任不愿收新生,是她找那个性格清高古怪的老师面谈。我初中再次转学,当时那家中学算是当地重点,生源竞争激烈。她几次跑教导主人家活动打点。我考上大学,她独自送我去北京,打扫宿舍、初步安置。我到南方工作,她送我到单位门口,打点我的生活所需。我赴法前由于紧迫无法回家,全家就赶到上海为我送行。

为了方便联络,妈妈在我工作时学会了使用网络,学会了发电子邮件,而爸爸至今还不怎会打字。

 

20多年来,自始至终,妈妈在我心中的形象都是完美的。她仿佛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她了解我的性情,也深知我的弱点。而我,从小时候的无话不谈,到了少年的有所保留,再到后来的报喜不报忧。我知道这是为了她好。

 

只是我在多年背井离乡的流浪中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时间。让我不再为从前的我,而她不再为曾经的她的时间。

 

最近一次见她,她两鬓的白发又新增不少。曾经,给妈妈拔白头发是我们母女每周的必修课,而现在,即使长期的染发也遮不住她的白发丛生。妈妈发过来的护照扫描件上的照片上,我看得出她刻意穿了一件颜色鲜艳的红毛衣,但目光沧桑、疲惫,寂寞的神情呼之欲出。

 

是的,妈妈老了。她正在渐渐老去,而我却无知无觉。如果不是由于这次办证,如果不是这400分钟电话里纠缠不休的修改、纠错、解释,我几乎忘记了妈妈已不再是当年青春美貌、活力四射、聪敏智慧的女子,忘记了无情的时间在我们每个人身体上和心灵上刻下的不可逆转的印记。

 

妈妈老了。她容颜暗淡、头发枯黄、满脸疲惫。她不会保养自己,也不会像其他的同事那样做美容、学跳舞。她只是在工作、家庭和代课的学校间周折,她要整理例行的文件、报告、数据资料,还要准备技校的代课,只为了每月不到300元的“外快”。

 

妈妈老了。她开始看不清电脑上、书本上的字迹。她记不住自己亲手整理的材料名称。她常常混淆“护照”“签证”“居留证”的区别。她不知道EMS是邮政快递,SMS是短信息,她对着与英文university非常相近的université的白纸黑字,却当作水电费缴费单。她不明白什么是拉丁字母,只知道英文字母和拼音。我可以想象不识外文的妈妈面对满纸外文时困惑、忙乱的心情,因为她恐怕很难在这些陌生而冷淡的字母组合中找到她女儿姓名的拼音。

 

我们在世上匆匆奔走,或为前程奋斗,或纵情享受,晚归回家,将自己托付给疲惫的枕头,然后沉沉睡去。谁知道这也是一种幸福?因为我们青春的身体还不曾领教过心悸、失眠的滋味,还没有什么让我们在一瞬间的神思恐惧到脊背发凉:什么时候我们会病倒?什么时候会看不清电视?什么时候会举步维艰?什么时候将无法动弹?什么时候我们将记不清回家的路,甚至说不清自己的姓名、认不出自己的样子?什么时候我们会“老”...?

 

看着窗外草坪上欢叫跳跃的孩子,谁还注意到他们身边那满眼寂寞、身材臃肿、步履蹒跚的老人?

 

再次睁眼凝望窗外明媚、清爽、静谧的夏日,这山、这树、这花草、这屋舍在夕阳下渐渐深沉,而我却不再是一分钟之前的我。

 

想起将在火车上颠簸漫长的12小时的妈妈,想起将在喧嚣汹涌的人群中跌宕沉浮的妈妈,想起顶着烈日酷暑在旅程中汗流浃背的妈妈,我知道我已经离开她太久了。无休止的进取心、对自由、流浪生活的渴望,更不用说身为独生女无可选择的命运,使我注定要辜负他们渴望团圆的梦想。

 

面对逐渐老去的双亲,我将一生一世亏欠他们的情。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