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两校应聘记(下)  

2008-07-12 06:15:12|  分类: 关于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到这里我脑海里几乎全是“校园暴走族”和“麻辣教师”的景象,一时间心中很乱:难道这些漫画中的恐怖校园会在我身上成为现实吗?

 

这个问题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陷阱。如果问到法国教育的优势,好歹还可以实事求是地美言几句。而“困难”这个词本身就要求从负面条件出发,不太符合中国人讳言人过的习惯。

 

我首先选择从文化角度出发,提出中法文化差异可能对教学造成的负面影响。这个回答显然不称督学的心意,他让我就语言教学这个具体问题进行思考。

 

我只好谈起汉语语言学的特殊性(汉字作为表意文字与欧洲表音文字的深刻差别)及其在教学中可能存在的困难。督学要我别低估了学生的能力,说他们“除了犯傻,什么都会做”。

 

看到我仿佛找不到北的迷茫神情,督学提醒我说:“想象您第一次进入教室,面对交头接耳、吵吵嚷嚷的学生时,您将怎么做?”

 

他这一句话让我想起当年在北京使馆区的法国学校参观时,见到十几岁的法国学生坐在课桌上向开门进门的教师说Salut的情景。记得那位老师冷冷地回复道:“不能说salut,要说bonjour!”虽然我也知道作为俗语的salut不是对任何人都可以说的,但当时法国师生间那种僵硬的关系仍然让我感到意外。

 

对于“第一堂课”这个问题,我并非没有思考过,但是我更清楚在中国视为天经地义的做法在这里也许就是被人摒弃的。考虑到法国人引以为傲的民主传统,不如选择入乡随俗吧。

 

我便答道:“我会首先自我介绍,然后让他们互相介绍,以此加深了解、建立互信。我非常重视师生间的互动和交流,而一个友爱、互信的范围可以让我们以开放的方式讨论各种问题。”我在硕一的论文中提到移情心理,即让教师成为学生的亲人和朋友,将他们对自己的喜欢,转移为对知识和求学的兴趣。

 

两个老师闻言便笑,仿佛终于找到了画龙点睛的话题:“这恰恰就是我们要避免的。对教师来说,最重要的是树立自己的威信。”

 

接下来的面试几乎就是围绕这个话题展开的:

 

“您以为法国学生见到老师会像在中国那样鞠躬说‘老师好’、会双手背后或放在课桌上乖乖听课吗?不会的。他们见到新老师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探测在你的课上能走多远。开课后的第一周最为关键,他们会在第一周、确切地说在第一堂课上就把握你的尺度,如不能在第一时间加以克制,以后的日子他们就会变本加厉,再要控制就难了...

 

“因此在第一次课上你首先就要强调纪律:不准吃口香糖、不准抽烟、不准打手机...特别是不准交头接耳。要严格要求,坚决制止他们违反纪律的行为。要知道,课上闲话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

 

接下来督学举了几个中国教师不适应法国教育环境下的例子,多是中国传统教学习惯造成的。比如麻木型:某教师上课坐着不动,头也不抬地照本宣科,下面的学生睡倒了一片也无动于衷;二是保姆型:督学提到他听过课的一位教师,将学生视为孩子,毫无原则地百般宠爱,甚至用糖果“讨好”学生以求得他们的配合。课后督学对她的评价是:“我看您上课时再带上一样东西就全了:售货推车。”他认为她的行为不像教师而像空中小姐。

 

还有一类情况主要是学生的原因。有些学生出自富豪之家,父母又常因为工作出门在外,因此从小娇生惯养,缺乏管教。督学说:“如果学生一个月的零花钱比我的月工资还多四倍,就很难指望他们对教师还有什么尊重可言。”

 

这时校长还不失时机地补充道:“有时候学生可能还会捉弄新老师,特别是当老师是外国人,对当地情况缺乏了解,再加上语言问题,就更难震住学生...”

 

听到这里我脑海里几乎全是“校园暴走族”和“麻辣教师”的景象,一时间脑海很乱:难道这些漫画中的恐怖校园会在我身上成为现实吗?可怜我从小就向往能成为教师,在异国的土地上弘扬中华文化。如果学生都是如此形状,我可不就成为了他们捉弄的活饵?几年前就听说了一位教师在课上被学生连刺数刀而幸免于难的案例,至今还有很多教师面对接连不断的校园暴力苦不堪言。如果法国中学教育如此混乱无序,不知他们的年轻人走上社会后将面对怎样的未来?难怪现在社会上大量涌现的青少年犯罪、少数族裔犯罪现象一直是法国警方的治理重点。

 

L中学位居本城北区,周边不少低薪家庭和阿拉伯移民聚居区,此类事件隐患果然还是存在的。于是我向督学谈到了我对校园暴力的担忧。两人连忙摇头:

 

“那个案件当然是个别现象。如果我们当教师的都要冒着生命危险上课,恐怕现在学校里也没几个人了。”督学婉转地说,“作为督学,我的职责不是监督教师,而是保护教师的。教师这个职业可能给您带来很大的成就感,也可能成为您的恶梦。我的同事中有些都得了抑郁症,而我仍然为自己的职业无怨无悔,为自己的学生遍及世界而深深自豪...”

 

他强调说:“我说这些也不想让您害怕,只是希望您能认清如今的形势,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如果仅仅是心理准备就需要这般阵势,恐怕是历年来在法中国教师的“不幸经历”让督学不得不给我打这次预防针。初衷不坏,影响也很深远,虽然我在A中学开门日上对A校学生的好印象依然鲜明,但督学的这番话也让我意识到了事物阴暗的另一面。

 

最后,督学问我是否还坚持在L中学从教的计划。

 

我虽然心虚了不少,但我更清楚在一切开始之前就打退堂鼓只能暴露自己的怯懦。我也是跑了半个地球才走到这一步的,被几个黄口小儿轻易制服未免耻辱。成与不成,都要尝试过再说。

 

于是我对两位老师说,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试。我告诉他们,人不可貌相,我虽然看似柔弱,但性格非常坚强。

 

我的回答令他们微微吃惊。这不意外,被我外貌蒙骗的人历来不在少数。

 

校长告诉我,作为第三外语,我每周有3个小时,希望这对我来说不算太少。

 

我心想,如果按照他们的所说,围着一帮如狼似虎的学生,3个小时就已不少了。总点留给我点消化恶气的时间吧。加上A中学的3小时,每周6小时刚好保护嗓子。

 

一个小时的面试过去,我谢过了两位老师落荒而逃。此刻校园门口的大路上夹道等候上课的学生已成群结伙(和在大学一样,学生在不上课时都喜欢出外群聚聊天喝咖啡,不像中国学生会进入教室等候),斜睨的蓝色、栗色、黑色的目光上下打量过来,一半好奇,一半疑惑。根据已往的经验,我目不斜视、仰首阔步地穿过他们的阵营,像奔赴战场的新兵用无畏的目光深藏心中的忐忑与胆怯。

 

 

补记:一个多月后,我突然接到了来自L中学的电话。R校长仍然没有安排面谈,只是在电话中吩咐我按照法国教育部的汉语教学大纲准课,准备9月初上班。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