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电脑之难:我的菜鸟级上网史(上)  

2008-09-14 23:24:08|  分类: 关于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博早就该写了,因为每次打开电脑,这些话已经在头脑里洋洋洒洒。之所以迟到现在,一是为了修身养性而隐忍,二是为在现代社会还有我这样窘迫的网民而惭愧。如今连我父母都知道享受宽带的快速了,而我身在国外,却还在传统的电话连线后苦等,足令各位资深网友笑掉大牙。

 

回顾自己的上网史,似乎一直就与宽带的快速无缘。初次接触网络是在大学——仿佛是大二——是阿孟告诉我有一个软件可供人网上聊天,问我要不要申请一个号。我觉得好奇就照办了。这就是我第一次听说腾讯和QQ。那时学校只有一个网吧,十来台机器,要插入一个貌似高科技的网卡才能连通,收费不菲,但速度超慢(那时仿佛还没有宽带),又常常断线死机,有人曾把等待网页打开比作在公共澡堂洗澡,多半时间在等。

 

大三时和同舍三个女生每人出1500元合买了部电脑,上网仍然是电话线,速度照旧慢不说,还要参合上三个女生的你争我夺。说是争夺当然严重了,但几个人守着一台电脑,鸡毛蒜皮的小矛盾还是少不了的。首先不说上网要占电话线,当时大家还都没有手机,全指望这条细线联系家人和朋友。买了电脑就要看影碟,又有噪音,又会引来对面或隔壁好奇的同学,狭小的宿舍顷刻间人才济济,仿佛红楼梦的“笏满床”或“满园芳”。赶上期末写论文,更是大家赶集。就在我入学前些时候,还听说北大的博士谋杀案,事件的导火索就是两个同舍却长期不和的博士争夺一台电脑。 想来幸亏了我们女生性格相对随和,虽有我的倔强、L的任性,也有G的处处忍让,终于相处多年而相安无事。

 

毕业离校之际,由于L远在上海实习,我与G自作主张将电脑以600元贱卖给来自义乌的一年级学妹(一番交谈,让我们两个学姐领略了义乌人精打细算的经济头脑,才发觉自己几年来在书本上学到的营销技巧不过是书纸上谈兵)。不用说,当L得知我们这项折本买卖后自然在电话里把我们两个书呆子教训了一通。她声称电脑应该能买到900,大家能各自分到300元,而如今只有每人200,都是由于我们的过失。

 

“我不管你们怎么卖的,我要要回我的300元,因为我根本就不同意你们这个价钱!”L在电话那头说。

 

 结果,我和G从各自的200元中抽出50给她汇去,才算了结了这段官司。毕业后,我再也没有见过L。她也没有再联系过我们。听说L远游欧美,如今在知名外企供职,以她的雄心和谋略,或有一天身居高位、飞黄腾达,我定然不会惊奇。

 

毕业前卖了陪伴了我大学三年的台式电脑,又听了个自称电脑高手的朋友的一面之词,用7000元买了台IBM的水货。这台手提不知诞生于哪年哪代,左角有裂痕,软驱和光驱互换(试问现在谁还用软盘?),不能刻录。当时购买时启动就常常蓝屏,竟然都被伶牙俐齿的商家用“系统不稳定”敷衍过去,还拿出一张貌似发票的纸说是可以保修。我对电脑一无所知,而那位自以为是的朋友也深以为然,竟然帮着商家说服了我。我带着这台冤家电脑到了宁波,仍然是常常死机,仍然是蓝屏,仍然是不能启动。求遍了身边懂电脑的同事,浪费了人家无数的好心和时间,却只是收回了失望。到了宁波的蓝快求救,才知道那张所谓的发票根本不被承认,而电脑的一大硬件CPU有严重损伤,所以才会难以启动。于是乎赔上2000大洋,买回一个新CPU,才救了我那台电脑老爷一命,让他苟延残喘直到现在。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