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寻梦凡尔赛(中):波旁王朝的命运  

2008-10-18 06:28:08|  分类: 行者无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概所有参观过凡尔赛的中国游客都会不仅将其与故宫相比。可结果恐怕会令人失望。连我妈妈、传统意义上绝对的爱国主义者,在参观了凡宫宫室、置身宫外中轴,将占地数百万平方米的繁花锦簇、造型精美的园林尽收眼底时,也不得不惊诧于凡宫的豪华与气派:“凡尔赛还是比故宫要漂亮呀。”

这种说法虽有道理,但也不尽然。就文化相对主义的角度看,这两座宫殿是东西方文化差异的绝好体现,如同西方美术与中国山水,无论是设计理念和技术表达完全是南辕北辙,几无可比性可言。紫禁城是砖木建筑,几无层级结构,宫室鳞次栉比、飞檐斗拱;凡宫是古典主义的砖石风格,厚重庄严、轮廓整齐、棱角分明。故宫封闭:宫门重重、深室幽暗,帝王深居简出,常人难见天颜,体现的是王权的天赐与神秘以及天子至高无上的权威。凡宫开放:宫门金碧辉煌、精雕细琢,其守卫及保护功能仅据象征意义,完全让位于视觉美观(1789年革命群众仅凭镰刀棍棒就轻易冲入了凡宫,俘虏了国王一家,这在中国简直难以想象);放眼望去,宫舍俨然、园林整齐,蓝天碧水,风云荡漾,讲究的是壮观与美观享受。我们游览的当天,天气并不好,阳光暗淡,浓云密布,即使如此,当站在园林中轴眺望天尽头,只见天方海阔、云卷云舒,大风起处,胸襟跌宕,似乎也生出些身为九五至尊君临天下的雄心。

凡尔赛宫如果仅作为王室成员起居游乐的场所,它最多不过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而已,是路易十四将它转化成强化专制统治的的政治工具。路易十四以前,法国王权衰微,不少贵族一方独大,呼风唤雨,经济、军事实力雄厚,动辄联合外国与法国王庭作对,是法国君主的心腹之患。而路易十四则通过联姻、各种荣誉、头衔和年金将贵族召集到凡尔赛来,从而将整个法国的官僚机构紧紧地稳在他周围,尤其是那些好战的贵族和潜在的反抗分子。贵族离开了他们的领地,就如同虎落平阳,成了凡尔赛的笼中之鸟,逐渐沉迷于声色犬马的享乐生活(他们在外省虽然一手遮天,精神文化生活却相对匮乏,而凡尔赛则恰恰为他们提供了娱情怡性的场所),因而在无形中大大消弱他们作为地方官的实际权力。同在凡尔赛屋檐下的他们,也同君主一样失去了私人空间,大家均无秘可言,便于控制;随侍君主的义务也压制了他们的妄自尊大和骄傲自负。因此可以说,凡尔赛宫在路易十四大政治统治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路易本人也是将君主专制思想发挥到极致的典型。

 

 

花园中轴

王宫正门

侧翼花园

 

当然,如果说凡尔赛是条华美的巨龙,君主的个人魅力与统治艺术才是赋予其灵魂的点睛之笔。路易十四死后,继位的路易十五基本是个贪色享乐的君主,在他统治后期,宫廷已败相丛生,债台高筑。在继承人方面,他几乎重蹈了曾祖的覆辙:与王后生育的7个孩子中只有一名男嗣,几个女儿不是早逝,就是终身不婚。唯一的太子在结婚生子后也是连同妻子一病而死,留下的路易十六依然是个孤儿。不知是否是历史知道波旁王朝气数将近,故而在这个家族头上展开死亡的翅膀?

 

幼年继位的路易十五

成年的路易十五

1778年的路易十六

1786年中年发福的路易十六

 

自路易十五开始,宫廷对凡尔赛态度逐渐转变。厌恶了前任透明化的演员生活的路易十五,渐渐回避了群臣,躲入了情妇们的温柔乡。路易十六为人低调,才貌平庸,完全难以承担凡尔赛社交沙龙的重任。而王后玛丽·安东奈特对个人生活空间极为重视,个人交往圈很窄,根本无心应付无休无止的贵族朝觐和言不由衷的交际应酬。她和自己的朋友们在小特里亚农的农场上享受回顾自然、返璞归真的田园之乐时,倍受冷落的贵族恼羞成怒,渐渐远离了凡尔赛回到巴黎。从此,各种各样诋毁王后的谣言甚嚣尘上,一场前所未有、轰轰烈烈的社会运动开始在无声中酝酿。

纵观这几代法王,可谓是江河日下,大厦将倾,完全应了九斤老太的那句口头禅:“一代不如一代”。路易十四文武双全,才智过人,是名垂青史的一代天骄;路易十五如老祖一般多情,但却没有前任那般铁腕强权的决断,晚年生活荒淫,被高级妓女出身的情妇杜巴利夫人操纵于掌股之间。只是据画像看来,几代法王中唯其形象优雅俊秀,堪称美男子。相比两位前任,路易十六既无先祖的能力,又无祖父的运气,虽然他为人厚道,生活简朴,无奈性格过于软弱,又恰逢乱世,在紧急关头优柔寡断,最终含冤死去,为罗伯斯比尔血祭了革命的大旗。

大革命期间,凡尔赛宫遭到洗劫。原本精美豪华的家具被席卷而空,门窗被砸,但建筑幸而得到保留。后来经过拿破仑、路易十八及其继任查理十世的整修,除了散失、无法追回的家具,宫室基本恢复了原貌。但是由于它作为君主专制的象征的敏感地位,号称民主的后世统治者再也不敢在此居住。被冷落的凡尔赛渐成废墟,甚至有人讨论是否应该将其拆毁。直到路易—菲利普决定将其转变为象征“国家荣耀”的博物馆,才最终挽救了这座处境尴尬的文化遗产。

 

而作为波旁王朝龙兴之地的凡尔赛,似乎是这一家族多舛命运的见证。国兴,则凡宫兴;国亡,则凡宫废。如今金屋已空,玉人何在?好似一曲凤凰台,唱尽人间风雨变迁: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