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寻梦凡尔赛(下):小特里亚农  

2008-10-26 22:52:34|  分类: 行者无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到凡尔赛,就不能提到大小特里亚农。这两座左右相邻姐妹宫位于凡宫东北,面积较小,结构简约:大特里亚农约呈工字形平面,左右两翼由一道宽阔的长廊连接。自路易十四起,如果说凡尔赛是君王参与组织公众活动的舞台,特里亚农则是守护王室生活的秘密花园。路易十四在大特里亚农举行音乐会、晚会和聚餐,接见宫廷贵妇。到了路易十五,大小特里亚农完全成了王室成员的私人活动场所。

 

大特里亚农宫入口

虽然无论面积还是建筑顺序,大特里亚农都在前,但参观凡尔赛的游客大概都会对小特里亚农情有独钟——通向小特宫的门前立着巨幅导游指示牌,而大特宫门前则空空如也。对于所有了解那段历史的人,小特里亚农是凡宫遗梦最多的地方,是法国百年王冠上最美的一朵百合花。

 

小特里亚农宫入口

 

小剧院前的花园

与大特宫的男性风格相反,小特宫的命运与两位女性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它本是路易十五的情妇蓬巴杜侯爵夫人为爱好科学的国王设计的庭院园林,建筑融古典与当代时尚为一体,园中则汇集了世界各地的珍惜植物。由于“远离”凡尔赛正宫,环境清幽,朝臣罕至,所谓大隐隐于市,小特里亚农就是宫中“大隐”们的世外桃源。可惜这位才情横溢却又红颜薄命的夫人在其落成前4年就因病去世,倒为自己的继任、国王后来的情妇杜巴利夫人做了嫁衣。路易十五临死时,按照天主教传统,作为情妇的杜巴利夫人被驱逐出宫。小特里亚农很快又成了路易十六送给妻子玛丽·安东奈特的礼物,以便让厌倦了宫廷生活的王后躲过公众视线,在这里与自己的朋友享受与世隔绝的田园生活。

一代才女蓬巴杜夫人。在所有画像中,她都书不离手,一副知性女性的形象。

 

 

悲情王后玛丽-安东奈特

王后的交往圈极狭,不用说一般朝臣贵族被禁止进入小特宫,后来传说连国王都成了小特宫不受欢迎的客人。对王后的不满和谣言由此而生,离心离德的贵族也渐渐远离了凡尔赛。在大革命前期,大量贵族流亡国外,凡尔赛人去楼空,王室在众叛亲离、孤立无援的状态下被推上了革命的风口浪尖。仅有的一次出逃还是由传言中王后的情人(至少是密友)、瑞典伯爵费尔森组织策划的,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扮作车夫将载有王室一家的马车从巴黎送到Bondy,后来却因为前来接应的法国军队迟到而导致逃亡失败。

 

 

青年费尔森以俊美名动天下

中年费尔森眼神凌厉,是瑞典政坛举足轻重的人物

 

漫步小特里亚农,游人决然想不到史书中“亏空夫人”玛丽王后的挥霍无度和穷奢极欲,倒是不得不是宫室的狭小简单和“王后农庄”的田园风光。小特里亚农仅有八个房间,小巧的卧室中窄窄的卧床让我看着就难以成眠(按照当时的习惯,床榻都比现在的短了一截,人们都是半卧半靠着睡觉,据说有益于消化)。底层的台球室不到20平米,仅仅放得下一张台球桌。由于路易十六后期王室深受财政危机的困扰,为了体现简朴,宫内很多貌似金碧辉煌的镶金大理石柱石或雕塑都是巧匠们用纸板和石膏制作,让后来指望高价拍卖的革命者大为失望。小特里亚农因此因祸得福,避免了凡宫遭到洗劫的命运,基本完好地保留到今天。

 

王后寝室

虽然小特里亚农貌不惊人,但其后的花园和农庄倒是不可错过的去处。秉承一贯的简约风格,这里的一切都是微型的:掩映在葱葱绿意中洁白如玉的爱神亭,华丽的圆拱下,爱神以胜利者的姿态在海尔格斯的战棒上磨砺自己的弓箭;几座造型奇特的山石错落有致,堆叠成中国假山;假山后一座10平米不到的圆厅,是供乐师演奏的“音乐厅”,在王后兄长、奥地利的约瑟夫二世来访期间曾在此举办过灯火晚会;不远处的小剧院,走廊极狭,也不过一百多个座位。爱好戏剧的王后曾在此上演启蒙时代新式艺术家的作品,如博马舍的《塞维尼的理发师》,并亲自扮演了女主角罗丝娜的角色。

 

爱神亭

中国假山

小剧院

穿过曲径通幽的小树林,就是风光旖旎的王后农庄。农庄中心的人工湖,波光粼粼,青翠如碧,飘香的荷叶间游弋着一两只神态端庄的天鹅,一群肥硕的青鲤在与世无争的野鸭掌下悠然闲着岁月。湖周散布着十二座造型各异、诺曼底风格的农家小院,红棕的茅草屋顶,黄褐的砖石院墙,瓜菜园中满地青葱,番茄地挂起簇簇新红。奇思妙想的设计者自然没有忘记葡萄园、牛棚、以及与其相连的挤奶房,还有饲养着各种家禽家畜的农场:鸡、鸭、鹅、兔、羊、驴、猪…除了没有见到真的奶牛(只有墙上的镶嵌画提醒我们这里是养牛之所),所有能想见的农场设施都应有尽有。我们去的时候,只见到几只小巧的家兔在树荫下睡觉,旁边几只不甘寂寞的家鸡在落叶中东啄西啄。到了鹅场,正赶上饲养员喂食,十几只肥头大耳的花斑鹅蹒跚着步子从水池里一路疾驰,潮水般涌向饲养员脚下。遥想二百多年前,那对被请来负责管理农场的农民夫妇,是否也是如此悉心喂养这些幸免屠戮的动物,是否会在采菊东篱下的隐逸中悠然忘我,与王后共享回归园田之乐?

 

 

 

池田理代子的《凡尔赛的玫瑰》是我童年时最早接触的日本漫画,也是我对法国文化的启蒙之章。重读《玫瑰》,最动人心魄的莫过于她本着人道与宽容的精神赋予时代人物的人性与理智的光辉。读惯了金庸小说的中国青年,应该不难理解浓墨重彩的历史中所谓“正邪两立、黑白分明”的两分法,其实不过是强权或政客自我膨胀、铲除异己的绝好借口。在《玫瑰》中,无论投身革命、英勇牺牲的奥斯卡,忠于王室、冒死营救的费尔森,因性格弱点及敏感身份无辜被戮的路易十六,还是被革命者视为亡国祸水、罪魁祸首的玛丽·安东奈特,甚至于革命的风云人物、处决国王一家的决策者——罗伯斯比尔及其盟友圣·汝斯特…都是性格丰满、感情丰富的血肉之躯,他们的一生或享尽荣华富贵,或尝尽人间疾苦,或在爱恨交织的尘网中挣扎,或在嫉恨复仇的烈火中自我毁灭。与后来制作精致、造型奇幻的漫画人物不同,《玫瑰》中的人物既非不食烟火的仙子,也非上天入地的超人,他们是深陷轮回的普通人,也是用生命写下历史华章的时代英雄。

浏览凡尔赛的官方网站,三种语言中除了法文、英文,第三种竟是日语。可见即使在此书出版30多年后,凡宫游客中络绎不绝的日本客人,还在验证着此书巨大的影响力。

而在茨威格的《玛丽·安东奈特》中,他似乎并不同意将王后作为保皇英雄、革命牺牲品的说法。在他看来,王后只是一个极其普通的贵族女性,美貌或可倾国、才智不过中人,她的成名或者只是由于“命交华盖”“生不逢时”,当王室的百合遭遇革命的烈火,平民百姓或可平淡了此一生,王族贵胄就只能引颈于刀戈。王权即为罪恶,为了革旧布新、建立民主,就必须拿这些历史的路障开刀祭旗。虽然生前蒙受众生加诸的罪名,却也能以一死换得名垂青史。如需沐过三生劫火的洗礼,才能转世成洁白无垢的清白之身。

 

走在农庄寂寞无人的小径,阳光散碎一地,连同草坪上的花叶,在脚下晰嗦作响。只需闭上眼,你就能想见当年裙裾擦过草间的轻盈。这里曾经荡漾过孩子们追逐的脚步和母亲的浅浅笑影。你会情不自禁地想象玛丽-安东奈特在断头台上仰望铡刀的眼神,或许她也曾在生命消逝之际许下最后的愿望:来生做一名富足而闲逸的农妇牧女,与自己的小儿女坐在清凉的树荫中无思无虑地欢笑游戏……

至于我,如果有来生,我宁愿与你两两相忘。

走出小特里亚农时,夕阳如炬,夜色渐降,晚风凄厉,花木垂首,远方似有隐隐的声音,声声唤我归去。前方,巴黎正在暮色中静静地等待。

  评论这张
 
阅读(1009)|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