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家长会上的葆拉  

2009-11-21 07:40:09|  分类: 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看她两颧渐红,长长的睫毛仿佛发痒似的眨动了几下,然后低垂下去,眼圈显然有些红了。

       从教几年,我并非没有见过女生因我的话伤心甚至落泪,但在法国倒还是初次。何况,对方是在教务会上被认为“颇有性格”的葆拉。

       

       LA校安排的教师-家长见面会,原本是与我无关的。倒不是因为没有捣蛋的学生。实是因为当事人早因劣迹斑斑,被训导处传唤过无数次,家长更是疲于奔命地穿梭于各主科老师之间,我因此曾不无侥幸地想过,自己或者能偷懒省过这一节。

       然而,你不想见别人,未必没人想见你。接到通知,仍然被安排了两次见面:晚6点见葆拉及其家长;晚7点见泰梅阿尼及其家长。两个女生都是较为安稳,毫无问题的,家长要求相见可能只是想图个顺便,而我则为了仅仅十分钟的会面赔进一个多小时进去……就算做了奉献吧。可怜天下父母心。

 

       葆拉是今年才入高一的汉语班学生。这次班里人数不多(15人),生源倒很杂:非裔学生3名,柬埔寨裔学生2名,亚欧混血裔1名,西班牙裔1名,巴西裔1名……这个巴西裔的女生就是葆拉。

       葆拉的眼睛是让人过目不忘的那一类。也许是太大了一点,眼白显得略微有点多,眼睛直视时有一种不够灵活的感觉,但仍然很漂亮。她的睫毛又是那么修长,仿佛天生为美宝莲做广告一样,只有能以睫毛当刷子的印度人有的一比。她来法6年,听口音与法国本土学生都无区别,在家中还讲葡萄牙语。除此之外,她还学习英语、西班牙语与意大利语,按道理,她的语言基础是不错的。几次的成绩也都差强人意。如果上学年有一半的高一学生打了退堂鼓,我想我可以带她成功度过这一关。

       然而葆拉并非没有问题。或者说,这个问题不是来自她,而是来自她的同座——因上课说小话而闻名教务会的女生艾莉莎。

 

       我们的对话是这样开始的:

       我:你是否和艾莉莎是好朋友?

       葆拉:是的。

       我:我想知道,你心中是怎么定义“朋友”和“友谊”的?(实话实说,这个问题就是在向葆拉下“套”,无论她怎么回答,我都有办法向她传达我的道理。)

  葆拉一时猜不出我想说什么,想了想,答不出。

  我:我不知道在西方的观点。但在我们东方人看来,朋友就是帮助自己成功的人,而不是教自己做傻事的人。(这一次我僭越地使用了“东方式语录”,对于不知底细的西方人,大可任由己意编造。我在想这样做是不是太狡猾了……家长会上的葆拉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机灵的葆拉听出了我话中所指,连忙说:我们没有……

       我很快地补上:当然,我没有说你们做了傻事。我只是打个比方。就目前看来,你们上课老说话,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葆拉:艾莉莎说她明年就不再学汉语了,是我一直劝她在学。因为周五的课太晚,我不想让她白白等我。

       我:你这样劝她当然是出于好意,但你想过没有,一个人不喜欢做一件事的时候,别人怎么劝、怎么逼迫,他也总是学不好的。就我个人而言,我宁可教5个认真想学的人,也不想教20个根本无心学习、扰乱课堂秩序的人。而且,我想她已经影响到了你……

       葆拉(传说中的倔强很快暴露出来了):可是我一直在学啊,上课要说什么,要写什么,我都照办了。

       我:可是我感觉你的注意力不够集中。你有潜力、有能力做到更好。尤其是在以后,学习会越来越难,一旦拉下,就很难跟上了。你现在,和艾莉莎坐在最后一排。你保证自己都能听得清楚吗?

       葆拉的头渐渐低下去了。我又问(这次是明知故问):你之前坐在前排,不是吗?

       葆拉:第三排。那时候我跟同学不熟……

       我:那你现在怎么坐到最后一排了?

       葆拉:因为艾莉莎……她是唯一跟我说话的人……

 

       她说话的时候,渐渐地回避了我的目光,两颧却开始发红。眼睛亮晶晶的,似乎我声音再大一点就会让她落泪。让我突然有点胜之不武的忐忑。这个在教务会上被认为性格倔强、颇善顶嘴的葆拉,再加上西方学生自由散漫的天性与藐视权威的传统,我原准备以更多的耐心与言辞来与她周旋,却发现她只是一个渴望友谊,但或由于内向、或由于不善交际而未能融入班级的小姑娘。过于寂寞的话,谁第一个向她说话,她便会把那个人视为知己吧?

  怕寂寞、或者说不能忍受寂寞的人,也许是由于内心的软弱,才让他们无法面对内心的空虚吧?

      

  我想了想,说:我很抱歉,可是……艾莉莎本来就是很多话的。在教务会上,我听说,她跟所有身边的人说话,以至于老师不得不把她和别人调开。而且,你也说了,她本来就不想学汉语,她已经做出了她的选择。你应该做出你的。

  葆拉:我还是要学汉语的。

  这时葆拉妈妈也在一旁帮腔,说葆拉对上课的反映一直不错,说喜欢口语,还把新学的汉字写给他们看。

  我说我一直都知道葆拉是个很聪明、很有潜力的姑娘,如果能更专心学习,一定能取得更好的成绩。

  至于朋友,我告诉她,其实不只他们学生有这类问题,对于成年人、像我们这样的教师,何尝不是如此?就在这天下午,我曾试图与一位同事聊天,我费了半天口舌,对方却只是回复了一个“嗯”字,难道我会因此丧气失望吗?张三不愿跟你谈,自然会有别人跟你谈;李四不愿意与你做朋友,仍然会有别人与你做朋友。只要自己充满信心,积极主动一点,你这么聪明、这么漂亮,还愁找不到朋友吗?

 

  葆拉需要的,也许是更多的自信及交流的勇气。(时间匆匆,我忘了说这句话了,下次有机会一定要亲口告诉她。)

 

  最后,葆拉向我保证会思考与艾莉莎的关系。我希望能在教室前排看见她。

  (我想,即使她迫于艾莉莎的压力而不愿前移,我也会自己出面让她坐在前排的。如果能用这点教师“权力”做点好事,又何乐而不为呢?家长会上的葆拉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