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倾诉与倾听——答友人  

2009-03-01 16:20:04|  分类: 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个认识不久的朋友,在一天夜里打电话给我。如往常一样,谈话总是以日常生活、业务交际开始,可是这一次,我感觉到她言语中有一点异样——一种奇怪的直觉告诉我这次谈话将持续很久。

她说她喝了一种很烈的酒,难受得睡不着觉。

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王家卫式的开头:黄药师在欧阳峰处饮下了“一个女人”送的“醉生梦死”酒,忘却了前世今生的一切。

而我这位朋友,却与黄药师相反,在酒后辗转难眠之际,记忆却愈加清晰。她开始向我诉说她的人生过往、感情经历,一段凄美动人又令人叹惋的私人往事。

 

故事并不新颖,古今中外远至莎翁近到琼瑶都有无数催人泪下的演绎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有情人终不能成眷属,反而天南地北山水相隔。相濡以沫,未若相望于江湖。从小听到大的故事,如今再善感的心也习惯了接受人间的不幸,不会再轻易抛售廉价的眼泪,可是这一次,从她口中亲耳听说,感觉还是与以往不同。

朋友的声音,属于江南女子温润软糯的那一种,柔和又不失力度,平静中流露出看尽世事的苍凉与恬淡。

 

她是我认识的朋友中少见的冰雪聪明、温润娴雅的才女,业务精湛,经济宽裕,工作顺利,家庭安逸,女儿聪颖乖巧(朋友坦陈喜欢女儿,结果得偿所愿,可喜可贺),过着看似令人倾羡的生活。若非这一席话,恐怕很难想象像她这样近似完美的人生竟然充斥着那么多偶然与必然的惆怅与遗憾!

我想,那种被命运与造化玩弄于掌股之间、无法自拔又无力挣脱的感觉,一定会令自认为最强有力的灵魂因恐惧而战栗。

 

世界之大,挣扎于战火、饥饿、贫穷、暴力的非洲孤儿,恐怕不会理解戴妃的情殇为什么能够赢得世人那许多泪水。幽王倾尽珠宝玉帛也换不得褒姒的一笑,而对于一个住在废铁皮屋的孩子,一块小小的糖果都会让他兴奋一整天。

雨果在《笑面人》中说:命运打开了一扇门,就会把另一扇关上。——意思大概想说一个人无法开启一切可能;人生所能遭遇的美好不可能尽为你所得。

我想到电影《半生缘》里有一句我在小说《十八春》中没有找到的话:一个人到老总是有两三件事是可以拿出来讲的,如果我和世均真的结了婚,生几个孩子,那一定不是一个故事了。

 

——因此我想对这位朋友说,命运造就你们两人的故事,就是在向世人诠释什么是爱情,什么是爱情的遗憾。

 

夜尽天明时分,在疲惫与病酒中倾诉了一夜的她,在告别前还是没有忘了小心地嘱咐我一句:除去身边的密友,就你知我最多了。这些事,可不要给别人讲啊!

相由心生。不要说你沉浸在纯洁的爱情中却无欲无求,因你的所有思慕与想念皆从欲望中来。我在一位朋友的博客中写过“因为看不透,才会写出来;如果真的看破红尘,就什么都不会写了”。对于你,也是一样:如果不是无法摆脱这种执念,你怎会想要找到我倾诉?这一念一天不灭,你总会有一天向除我以外的另一人再讲起这个故事——

我已经不是第一个知情人。即使我守口如瓶,应该也不会成为最后一个。

 

你也是深陷红尘的一位痴子呵。

 

 

不得不承认,朋友这一番电话如镜如鉴,她讲得是她的故事,我却能从中照见自己。

 

这并不是说我与她有多少相似:恰恰相反,她的家庭身世、教育背景、文化氛围、交际范畴都处处表明我们是生存在两个世界、生活方式几乎截然相反的两个人。

我可以想象这位朋友无论在生活与工作中都是可亲可爱的。她身边一定不乏朋友,因为以她的人品才华,爱上她实在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可是就这么一个人,偏偏从无数可能中找到远在千里之外的我,应该不是没有原因的。

 

我明白,达观知命如她者,以其智慧及阅历,自然不需要从我这里寻求解脱或安慰。正如有人会对家人朋友把秘密保守得滴水不漏,而在火车上却会向素不相识的旅客和盘托出。她只是需要倾诉,而所要做的,不过是在一个适宜的场合、一个安全的地点、找一个愿意听故事的人而已。

或许,她只是一时寂寞。别说内心再坚强的人也会有偶尔脆弱的时刻,更没有什么比置身众人中却孤独地思念更令人感到寂寞了。霓虹炫目的街市、嬉笑聚散的人群、灯红酒绿的歌笑、繁华似锦的酒宴,令人目迷五色的都市生活,只能让内心那一处空洞反差出更大的孤单。

 

我应该不是善于倾诉的人,或者不如说,我总是很难找到倾诉的对象。在多年离乡背井奔走流浪之后,当年促膝谈心秉烛夜游的朋友都渐渐微缩为色泽日渐陈旧的照片。曾有两位一直被我当作知己好友的女孩,W自从大学后就埋头学业、联系绝少(我们学校相聚不过十分钟自行车的距离,但四年间却只见面一次),大学毕业后连电邮都没有一封。另一位一直保持联系的L,每年都聚会吃饭,但我永远只被她介绍为“小学同学”。

最后一次倾诉的尝试是两年前向L讲起当时感情的尴尬处境。虽然是自己打的长途电话,但她似乎还是觉得我说得太多了。记得她打断我的话时说:“你现在是想让我替你分析心理状态还是出谋划策?”

我住口了。我当时心智正常也知道该怎样做,所需的只是有人听我说话而已。

 

做好一名听众很容易:只需一个清闲的日子,一个安静的地方,促膝对座,就着一杯香茶或一盏苦酒,无须多少建设性的回应,只要静听就足矣。然而要真正做到成功也不容易:首先时间不可或缺,其次耐心和专注都是起码的礼貌。任何打断、评判或建议说话人的行为都应该三思而后行,想一想如果换作你是倾诉者,是否希望别人这样做。

 

在此我还是要感谢这位朋友对我的信任。看着她,就如同镜中的自己,只须伸手过去,就能触及到各自灵魂深处所缺少的那一部分。

播下同一颗种子的我们,她在旅行与聚散中采摘相思的幸福,我在追逐与等待中收获平淡的相守。

只是我并不羡慕她。我的幸福在于我早已无事可讲,无怨可诉。我应该注定不能成为成功的倾诉者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