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从前事,旧时衣(恭请懂衣料的大家前来鉴赏)  

2009-06-23 23:3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居住的C市是S省首府,在法国大革命前当地贵族中属伯爵Maistre麦斯特氏颇为有名。大革命对全法贵族阶层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S省当时并非法国领地,却也未能幸免。当时大量贵族逃亡意大利,麦氏Joseph与Xavier伯爵兄弟也不例外,最后一个命终于意大利都灵,另一个后来成了俄国将军,死于圣彼得堡。这两人都由于在哲学、宗教、文学、军事上的作为名留青史,但这已是强弩之末。伯爵兄弟之后,麦氏家族一蹶不振,随着现代社会的溶流“泯然众人矣”。只有如今曾为麦家城堡的S省警署,以及城堡前依然树立的麦氏兄弟雕像,也许还在某种意义上见证着往昔岁月的一代风流。(俺没事就从他们的雕像下过,竟没想起照相,实在可惜)。

    大J因工作关系认识的V夫人,本姓Maistre麦斯特,正是当地的麦氏传人中硕果仅存的老太君。如今九十多岁了,仍然精神矍铄,气色甚好;丈夫V先生军旅出身,官至将军,年纪亦近百岁,但看去不过七八十,保养之好,令我们年轻人叹为观止。虽然法国传统妻随夫姓,V夫人也很早就“放弃”了贵族称号,但由于麦氏家族名声在外,算作当地“活着的文化遗产”,我们还是尊称她为伯爵夫人。

    2008年8月,我因故与伯爵夫人结识,得其所赠的衣料两幅,说起来历颇为传奇,竟是19世纪末其父及两个姑姑在中国天津所得。当时其祖父在天津法领馆任外交官,两个姑姑都是在中国出生,其中一个甚至还有个中国名字“玉琪”(我的音译,原文为Yuki)。

                 从前事,旧时衣(恭请懂衣料的大家前来鉴赏)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M伯爵夫人及其丈夫V将军

                从前事,旧时衣(恭请懂衣料的大家前来鉴赏)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其中一幅衣料,另一幅也类似

                 从前事,旧时衣(恭请懂衣料的大家前来鉴赏)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蝶恋花”图案

                从前事,旧时衣(恭请懂衣料的大家前来鉴赏)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春兰秋菊等四季百花图案(放大后可看出黄色衣料上的牡丹暗纹)

 

话说“所得”,语焉不详。如何得来?其中迷雾重重,应该大有来历,可惜时隔百年,当事人早已作古,年过九十的伯爵夫人也记不得其中细节。剩下的,只有我们的猜测。

首先,这两幅衣料为何未经缝合?虽是残衣,但并非像我们所想象那样,是从裁缝铺拿来的半成品。因为据我观察,正面的色彩明显没有背面的光艳,应该是经过风吹日晒、打磨浆洗后才会出现的褪色。另外,即使这两片衣料本身也不完整,比如每片相联部分的黑色镶边,几乎都已脱线开裂,原缝合处针脚粗糙,似不是专业裁缝所为。

其次,衣料做何用途?上衫或者太长,做袖似乎太宽,做下裳吧,我在身上比过,赤脚围在身上,长度正好,可是腰围则一幅不够,两幅太宽。

其三,衣料为何人而制?如果我判断不错,它的颜色应该是明黄(或近似明黄),是清代皇家的专用色。除去下部蓝色的“蝶恋花”主图以及旁边陪衬的百花辅图,细看去布料本身亦绣有“花开富贵”的牡丹暗花。根据它的长度及图样,我只能猜想衣服的主人应该是一位贵族女性,但是她是何身份?她的衣服又怎会裂成数块,流落于外国人手中?莫非是某位没落贵族,家道中落无以为继,只能以典当祖业勉强糊口?可是鉴于“玉琪”获得衣料的年代(1890年左右),清朝虽然根基动摇、大业将倾,但毕竟离国灭尚有二十年,何况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至于这么快就到了连女性的裙子也卖给外人的地步。

其四,衣料的价值。在这方面俺一窍不通,不敢妄断。不过,既然是残衣,保存状况又很一般,实际价值应该比较有限。不过,如果它百年来的传奇经历能给原本普通的衣料加上几分神秘浪漫的气息,就已足够令人欣慰了。

从前事,旧时衣(恭请懂衣料的大家前来鉴赏)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从前事,旧时衣(恭请懂衣料的大家前来鉴赏)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这一片是反面,颜色亮丽                                这一片才是正面

从前事,旧时衣(恭请懂衣料的大家前来鉴赏)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长短似乎很合适

 

左思右想,不得要领。早想写成博文,向大家求教,可是当时适逢三月巴黎火炬事件,后来又有兽首拍卖事件为中法关系雪上加霜,贸然写出,难免找来无谓的口舌之争,于是暂缓写作,直至今日。

记得在接受伯爵夫人馈赠时,我们曾再三请她征求儿女意见,考虑是否留给自家后人。豁达的夫人是这么回答的:“不用问,本来就是中国人的东西,送给中国人是最合适的。”

回想兽首拍卖,如果中方能以民间名义,出动友好人士及团体与持有人埃尔热先生进行斡旋,或许能够跳出意识形态及政治纠纷的框架,在谅解互让的气氛中说服埃先生将兽首完璧归赵。如果埃尔热本人有麦氏伯爵夫人的气度和心胸,中国人也用不着蔡铭超式叫喊爱国主义、臭骂法国人的空谈,中法这段百年纠葛也一定会有一个截然不同的结局。

又及:曾有网文声称法国民意调查中有七成以上调查者认为佯购兽首的蔡铭超为爱国英雄,却未给出出处。而根据我对法国人心态的认识,此调查结果决不可是事实。现在网上涉外新闻水分甚大,不乏添油加醋,无中生有的故意为之,可叹“爱国主义”的大旗已经被歪曲到了何等地步。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