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我在法国当考官(下)——亲历法国高中汉语会考   

2009-07-21 19:40:55|  分类: 文化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次的某圣母高中显然是专门留做小语种外语口试的考场。根据门上贴的告示,参与考核的不仅有汉语、俄语、阿拉伯语、葡萄牙语,有对我而言较显生僻的土耳其语、古典语言希腊语,甚至还有日语。日语在中国算是外语中的大语种,但不知为何,同为东亚语种的它在欧洲的发展势头明显不敌汉语。比如这次口试,考汉语的学生分做三组,而日语与希腊语类似,只有一组。

 

       在中学门前等待的时候,我遇见了与我同当主考的另外两位老师:Florence和蒋老师。

       其实我与Florence在里昂的汉语教师大会上有过一面之缘。在小组讨论上我甚至还与她分在一组。不过这次初见她时,她并没有立刻认出我来,好在几句寒暄,便立刻熟络起来。这才知道法国似乎并没有中国这样统一的“评卷委员会”,就笔试而言,会考结束后,考生的卷子被匿名打乱后分配到各个中学,再有各中学召集相关教师统一改卷。因此说,每个教师都有可能参与会考的改卷。公平倒是公平,但标准如何统一呢?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如果每个教师都有可能成为考官,那我这次入选虽然事出意外(因为必须是带过毕业班的老师),但也并非什么了不起的大事。这一聊天,才知道Florence与蒋也是第一年主考(可见教委对我们还真是“放心”),不过她们二人都年过四十,带过多年的毕业班,经验丰富。我急忙赶在考前取经,终于对评分尺度有了大致的了解。

 

       首先得说明法国的评分系统为20分制。20分满分,10分及格。细分如下:

       高于等于10,低于12:通过(非正式评语,不出现在文凭中);

       高于等于12,低于14:较好;

       高于等于14,低于16:好;

       高于等于16:很好。

       评语中还经常出现“评分委员会的祝贺”félicitation du jury一句,惯例上用来代指18分以上的高分,但在正式文凭中似乎并不出现。

 

       原本以为口试中阅读应该占很大比重,其实不然。Florence告诉我阅读只占3分,词汇量3.5分,语法5分,实际应变能力则占6.5分,另外2分看学生是否敢冒“风险”(按我的理解就是使用难度较高的词汇及句型等)。

 

       我这次考核了18名学生(上午9名,下午9名),其中7名男生,11名女生。在女生普遍占较大比重的文科类中,这次的男生比例算是相当大了。根据我事后的统计,评分“很好”的5人,“好”的5人,“较好”的4人,“通过”的4人,平均分14分左右,是不错的成绩。其实有一两个考生水平实在很差,但请教了Florence,还是给了他们及格。在她看来,参与三外汉语会考的学生,至少坚持了不短的三年,水平不论,“精神可嘉”。如果不给及格,说明此人三年的功夫全部白费;打10分也不行,因为这样就意味着他得不到高出及格线的加分,所以至少也要打11分。

 

       从Florence的打分原则可以看出,汉语作为选修的三外,在法国中学虽然方兴未艾,但实事求是地说,在众科目中的地位并不高,学生选修全凭兴趣爱好或跟风赶场,学习态度也因人而异。以我教的三个学校为例,公立学校的那个班课堂纪律最差,全班三分之一的学生几乎不学,另有三分之一学得比较认真,剩下的三分之一介于两者之间。而在私立中学则相对好很多,课堂秩序井然,学生对老师也比较尊重。对此我的看法是,虽然法国会考仍是法国中学生最为重视的考试,但它并不是唯一的出路,它给学生的压力也显然不及中国高考式的“一考定终生”。如果一个学生在汉语课上贪玩不学,我几乎可以想象他在别的科目上一样如此。或许他并没有将来参加会考、进入高校的打算,而是直接就业或参加其他职业培训,也未可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并没有感觉到汉语受到了某种“歧视”,相反,如果学生发现自己学力不足,自主转向到其他职业培训机构,也是他个人的选择。我们作为老师,看到学生找到出路就很高兴,只要他不为害社会、妨碍他人,学不学我的课没有关系,更没有必要求全责备。

 

       再说会考的打分。有网友指出“会考就是白送”其实并没有错。现在对外汉语教学与它所属的教育产业一样,都是买方市场。老师们普遍担心,如果在考试时不对学生“加以鼓励”,以后广大学生便会对汉语“望而生畏”。没有了生源,老师的衣食饭碗都成了问题,因此他们在会考时网开一面也不难理解了。

 

       这次我给两个男生打了11分。一人能够回答简单的问题,发音也可以接受,但是几乎不识几个字,听他读书无异于上刑;另一个是个眼神锐利、貌似机灵的少年,谁知一开口才发现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每到听不懂或回答不出时,这孩子便拼命地眨着大得惊人的眼睛,一副楚楚可怜状,令人不忍直视。最后草草打发了,与Florence商量后,还是违心地给了两人11分。

 

       我认为自己在考官中态度应该是比较宽容的。学生听不懂问题,我会重复3到5遍,有时还会以手势、画图等形式启发学生,学生出现“意外错误”也会帮他们纠正。但不知是我要求严格还是原则性强,我所打分数一般比较适中,很少出现高分。唯一的一个17分打给了一名叫Lucie的女生。她发音不错,词汇量较丰富,应对得当,句法结构也比较正确,给我的印象已经不错。经她自己介绍说自己的学校没有汉语班,她是靠每周日到老师家家教、一次一小时,自修四年才达到这个程度的。鉴于她的勤奋与坚持,我给她打出17分的高分以示赞赏。

 

       另一个得分16的考生有一个常见于年长者的名字(法国人起名时代感比较强,一般人从名字便可看出此人大致的年龄)Jean-Paul和一个亚洲人的姓氏Hoang。他原本不应由我来考。与我同一考区的Florence汉语很好,但对考核华裔学生还是有点“心虚”,之前便与我商量好,若她的名单上出现华裔学生便由我来考察,我自然一口应承下来。Hoang就这样被Florence交到了我的手上。

 

       见面一看,Hoang肤色、眼色都较浅,栗色卷发,面庞却较圆,原来是个俊秀的混血少年。要不是眼色浅了些,放在国内说不定就能演贾宝玉。我第一句话就问他是否华裔,答案是否:他父亲是越南裔,母亲是法国人。至于Hoang姓,在越南语中可对照汉语翻译为黄(我很怀疑这个Hoang是否本来就是华裔传到越南去的,因为发音及拼音形式实在太像)。

 

       给黄打出高分的一大原因可能是由于他的乖巧与礼貌。如果说开头他与别人的自我介绍也没有多少区别,最后反而因为我的问题过多而露出“马脚”,但他会在不能回答的时候说“对不起我不知道”“对不起我没听懂”“对不起我没学过”。态度之好,令第一次听到这么多对不起的我甚至产生了某种负疚感。

 

       真正的高分19分打给了一名华裔女生W。她告诉我自己从早等到晚,等了整整一天:“有什么办法呢?由于我这个姓W,从小到大都是名单上最后一个。”W属于传统的亚裔家庭出身,从服饰衣着、言谈举止上都看不出多少法化的痕迹,普通话更是相当标准。原来W母亲是杭州人,父亲祖籍苏州、生在南京、学在北京,90年代移民法国。W出生在法国,上面还有一个在里昂读大学的哥哥。我看她口语甚好,便问她为何不考汉语二外或一外,她叹着气道“我虽然会说,但识字不多,是个文盲哎。”让她读书,只出了一个错误。我才给她指出,她便主动“招供”:“我老是在这里出错。”我心生狐疑,追问下去,才知道她由于熟悉课文,基本不用识字就可以倒背如流。她还说自己一个表姐也是这样做的,结果考试得了19分。

       让她写自己的名字,“民然”的“民”字少了中间的一横,真是可惜。足见小姑娘心地单纯,诚实坦率,不我欺也。

 

        对W的考试成了聊天,顺利非常,只是在打分上我颇多犹豫。以她的程度相比众人,当然可以稳拿满分20。但我考虑到她身为华裔而与初学者同坐三年课堂,结果只考三外,实在有点“胜之不武”的嫌疑。鉴于她读书出错,写字也有问题(写字并不在口试内容之列),还是给她打作19.5分。后来在输入系统时发现系统不承认半分,只好减为19。现在想来对小姑娘或有不公,至少也应该奖励她的诚实。或许我真的太严格了吧。

 

       必须承认,这种20分钟的口试打分中考官的主观性真的很强,从基本相当的水平中硬要划出三六九等来,只有经验丰富、阅人无数的老教师才能保证打分标准的统一与大致客观。让我们这样的新人来做,出现小错自然在所难免。

 

       比如我曾几次向学生提问:“如果你去中国,你想到哪些城市旅游?”对方一脸懵懂,毫无反应,一连几人都是如此。按规定我又不能用法语提问,一时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后来再问Florence,才告诉我学生一般比较熟悉“要是”,而很少用“如果”(在Bellassen的经典汉语教材上,“要是”出现在高一下学期,“如果……就……”出现在高三上学期),这就难怪很多学生不知道“如果”了。

 

        有些学生犯的错误也很有意思。Florence的一个考生文中提到歌星,她便问他喜欢哪个歌星,对方答曰“齐达内”,语惊四座。估计是他没有听懂“歌星”的意思便想当然地回答了。再比如一个女生准备的短文是“北京的四季”,我最后问她:“如果你去北京,你会在什么时候去?”女生回答:“夏天。”我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北京夏日的酷热、水泥森林上空蒸腾的雾霭与环线上的车水马龙,心中纳闷不已,便问她为什么。她说自己不怕热,而且很喜欢海滩和游泳(北京有海滩吗?可怜的孩子)。我便好心地告诉她,“中国的夏天”与“法国的夏天”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要去北京,最好赶在秋天(因为冬天太冷,春天有沙尘暴,还是不行)。这次轮到她问我为什么了。为了省些口舌,或者还有一点维护国家形象的私心,我没给她提“沙尘暴”的事,而是再次好心地指给她看:喏,“秋天是北京最美的季节”,书上就是那么写的。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