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28万欧元与一个名字  

2009-09-24 06:59:42|  分类: 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3月,在法国一个叫做Dieppe的小城,一位86岁的老妇人离开了人世。她叫雅尼娜-弗洛芒Jeannine Vromant。

       在生命即将远离的时刻,作为独生女、一生未婚、没有子女的老人,没有把自己的折合约28万欧元的财产捐献给某个机构或组织(像多数情况一样),而是把它遗赠给了200位在生活中帮助过自己的人们。他们中有:

       护士;

       看护人员;

       公交车司机;

       市政府公务员;

       公证人;

       药店职员;

       面包师;

       ……

       长长的名单上,甚至还包括墓地管理人的名字。

       按照老人的遗愿,她希望自己的坟墓“简单而朴素”:灰色的基石上树一个十字架,“花盆和装饰”都免了。

      

        寻找及确认获赠人的工作持续了一年多,直到近日才尘埃落定。其中很多人,老太太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只写出了他们的工作单位和职务,是在公证人和管理机构的大力寻找下最终确定的。因此所付出的行政管理费用甚至高达4万欧元!(当然,这4万欧都从老人的遗赠中减除了。)

       除去上述管理费后,这200位获赠人实得1000~1200欧元。不算很大的数目,大概相当于法国工薪阶层一个月的薪水。

       28万欧元与一个名字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雅尼娜-弗洛芒老太太

 

        当我第一次在电视上听到老人的名字和故事时,是2009年9月16日——距离她去世已经一年多了。在此之前,我,和全法国绝大多数人一样,既不认识她,也没有听说过她的名字。当时我在想:这样一个人,没能在她有生之年与她相遇,一定是件十分可惜的事吧?

        老实说我并不在乎那平摊到每个人身上那1000多的欧元。我只是欣赏那位老妇人的慈善的智慧:虽然我在这世上已没有任何亲人,没有任何留恋,只要在这200人中,只要有一人还记得我的名,记得我的好,在谈起我的时候没有厌憎(我也不求别人热爱了),或许还有那么一丝敬意与怀念,我的在天之灵就足够欣慰了。

       当天晚上又想起她,那时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像她一样去做呢?无论将来有没有儿女,为何不把名下的财产分给我所关心的人,帮助过我的人,让他们因曾在生命中认识我而快乐?

 

        我父母虽然不很迷信,却也是忌讳很多的人。在他们口中绝对吐不出“死亡”、“灾祸”的字眼。杭州产的一种伞,因为名叫“天堂”牌,也被父亲所不喜。而我与他们不同,我从来不惧怕讨论疾病、灾祸与死亡。坐上飞机前,我们都会打趣地问对方写过遗嘱没有,因为脚下这班机也许就是自己身体最后的归宿。每次出远门,都会把房间收拾得干净整洁,花草托给邻居,除了现金会收藏起来外,随身用不到的证件、卡片都会放到显眼的地方。因为我不希望在我回不来的时候,把乱糟糟的身后事留给一个无辜的陌生人收拾。

       记得我小时候很怕“死”这个概念。怕夜晚、怕风雨、怕黑、睡着之后醒不来。看过探案、悬疑、警匪的片子,晚上都会吓得睡不着觉。可是现在,每日闲暇,我喜欢在阳台站着,吹着凉凉的晚风,眺望对面被落日余辉映红的山峦,等着那或圆或弯的月亮从幽暗的丛林阴影处升起。有时候会想,在这般童话般的美景中,死亡的面孔都不再显得可怕。

        死亡,本来就是生命的一部分。在完成了所有愿望后,无怨无悔地死去,应该也是个不错的归宿,何必在肢体功能全部衰竭、病老无救的情况下,依靠器械苟延残喘、死乞白赖地从死神手里祈求那一点毫无尊严的分秒?

       问题是,死要死得漂亮、死得干净、死得尊严,或许都不是那么容易办到呢。

 

       看到这里,得向大家说明的是:我完全没有自杀或厌世的心态。完全相反,我要做的事情还那么多,有多少人生未尽乐趣在等着我去享受、多少未尽的愿望还等着我去完成呢。

      比如,家徒四壁、身无长物的我,从现在起要好好工作、赚钱,将来才好遗赠给我所感激的人啊。夸下海口,却只是空头支票的话,就是死了在棺材里也睡不安稳的。

       我仿佛是个现实的享乐主义者呢。

 

       刚才说到棺材,其实只是个比喻。我想我是不需要坟墓来受人怀念的。再好的棺材,也保不住尸体在里面臭掉烂掉,在数十年、百十年被挖出来时还是一样吓小孩子。我的葬礼,一定得是火葬,烧得越干净越好。然后让我的继承人(如果有的话)把骨灰分成两份,一份放法国,一份送回中国(如果我死在中国就求人送一份到法国。据说海关有条例管理骨灰的运送,希望能够蒙混过关)。到了目的地也不用上山下海地折腾,更不用什么仪式,随便找个空地倒掉拉倒。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

       这样的话,给墓地管理人的那一份就可以省下了。

 

       希望我的朋友们都活得平平安安天长地久。至少至少,也要争取活过我无疆(“无疆”这个名放在这里就显得不合时宜),在接受我的遗赠时接受我对你们最真诚的感谢和祝福。

   

新闻链接: 

http://www.senioractu.com/Une-octogenaire-de-Dieppe-legue-sa-fortune-a-200-personnes_a11423.html

http://billetm2.canalblog.com/archives/2009/09/18/1509064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