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一个年轻人的葬礼(续):自杀者的权利  

2010-04-06 06:36:54|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篇文讲到一个年轻人的死……死亡原本就不是一个讨巧的话题,每次我打字时触及这个字眼,总希望这就是最后一次,可是却始终不能实现。死亡,黑暗的、寒冷的、无声的死亡,就像凝固人们欢乐笑颜的那股寒风,时不时地突然袭来,揪紧我们温暖身躯中那颗善感的心。

就在年轻人死后不到一个月,一个周四的傍晚,大J照例到学校接我。那天我们没有回家,而是决定去外面吃饭,路上车辆很少,我正听着广播,盯着车灯在漆黑的路面上柔黄的反光发呆,J开口了:

你还记得上个月死去的年轻人吧?我们还去参加了他的葬礼来着。

当然。怎么了?我说。

他的父亲不久前上吊自杀了。距离儿子的死还不到一个月。

我惊得一时没有话。

J接着解释说,他是打电话慰问年轻人的寡妇时才得知这一噩耗的。短短一段时间内,她才失去了丈夫,这次连公公也去世了。她的婆婆、年轻人的母亲正患有癌症。

我不知道这个男子的自杀是为儿子的猝死悲伤还是为妻子的绝症而绝望。我同情他的悲伤,也理解他的绝望,但是我却不能认可他的自杀。作为一个身体健康、精神正常的男人,怎么这样不负责任地抛弃自己生命,自私地选择逃避与解脱,而将更大的悲伤与绝望留给他的家人——重病的妻子、年轻的儿媳,还有一个尚在襁褓的孙女?在这艰难的时刻,她们比任何人都需要你的支持、关怀和照顾!

 

儒家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连剪了头发、伤害了身体都视为对父母的不孝,更何况自杀。基督教教义中只有神才能决定人的生死,自杀就是“自绝于神明”,按照传统教义将不被视为基督徒,不能葬入教堂的墓地,也不能升入天堂。甚至传说中的吸血鬼,也多是从渎神、自杀者中衍生的。

说到这里,必须要声明的是:我并非绝对地反对、谴责自杀。千古艰难唯一死,我相信自杀者都有不得已的理由和外人不可道也的苦衷。如果说自己处决自己的生命也是一种权利,那么,到底什么人才有自杀的权利呢?

 

做过一个心理测试,结果显示我是很难对人说不的类型。在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在上课这件事上。我在LA中、SA中和S大学都有课,常常会有自称对汉语感兴趣的非本班学生请求来听课。对于他们,我一概同意,因为我实在不忍心将渴望学习的学生拒之门外,无论他们是真的好学还只是好奇兼凑热闹。

于是就有这么一次,在S大学上汉语课时,有个陌生的亚裔女生找到我,说是对汉语感兴趣,想跟班听课。问了她的名字,虽是华裔,但姓名还是旧式的拼音方式,比较奇怪,我看过就忘了。据说是祖父那一代移民法国的,而移民三代后完全丧失汉语能力的例子比比皆是,我就没有在意,以为她跟其他听课的学生一样,就同意了。

下课的时候,女生留到最后才走,说是有篇汉语的家信想请我看一看。我看她犹豫的样子,知道她的到来绝非“听课”那么简单,但还是没有多想,伸手就接过了她递来的“家信”。

那是一段复印后的文字。全文皆为繁体行书,字体倾斜,部分模糊难辨,好像男子笔记。我扫了一眼,就看到篇末“绝笔”二字,心中就完全明白了。

“你知道这是一封遗书吧?”我问。

“是的。”女生点头承认。

于是我告诉她,这封信我要回去细看,不能立刻翻译。我要她把电子邮箱给我,告诉她我把遗书翻译好后就发给她。

 

那天晚上,我回家细细研读这封年代久远的手书遗书。由于字迹潦草,我不能认读每个汉字,但也明白了其中大概。原文半文半白,早已遗失。我只从电邮中找到了自己当年翻译的法文版,再次译成汉语,大意如下:

吾妻某某:

我要感谢你这十几年对我的照顾。当你读到这封信时,我们已经永远分别了。但请勿伤悲,我早对你说过所有人迟早都要走上这条路。我已经83岁,是该休息的时候了,更不要说我还疾病缠身。风湿症对我来说已是十分痛苦,还是尽早结束才好。我早有此意,唯一的担心就是女儿需要人照顾,她身患残疾,十分可怜,我十分不忍,但已不能再等了。现在只有你照顾她了。但你也不能守她很久,最好还是送她到疗养院,你也得以轻松一下。当然,你既然已经跟她许久了,一时难离,那可以找人帮忙料理。在这方面切不可贪图省钱。想想把钱留下又何用,你也带不到彼处,就像我现在这样两手空空地走。

此外,我希望你听我最后一言:我希望在分配遗产时,所有的孩子,无论如何都要平等对待。他们都是你的孩子。不要把财产多分给你喜欢的孩子。这些子女们与我多不相似,我就不对他们说什么了。只有对长女有些印象,某某(应该是长女的丈夫——无疆注)也一直当我为继父(岳父?字迹难认),现在我心中就只有他们两个。告诉他们勿要为我伤悲。

吾之爱妻,我现在须得与你道别了。不要悲伤。我感激你这十几年为我所做的一切。我将永远守护着你。

你的夫君,某某绝笔

 

读到此处,我好像无意间窥探了他人隐私似的,经没由来感到一种愧疚。我能理解孙女多年后发现祖母保留多年的手稿时激动、好奇又无从探秘的心情,终于在无奈之下找到了我这样个无关的外人解读那尘封多年的谜题。纸短情长,我似乎能想见这位决心自杀的老先生,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忍受着病痛写下这些文字时悲哀却从容的心情、理智而宽厚的态度,尤其是字里行间透露出浓浓的亲情与无奈的隔阂(虽然言辞隐晦,我仍然能读到他与文中的“子女们”并非亲生,其间的关系颇为复杂)。

我当时就把译文发给了那位华裔女生。对方电邮答谢后就没有再出现在课堂上。我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她。这本是意料中的事。我理解她的苦衷,至今也没有责备她的意思。

 

这件事已经过去一年多了,直到最近听说年轻人父亲的自杀才又想了起来。我相信,与那位父亲不同,这个老先生是抱着看透生死的平静从容离世的,他的死既是解脱自己,也是解脱家人,与己有益,对人无害。他充满了生命尊严与人性光辉的死亡,赢得了我的尊重。

我想,如果置身于他的处境,或许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吧。

 

逝者已矣。对于死者,我们只能表示同情与尊重。可是对于活着的人,特别是有心自杀却还在世的活人,我要说:你们有权伤害自己,却无权强迫别人陪你一起疼痛;你们可以处置自己的生命,却无权因你的死给爱你的人带来不幸。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爱你、关心你、会为你的死悲痛的人,至少至少,你也要为他或她而活。这是他或她应得的权利。

 

补记:

本来只想为年轻人父亲的自杀写文的,快要完稿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北京邮电大学一位博士自杀身亡的消息。文字已然令人心碎,世人的白眼,更是令人齿冷,还是什么也不说了吧。转载其遗书如下,请大家关注那些在艰难时世中不幸早逝的生命:

 

想好了。我想我真的想好了。

这个世界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我在这里再怎么折腾也激不起半点涟漪。所有的努力都会被既得利益集团踩在脚下,所有的奋斗都面临着举步维艰。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最终下了这样的决心。世俗的炎凉,尘世的丑恶,恶心的嘴脸,可恶的压力,你们都随风去吧。对不起。对不起。

我可怜的让我万般不舍的妈妈,最对不起的就是你……我此刻一想到你苍苍的白发,粗糙的双手,一年大部分的饭菜只是馒头就咸菜,一件蓝色的夹克穿了那么多年,每年过年都是那一件,我都会心痛得要死。

儿子不孝,不肖,没能让您的付出得到回报,这么多年您一个人含辛茹苦供我一直读到北邮的博士啊……曾经,我所有对您的承诺,都没有办法履行了,对不起,对不起。

儿子是一个没有用的人,自从离开老家以来,其实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让您也能来北京吃一次烤鸭,看看天安门和故宫,住上楼房,坐上小车,不用再为了我去捡垃圾、拾破烂,不用再去给人家工地上做饭赚钱瞧人家白眼……

 可是,这么多年了,我什么都没有给您,我甚至连您一直想要却舍不得买的假牙伴侣都没能给您买到,每当晚上躺在床上想到您每顿饭都在用那戴不牢的假牙痛苦地磨着干涩的馒头,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一百块啊,不过是一百块啊,一百块还不够那些老板官员们抽一盒烟的钱,我却给你买不起!

我太没用了。现在知识太没用了。有用的只是金钱和权势,有用的只是关系和背景。现在要凭正直的才华去出人头地,太难太难了。我也曾试着找过工作,但是没有人用我。我对这个世界彻底地绝望了。绝望了。我的肝又开始痛了,不能再写下去了……我走之后哥哥一家就应该会对您好点了,保重……终于可以一了百了,我很高兴。永别了,妈!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boardId=2&treeView=1&view=2&id=98594843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