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及其它  

2011-01-02 06:17:23|  分类: 行者无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川行系列断断续续写了将近半年,到了松潘这一篇,终于接近了尾声。

       应该承认这下半年博写得慢了,写得少了,其实原因有三:第一,也是最直接的理由,是由于素材很多,即使写到博上也基本挂一漏万;第二,比较冠冕一些,是想调整自己性急的习惯,磨练出一种更加沉稳的品质;第三,也许是来自潜意识的意愿,觉得夏天这段旅行太美好了,写作的时候,心中却希望它走得慢一些,每次翻阅照片,又可趁机将它再回忆一遍。

       四川地界,地大物博,民族多元,文化交融,无论自然风光还是人文景观,旅游资源十分丰富,放作任何一个人,也大有文章可做。如果之前的景点还属于传统路线,然在松潘却有些特别。

       J的旅游宝书以及后来我们看到的《四川玩全攻略》上都有关于松潘的内容,《攻略》上不大不小给了图,J的宝书上则洋洋洒洒写了好几页,在川北景点的推介中与黄龙与九寨并列。法国人对景点的评价标准与国人自然不同,视角独特是肯定的,又是外人,因此也可保证评价公允。那么我们将在今后的旅行中,逐渐发现松潘这地方有何妙处。

 

       说到松潘,顺便说点题外话:我听说松潘这个地名时,就甚觉耳熟(其实是“眼熟”),后来才想起松潘-平武一代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发生过地震,而且由于震前有预报、成功减灾而被载入史册。

        而经汶川地震之劫,出于种种理由,有关地震可预测性的讨论均一边倒地倾向于“地震不可预测”的论点,而把地震的惨烈结果统统归于“天灾”。而我还隐约记得小时候官方的宣传,那时候的说法恰恰相反,说地震可以预测,什么“地光”“地声”“动物异常反应”“井水变化”等等,现在都不再提了。后来才在网上看到一些好寻根究底的研究人员,居然挖箱底找到了当年成功预测地震的几条“旧闻”,其中被引用最多的就是1976年8月松潘-平武的7.2级地震的成功预测。

       08年地震之初还有一些讨论松潘-平武预测成功经验的文章,现在搜过去已经寥寥无几了。唯一的几则消息上,则大多轻描淡写,“由于事前已有预测,人员生命财产和经济损失大大减轻”这句话,读文快一点甚至不会注意到。我找到的“唯一”全文介绍松-平经验的帖子倒是乌有之乡的这篇转载: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4/200805/39739.html

        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中国地震科普网”上的原帖地址已经不复存在。之前的“成功经验”终于也被一笔抹消。真相呢?地震到底可否预测?松-平的经验可否借鉴?汶川地震之前有“异常现象”吗?……众多的问题,都不会再有答案。

       还是看图,莫谈国事。哪天地震到了自家门口,也就听天由命吧。

 

       前四张照片是上次黄龙一行拍摄的,忘了放出来,这次一并发表,亡羊补牢。何况黄龙与松潘基本就在同一地区,地理环境还是很相像的。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这张的林间空地像一个巨大的逗号。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藏地多猛犬。这只不知是不是传说中的藏獒。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我们坐的大巴从九寨出发——鉴于松潘地处偏远,这大巴应该是我们川行以来最为简陋的一辆。乘客大多貌似民工(这里没有贬低民工同胞的意思),烟瘾颇大,虽有售票大姐一路监督,但稍有空隙,就会有人趁机抽烟。一会儿车厢就乌烟瘴气。不少人年纪轻轻就咳嗽不已,听去已有肺疾。这些人都要养家糊口的,是一家的中流砥柱,中年落病,之后的日子只能会更加艰辛。

       到了川主寺附近,他们都陆续下车了。道路两旁远近可见正在修建的楼房与住宅小区。

       九寨-松潘一线,虽然个人感觉山路少些,路况比九寨-黄龙要好,但沿途工程不断,道路尘土飞扬,车内还是不时有人呕吐。在这种时刻,除了停止吸烟,开窗透气,避免吃有刺激味的食品,另一个调节方式就是多看看窗外的风景。刚才说过,九-松线路况一般,但沿途风光如画,满眼绿色,令人心旷神怡。

 

      7月21日上午10时许,到达松潘。这里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之前说过,在成都熊猫繁殖基地时无疆曾拾到一枚孔雀羽,因为无处保存,我们到九寨旅游时也一直随身携带(本来想过把它留在成都旅馆的,可是……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刚才坐车时我把羽毛插在前排座位的夹缝处,下车时却忘记了,到了旅馆才想起来。于是匆匆赶回停车场。

       停车场内,大巴还在,但司机早已无影无踪。问了旁边的人,说司机吃饭去了,不知多久才回。 无疆无意等待司机归来,却又想立刻取回羽毛,但看刚才打开透气的窗户没有全部关上,就让J举着,攀着前排的一扇窗,一个抬腿就翻了进去。

       无疆个头不高,身材不胖,但翻车爬窗之类的事毕竟没有经验。原先只说一试,没想到完成得如此轻松,连J都大吃一惊。特与羽毛、大巴合影留念。

       另:下车时,无疆坐在J的肩膀上,被扛下。任务结束。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松潘,古名松州——大巴从北门进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錾刻有“大唐松州”字样的门楼(不是下图照片)。

       全城不大,基本大路就只有一条。毫无悬念地一路向南,就能看到主城的城楼。城楼前赫然便是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和亲的纪念雕塑,旁边有碑,碑文不长,暂录如下:

       汉藏和亲
       公元六三八年八月,吐蕃赞普松赞干布向唐朝皇帝求亲未允,遂发兵二十万攻打汤边防重镇松州,这边是历史上注明的唐蕃松州之战。
       公元六四一年,唐太宗许嫁文成公主。公主入蕃途中,辗转来到硝烟未尽的松潘草地,凝视昔日战场,感慨万端,呼曰:“兴师相戕罪也,余将和睦唐蕃。”
       文成公主入蕃和亲,实现唐蕃会盟,光耀史册,也给松州留下了千古传颂的佳话。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这段文字看似简单却又十分重要。仔细读一读,能发现不少东西。

        无疆从小就听说过文成公主的传说。美好的传说中,没有战争,没有两国矛盾,只有一个贤惠而识大体的文成公主(传说中说是太宗亲生,皇后挚爱,后来才知是宗室之女。无疆猜测护送她入蕃的李道宗才是她的亲生父亲),和一个非常爱她、仰慕中华文化的丈夫(传说中当然不提松赞干布的松州之战,也没说他已经迎娶了尼泊尔的尺尊公主为正妻)。公主、李道宗与松赞干布一道,最后粉碎了吐蕃贵族中的几个坏蛋妄图分裂唐蕃友盟的阴谋。赞普为文成公主修建了布达拉宫(我印象中大昭寺也是为了文成所建,后来才知是为了尺尊),从此相亲相爱,永结百年之好。

       后来才知道,传说只是传说。抛却粉饰与面纱,历史的真相往往是画皮下的鬼面。“和亲”的传说固然美好,但碑文都不忘提了一句:两国首先是打过一架的。碑文没有说明谁胜谁负(现有的资料自然说大唐胜了),但事实是:吐蕃求亲,太宗原本不允,吐蕃通过这一仗摆明了军事实力,才令唐同意了和亲。结果大唐送个大活人不说,还包括随嫁的丰厚的嫁妆、能工巧匠、宗教信仰,其实是作出了让步。虽然以后来的长远角度看,文成公主入藏其实是文化移民——文武教化,可以以武装侵略等暴力方式,也可通过输出文化这样潜移默化的方式——用到好处,再加天时地利人和……也是胜着。不过自古胡汉和亲,牺牲的女子不少,成功范例却还是少得可怜,除了昭君、解忧、文成,后来者何?

 

      远的不说,就引文成后不久的另一位唐代和亲公主——金城公主的故事为例:

        公元710年(唐中宗景龙四年),唐朝金城公主进贡(原文如此)给吐蕃人,一年后唐睿宗还把黄河河西九曲之地割让给吐蕃,从此吐蕃取得战略地理上的优势。这可算是唐朝和亲史上最赔本的一次屈辱和亲,这也是唐朝割地的开始。“吐蕃既得九曲,其地肥良,堪顿兵畜牧,又与唐境接近,自是复叛,始率兵入寇。”吐蕃人不止享受唐朝的皇室美女,还霸占了唐朝一块水草肥美的战略要地。而且还照样掠夺唐人。 
       而金城公主(698-739),原本许嫁的乃是吐蕃的年轻英俊的王子姜擦拉温,无奈王子在迎亲途中堕马而死,公主遂仿卫宣姜故事,嫁儿子不成嫁公公,嫁给了赞普尺带珠丹。中宗亲自送她到兴平,席间唏嘘流泪。那一年是710年。公主只有12岁。  
       更可怜的是,公主生了王子之后,遭到赞普大妃嫉恨,竟然抢走她的儿子,以为己子。公主不梳不洗,以泪洗面,历尽了磨难才夺回了儿子。她一生远离亲人,遭遇坎坷,最终青春早逝。(无疆注:以上两段仅见于百度百科,而不见于维基百科,存疑待考。)


  再据史载:唐玄宗时期更是唐朝屈辱和亲的密集期,这期间永乐公主、燕郡公主、东华公主、宜芳公主、固安公主、静乐公主、东光公主等等先后送给了契丹与奚,可是最后契丹人与奚不领情把进贡的几个和亲公主竟给宰杀了。《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第50页写道:“745年,唐廷试图用建立新通婚联盟的办法来恢复和契丹的关系,但是没有成功,送去的皇室新娘被杀。”唐朝此举丢尽了国人的颜面。

       战争,终究是国家与国家、民族对民族、男人和男人的事情。以一个女人的身体及嫁妆为代价建立的“姻亲”关系只能维护一时,当关系人失势或去世后随即瓦解,最终回归于利益之争。面对一群对疆土、资源、财富虎视眈眈的敌人,丢一个女人过去无异于肉包子打狗。狗可能会止步,也可能不会——如果前方有更大更诱人的包子。即使止步,也可能吃完这个包子后卷土重来。
       虽然历史上往往把和亲政策粉饰得如何浪漫如何美好,而事实上大多是汉民族软弱、妥协、甚至是耻辱的标签。文成公主的婚姻幸福一方面是由于松赞干布的确是个英雄而非仅仅屠夫,第二个重要的原因则在于公主背后经济文化强盛的大唐。当唐朝势力衰落、宝刀已老,文成就成为了和亲成功的绝响,而才不过50年后,金城公主以其不幸遭遇就宣告了“和亲传说”的破灭。至玄宗以后,就没有和亲成功的例子了。

      

 

       回顾松潘历史,该城地理位置重要,民族成分复杂(主要有藏、羌、回、汉等族),历史上就是内地与氐羌吐蕃等民族茶马互市的集散地,也是民族矛盾爆发的突破口(这半句是我添加的,文责自负)。从“大唐松州”的牌楼、“汉藏和亲雕塑”,再到城楼下有关松潘历史沿革的碑文,我们可以逐渐梳理出这样一条历史脉络:

 

       1.公元前316年秦灭蜀后在今川主寺镇建立湔氐县,为松潘地区县级建置之始。

       2.公元638年,唐蕃松州之战。

       3.明朝洪武十二年(1379年),平羌将军丁玉在平定威、茂土酋董贴里叛乱军,挥师北进,进驻松州之后,上书皇帝朱元璋,建议在松州设置军卫。于是置松州、潘州二卫,寻并为松潘卫,“松潘”之名自滋始。

       4. 清咸丰年间,税赋沉重,由此引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藏、羌人民反清大起义。起义历时六年,领导这次起义的领袖是松潘羌族女英雄额能作。起义军曾攻下九关六堡,占领松松潘县城,消灭清军数千人。

       5. 民国24年(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进入松潘以南建立政权。中共中央政治局于8月6日和8月20日先后在毛儿盖沙窝(今血洛)和毛儿盖索花寺院召开了“沙窝会议”、“毛儿盖会议”。粉碎了张国焘分裂主义,确定了北上的战略方针。现已将“沙窝会议”、“毛儿盖会议”会址立为革命纪念地遗址。现有红军长征纪念碑(双手高举一战士形象)在川主寺境内。

 

       不难发现,有关松潘的历史,除了最后一条与少数民族无关,其他几大重要历史事件都是以汉民族(或取代汉民族入主中国的少数民族)为代表的中央政府与松潘地区少数民族的战争为标志的。
       第一条,秦灭蜀。交战双方:汉族对蜀人。那时候的“蜀”人不是今日“湖广填四川”之川人。当时的蜀人乃是以“金沙”“三星堆”文化为代表的蜀地原居民,他们相对独立于中原的汉民族,称之为“少数民族”并不为过。
       第二条,唐蕃之战。汉族对吐蕃(吐蕃乃藏族之祖先。敢于在强唐面前横刀立马并大占便宜的松赞干布,无疑应是藏民族的英雄)。
       第三条,洪武平叛。汉族对土酋董贴里(民族不明)。
       第四条,咸丰年间大起义。中央政府(满族)对藏羌。
 
      因此,当我在城墙下的碑文中屡屡发现“洪武年间光复松潘”字样时,忍俊不禁。既言“光复”,一可见之前已被异族侵占,二可见现在正是本族本国的地盘,三可见碑文站在汉人的角度所写。如果董贴里是汉人,或者被当作“中国人”,那就是不可谓“光复”,最多也是“割据”。而事实上站在少数民族的角度想一想,董贴里作为当地人民首领(“土酋”是也),管理自己的土地,何罪之有呢?
       另外说一句:在无疆进入川北以来,一路上随处可见插树的国旗,数量远远多于内地城市,而插国旗的建筑本身又非政府机关,就分明有点此地无银的感觉。如果不是出于当地人爱好挂彩旗的装饰传统,那就说明他们感觉到了某种差异,才要越加强调这种国民认同。很想问一问他们:为什么在自家房顶上插国旗?
 
       其实我对松潘的历史问题很是好奇。可惜能找到的资料太少,又都是站在汉民族立场之上的“大战”、“光复”、“平叛”。这让我更想知道,松潘在秦、汉、唐、明这些汉人朝代以外的时期内都发生了什么。
     
 
汉军威武(松潘城门两侧铜像)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松潘城下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在这里居然见到了微型宾莎犬pinscher,真难得。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由于道路翻修,再加气候干燥(川北地区气候与成都平原截然不同),街上时常尘土飞扬,路面遍凿孔洞,走路一不小心就会踩进去。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除了超市,很多店铺的商品都颇有民族特色。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城内唯一的商业街。

据J的旅游宝书上介绍,松潘在1998年遭遇大火,整座旧城几乎化作灰烬,这些街面店铺都是后来仿古重建的。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街上能看到不少藏民。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到了松潘,无疆才体会到蒙面的多种好处: 一可遮阳(松潘地区阳光强烈,有似藏地),二可防尘,三可避暑,四可隐藏身份(比如扮作回民,呵呵)。其实不仅是我,路上看到很多藏族妇女也是蒙面或戴口罩的。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南门叫延薰门。这个名称应该是有来历的,待考。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逛街的过程中还碰见几辆婚车,估计是很少见到生面孔吧,看见我们还友好地按了按喇叭。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大街上有好几个喇嘛在商店中进进出出,原本不知他们在干什么,直到我自己被他们叫住。原来是求化缘的。摇了摇头,没有给。后来我见到他们就躲着走。
      另外多嘴一句:照片上右边哪位妇女在乞讨。一个是化缘,一个是乞讨。同样是问别人要钱,这用词可就大不同了。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在一家藏族服饰店看中了一套衣裙。穿上了最小码,还是嫌大。裙子的腰围也足足宽了半尺,后来拿回老家改小了。
这个女店主态度不错,我们转了半个城,最后回来还是买了她不少东西。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这个藏族妇女的头饰很值得一拍。我们埋伏在街上等她好几分钟,才抓住这一张。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古松桥以外,建筑风格为之一变。感觉上就像回到了八十年代末期的乡镇大街。这一感觉从听觉上得到证实:当时街边的店铺里传来的竟是张学友的《祝福》……令人顿生穿越之感。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卖菜大婶。照片右边还能看到一位戴头巾的回族妇女。当地的餐饮业基本是汉回二分天下。我们的中饭和晚饭都是在回民餐厅吃的。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旅馆前开放的虞美人。在法国常见的虞美人都是鲜红色的,这种粉红版的不多见。留影以记之。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一:公主们的传说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第二天又是一段新的征程。

  评论这张
 
阅读(627)|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