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2011-01-10 05:59:30|  分类: 行者无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松潘满打满算就一条主大街,城墙内的部分长约一千多米,从商业街以外的建筑风格看来,与其说是一座城市,不如说更像一座小镇。古城虽具一定的历史价值,但作为旅游主打似乎又单薄了些;于是再加上藏羌民族文化的风情,结合了北方的干燥与藏区艳阳的夏季气候,高原山地的风景,比起寻常城市就显出一些特色来。不知国内旅游团眼中的松潘有何看点,J的旅游宝书上对它的推荐就是骑马游。

       松潘的马队原来有两支,但几经竞争最终有一家一统天下,垄断了松潘的马队旅游。到了松潘,不用多问就能轻松找到这里,何况马队的门面离长途车站不过百米远,交通实在方便。

       到了松潘第一天就找到马队经营的旅馆,听老板介绍了三条马上游的路线:一条是一日游,目的地记不清了,仿佛是附近的一座寺院;一条是两日游(实际上是一天半),目的地是牟尼沟的二道海;第三条是三日游,目的地是雪宝顶。J对雪山其实很感兴趣,但我考虑到时间过长及准备不足,还是劝说J选择了折中的第二条线路。当日便预付了第二日的旅费,印象中200元每人,食宿全包,听来还是相对合理的价格。

       以我对国人的了解,普通游客骑马一日游尚可,两三日就已非常辛苦了,就顺口咨询老板选择第三条路线的有什么人。老板拿出登记名册给我们看,果然,马队的客人很多都是老外,选择第三条路线的是两个韩国青年,一个姓李,一个姓权。后来我们在第二天出发时遇见他们,典型的韩国面相,高高大大,方头大脸,汉语说得挺利索。

 

       出发前一日,按照老板的建议,我在城内的服装店买了长裤——虽然正值盛夏,但松潘海拔高,又是山区,早晚温度较低。更重要的是骑马时膝盖部位会被马镫的带子磨到,而且还要考虑万一坠马的可能,所以保护好膝盖非常重要。

       不过,买裤子这样的小事,在松潘居然花了我们小半天的时间。试了几家店,好不容易找到入眼的样式,却没有合适的尺码;尺码没错了,但裤子样式又不如意。问老板为何没有小码的裤子,回答竟是当地很少有这么小的身材。出门再看当地人高马大的藏族妇女,终于发现原以为体型中等的自己实属特例。最后只得在一家超市买了唯一一条手感舒适的韩版裤子,除了裤腿没地,还算合身。J非说我买的是睡裤,笑话了半天。

       出发前夜,本想早睡,不了半夜三更还听得附近一家卡拉OK厅的几位男士轮流展现歌喉,在九十年代初的音乐与劣质高音喇叭的震颤中,只听他们声遏行云,气穿云霄。我在床上翻来覆去,一边骂着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一边替半城的邻居抱怨,不知何时睡去。

 

       7月22日清晨,不到8点,几支队伍已经准备就绪,只待出发。原本以为走二线的只有我们两人,直到最后时刻老板才告诉我们还有一对外国青年也要走这条路线,与我们同行。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最后确定的二线游成员如下:四个游客——我和J,法国女孩莫德和她的男朋友、以色列人阿利埃尔;两个马夫——小马(回族)和小夏(汉族)。还有四匹马和一头驴。原本马夫想把驴分配给最矮小的我,在上过马术课的我执意要骑马。导游劝说再三,说这匹马虽然温顺,但“小有性格”,可我自信有关十几个学时的骑马经验,始终不为所动。于是驴最终分给了J。最后,我、莫德、阿利埃尔和一位马夫骑马,J骑驴,另一位马夫步行。

 

       最初的登山时间不长,但颇为惊险。首先是前日来的大雨造成溪水漫流,山路部分地段相当泥泞,岩石湿滑,道路塌陷。马儿们轻车熟路,在陡峭又狭隘的山道上登下跳,翻山越水,我们却坐得东倒西歪,战战兢兢。之前在法国的马术课上的确学到了不少驾驭马儿的技巧,不过当时练习的场地大多平坦无阻,哪里像这里路况复杂,道路崎岖,让人心头紧张得怦怦直跳。

       这段时间没有照相,一来路途艰难,我双手紧握缰绳,根本无法拿出相机;二来马背上颠簸不平,几次照相都晃得一塌糊涂。这几张成功的照片都是到达山顶后下马照得的。

 

逐渐隐没的松潘县城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回望来时路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好不容易照张全身像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路漫漫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两位马夫:左边的是小马,右边的是小夏。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马夫指导我,不要随时都把脚放在马镫里,要放也要用脚尖松松地踏上。因为万一从马上摔下,脚挂在马镫上,更容易出事,还不如直接摔下来为好。这点与我在法国学到的也基本一致。在中国,从兵马俑存留的骑兵装备来看,秦朝时候骑兵还没有马镫。最早使用马镫的是东北的鲜卑人,那也是3~4世纪的事了。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天使般的笑容,仿佛超市形象大使。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山脊上奇特的植被分布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进入牟尼沟。上山骑马,下山步行——其实步行甚好,否则在马背上中心前倾的感觉更加危险。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一路进山,不见人家,以为进入了深山。下得山来,才发现脚下就是公路。走了半天的泥泞,这才感觉到水泥路面是多么地亲切。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到达营地。房东是一位藏族老太太(其实不老,按照其孙女的年龄推算最多不过五十多岁)和她的小孙女。她们是马队在牟尼沟的接应点,晚间我们就要住在她家的院子里。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老太太除了照看营地,顺便做些小食品的买卖,方便面、矿泉水、啤酒等等。当然在这种地方,人际罕至,除了马队的游客,我想不到她还可以卖给谁。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老太太的小孙女。在公路上追出老远来看我们,尖声大叫,满园乱跑,性情十分活泼。虽然我们对她都很好奇,但她不会说汉语,没法交流。我让小马问她的名字,才知道她叫格雅措。年龄大概也有四五岁了。
       听小马说,格雅措身世可怜。她很小时父母便离婚了。她被判给父亲,而年轻的父亲也离开家在外做工,她一人由祖母抚养。不知她具体年纪多大,但到现在也没有上学,整天就在营地附近疯跑疯玩。有一次掉进围绕营地的溪流中,险些被水冲走,幸亏她及时抱住了浮桥的柱子才捡会一条命。据说马队的游客中曾有一位外国女士很同情她,曾想收养她,但终于没有成功。临走时,这位外国女士还给她买了新衣服,托马夫带给她。女士是哭着离开松潘的。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我们一到达,格雅措就熟练地帮助小夏搭帐篷。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莫德与阿利埃尔定然前夜旅途劳乏,今早姗姗才起,现在又躺倒一片。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无疆四处参观。木屋就一间房间,由祖孙俩居住;一侧是灶台。灶台外成堆的酒瓶,都是以往游客的杰作。
木屋背山面水,左右两侧是空地,长草之后,大概就是著名的“五谷轮回之所”,走路要千万小心。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屋后拴着一只貌似威猛的藏獒。狗棚破旧,链子倒是新的。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这边的小夏给我们搭帐篷,那边的小马把马儿们的鞍鞯笼头都解开。这一只立刻心领神会,立刻来个就地滚。

一路上辛苦你们了,同志们。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后来小马把马儿们都引上了对面的山上,不拴不绑,让它们自由吃草。我不知他们怎么如此放心,第二天居然又能把马儿们一个不差地找回来。

       这天晚些时候下起雨来,夜间颇冷,如同晚秋时节。若是在法国,肯定是要把马儿们收回马厩的。而我们这些劳苦功高的马儿,却不知在这清冷的山间度过了多少个雨夜。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手脚利索的小夏很快搭好了两座帐篷,然后进屋捣腾了几分钟,就为我们做好了今日的午餐:西红柿加大饼,外加热茶。——这就是200元的食宿全包的待遇。不过我们人在深山,条件有限,只要西红柿新鲜干净,还真没有话说。
       不过老实说,我看了那茶杯上的炭灰迹,真后悔没在山下给自己买个茶杯。也罢,此情此景之下,能有热水喝已经不错了。两眼一闭,哪来那么多讲究。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在莫德与阿利埃尔打盹的功夫,我们勤劳的J已经巡山一周,带回来一些花草的玉照,有几张还不错。都是叫不出名字的花朵。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这一枝肯定是兰花属。不过全世界的兰花属有上千种花呢,谁知道这一枝叫什么名字。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010川行记-松潘三日(之二):马背上的牟尼沟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616)| 评论(5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