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我为什么关心时政?  

2011-03-27 04:48:17|  分类: 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大学舍友阿璐,当年就学时成绩优秀,毕业后在一国字号单位从事翻译工作。所涉及翻译的内容相当枯燥(估计除了他们自己,很难找到第二个读者),放到任何一个成就感强烈的译者身上都会崩溃,可阿璐坚持下来了。她是那种真正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大学时没有任何恋爱经历,毕业后经人介绍第一次就相亲成功,随后嫁得如意郎君,如今在北京有车有房,前年生了儿子,去年被单位派遣留学巴黎。

我有次与她网聊,顺便问了句:“听说北京堵车很厉害啊。”她很惊讶:“你还关心时政呢?”

听了这话,老实说,我心里如同被浇了一盆水,凉凉的。只好说了一句:“父母之邦,怎么能不关心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句曾经勉励了多少代读书人的至理名言,果然已经成为了过去式的明日黄花。以至于关心时事、关注民生的我,在身边人眼中,都一直是一个不合时宜的“怪物”。前几年高原上出事,那时我才开始写博,随便谈了一些“非主流”的看法,结果被父亲看到,被骂得狗血喷头,连昔日的同窗好友也毫不隐晦地说我“太迂腐”了。

从那时起我才明白,有些时候,有些话题,是无法跟家人或朋友提及的。与熟悉的人交谈,往往顾忌多于直率,主观凌驾于客观,感性超越于理性,所以真正要辩明一个道理反而困难。最后如果交流成功,往往不是思辨的结果,而是移情的作用。不是说服,而是“感化”,不是“春风化雨”,而是爱屋及乌。

而另一方面,憋在心中、无人倾听的话,却可以在网络中,在一个虚拟的空间,跟陌生人心平气和地讲,或是痛痛快快地骂,而不必担心后果,不必考虑影响(当然这里要考虑到言论是否“敏感”到要被“跨省”的程度)。这种情况,只有在时评、特别是从时评的评论中才能出现。以至于有时候,评论的价值会超过文章本身,我们在几方思想的碰撞中发掘的乐趣,也因此呈几何数倍增长。所谓“独乐乐,与众乐乐,孰乐?”的道理,也在于此。

 

撇下参与时评的乐趣不谈,只说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关注时政?

 

我对时政的关注自少年时便开始了。只是那时候没有什么高尚的觉悟,只是为了增长见识、丰富词汇、锻炼文笔,用最简单、最功利的话说,“为了写好作文,有必要从时事评论中吸取营养”。再一个潜意识的理由,也许来自于青春期“成长的烦恼”。女孩子们高中之前牢不可破的小圈子开始出现第一缕缝隙,学业的竞争,感情的冲突,使女生们表面维持的友谊日益脆弱,随便一个小小的“事件”启动的嫉妒心,就可以将多年的感情一劳永逸地摧毁。而在同样的竞争中,男生们则基于传统,不得不表现出大度,因此看去更值得信赖。他们较少关注于琐事,也不会用感情问题作为谈话重心;除了学业这样压在每人心头的重担,时政与军事就是他们最常谈及的话题。

很多男生也许都不会知道他们常常会被女生们会羡慕。除了成绩优秀、爱好广泛、知识丰富这些理所应当的理由,如果托父母的福生就一副好皮囊,或后天锻炼打造成运动明星,甚至高个子、腱子肉,都可以为他们赢得很多女生的目光。(那时候大家家庭条件相似,父母工作如何,房子多大,票子多厚,车子多好,老爸是不是李刚……还没有成为考虑的因素。)

而我,不会羡慕他们。能力所及,我会做得跟他们一样好。

要做到并不难:那时没有网络,也不知道CCTV后来会被称为CCAV,我就天天看新闻。批评时政的《杂文报》一订好几年,高中毕业时摞起来已经好几尺厚,都被妈妈买了破烂,不知得了几分钱。

于是课上课下,在男生们高谈阔论中,我可以插入我小小的声音,而不会因为被问到了常识黑洞而哑口无言。

结果就是:高中时有无男生喜欢我我无从知晓,但我没有女生缘却是铁板钉钉的事实。更杯具的是,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大学。

 

大学是我真正接触时政、并引发思考的时期。大二那一年,我用颤抖的双手在键盘上笨拙地打下第一行字,第一次用QQ聊天(那时叫OICQ)。因为打字太慢被聊友骂了,我无法想象人竟会如此无礼,居然还对着电脑屏幕哭了一场。

 直到老师们要求我们上网查新闻并每周展开讨论时,我才第一次察觉了利用网络了解时政的优点。这里,你能找到货真价实的外文文章(是外国人写就、面向全世界读者的文章,不是中文翻译或者经过删减后的“洁版”,或是效劳于主子投其所好的水文),学到原班正宗的语言表达,听到来自异域的、不同思想不同文化的真实的声音。这些声音中,有些是熟悉的,但更多的是陌生的,有些你听着顺耳,有些你听着不舒服,更有些会令你激动,令你愤怒,令你想要抓住手边的键盘、在心跳的间隙间重重地敲出一行平时你说不出口、难以想象的文字。

这一时刻,我还不知道,我正在打开一扇陌生的门,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

而回头看时,我才发现,这个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这个我自以为深刻了解起人民与历史的国家,竟然会在刹那间模糊了面目,变得陌生而难以辨认。事实上,我也许从来没有认识它,从来没有了解过它。

就像中世纪人一直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而在跳出地球之后才发现,地球只是上帝在浩瀚宇宙中信手拾起的一粒沙。

多少人知道,在西方出版的世界地图中,中国在地图右端,而不是如国内地图一般位于中部?

既然我们自小都被教育“中国如雄鸡般屹立在世界的东方”,我们也知道上北下南左西右东,那么为什么中国版的世界地图中中国在中间而不是在东边?

既然我们自小都被教育“中国的全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那么谁能告诉我“人民”的法律定义?谁能告诉我“共和”是什么意思?

既然我们自小都被教育“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么为什么几乎所有西方地图会把台湾与中国区别开来?

既然我们自小都被教育“中国永不称霸”,那么为什么“中国威胁论”在西方国家大行其道?为什么他们不畏惧四处出兵,全球动武的美国,而会对中国在非洲从事能源开发、收购部分欧洲国家国债的行为腹诽心谤?

既然我们自小都被教育“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中国人民勤劳勇敢、艰苦朴素……”,为什么法国消费者调查显示80%的奢侈品都是由中国游客购买?事实上,中国游客在法国的奢侈品消费,已经超过日本、俄国与巴西,居于外国消费者的首位。法国生产的高档名酒XO,大部分销往中国。

既然我们自小都被教育“满18周岁、精神正常的公民拥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那么我想问所有满18岁、精神正常的朋友们,“你们谁见过选票的模样?”

……

这些问题,在中国的课本上都找不到答案。也许人们不知道,因为他们不曾去想;也许人们知道却不会说,他们会告诉你“认真不得,你一认真就输了”。

这一点,我也懂。只是在问题真正摆在面前时,会迫不得已地想一想。

由于比较,产生了鉴别;由于鉴别,发现了真实;由于真实,我们看得更清、望得更远。我们的目光,在这一刻,透过了自家的防盗门,超越了小区的院墙,飞上天空,纵横驰骋在千里之外。

然后,你揉一揉眼睛,恍然大悟。

当你发现眼中的世界不仅属于你,属于中国人,也属于全世界的人类之时,你所想到就是爱,就是宽容、原谅与救赎。

 

在时评中,我看到了很多理性的声音,然而,遗憾的是,以上崇拜言语暴力的网民依然有很多很多。

那些仇恨、刻薄、满腹怨憎、对别人的苦痛视而不见、只懂得高喊口号的人,实际上已经将自己与世界对立起来。所以在他们眼中,到处都是阴谋、诡计、陷阱与敌人,他们内心脆弱,充满恐惧,所以毫不迟疑地伤害别人,以占先手;他们信任强权,崇拜暴力,因为他们以其猥琐阴暗的心灵,从来就不具有感召人心的气质,只能通过攀龙附凤、狐假虎威来找到可怜的自尊。

日本受难,有人在网上幸灾乐祸,引经据典地历数日本七十年前的罪恶,说“天大地大,仇恨最大”,说“再震一次才好,再死更多人才好”。

我没敢把这样的言论告诉我那些天真可爱的中学生,却忍不住在大学上课时给大学生提了一提。我至今记得他们眼中刹那闪现的恐惧,好像面对着洪水猛兽,好像人性的底线正在遭受严峻的考验。

其实对于这些言语过激的同胞们,我没有任何愤怒,相反,我感觉他们生活得太难,得到的爱太少,因此深刻地怜悯他们。

 

写到这里我并不是想唱什么高调,卖弄自己的清高。事实上,我坦诚地告诉大家,我关心时政、关心世界与人类的命运,从来就没有什么高尚的目的,我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人,只是发自内心地、想过好自己的日子而已。

为了自己,我学会了爱:因为不懂得爱别人,就很难得到别人的爱;

为了自己,我学会了宽容与原谅:因为我宽容并原谅别人,才能在自己犯错的时候,同样得到别人的谅解;

为了自己,我学会了悲悯与同情:我会为在战火中辗转呼号的人们流泪,我会为灾难前流离失所、饥寒交迫的难民们动容,因为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他们的今天,也许就是我们的明天。你为他们的不幸哭泣,为他们伸出援手,才能在你遭遇不幸是收获别人的关怀与救助。

原本为了自己而发动的行为,最终辐射到更多的人,更广的世界,这就是关心时政所带来的力量。从此你不再只纠结于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而开始关心你的邻居,你的同事,甚至路遇的行人。你会为他们的喜而喜,为他们的悲而悲。就像你会在某个老人摔倒时扶一把(而不用担心被反咬一口),就像你会在某个陌生的城市,在火灾现场为不认识的死者放上一束白花。

家有墙,国有疆,但人性却是相似的,人心更是相通的。追求自由、正义、和平、安逸的生活,是人类无法超越的天性。

 

 

关心时政,对自己最直接的好处,也许就是能时刻保持消息灵通,因此避免很多陷阱和错误。比如我知道什么在涨价什么在降价,什么在增值什么在赔钱,什么食品能吃什么不能吃(三氯氰胺、苏丹红、地沟油、瘦肉精……让大家的肠胃早已百毒不侵),什么饮料能喝什么不能喝,什么样的房子能住什么不能住,头顶上哪块云会降下含有放射核物质的雨……

中国沿海地区抢盐风,我是第一时间知道的。我当时告诉妈妈不用着急去买,因为我一来觉得盐中那点碘应该不够用,二来我还真没想到有人会抢购几百或几千斤盐回家。(同一时期,法国药店的碘片倒是遭遇大面积抢购。不过官方没有加入宣传,也没有鼓励进货以刺激新一轮抢购。)

刚刚听到消息,说的是福岛附近海面探测到的辐射量已经超过正常数值一千倍左右。日本的核污染前景“难以预测”,东京附近居民也开始了抢水热潮。只可惜水没有盐耐用,就算抢得了水,又能饮用几天?

有的中国人才抢购了盐,又开始嘲笑起抢水的日本人来。只是不知下次污染到他门前了他还笑得出来吗?

 

关心时政,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只不过是通过一个屏幕,一次点击,把你与我的空间拉近,把自己的命运与世界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从此以天为幕,以地做床,你我就算远隔千万里,也可以在同一星空下轻言絮语。我借你的镜子照出自己的面孔,你从我的眼中看到你的模样。因此我们知道自己不再孤独,我们感觉自己拥有很多爱与被爱的力量,从而从内心深处变得坚强。

 

 

  评论这张
 
阅读(3047)| 评论(4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