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绝不放过你——一个父亲的三十年追凶之路  

2011-04-05 19:13:14|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从新闻上听到的一则真实故事——尽管它离奇的情节貌似好莱坞影片。不知为何,当时我就决定把它写下来,分享给大家,算是向故事的主人公、那位了不起的父亲敬礼。世界上的父亲不知有多少,但像他这样的,应该不多。

 

       1982年7月,一位年仅14岁的法国女孩卡琳卡Kalinka离奇死亡于德国的Lindau、其继父科隆巴赫Krombach医生家中。在尸检过程中,她的生殖器内被发现有“可疑物质”,其手臂、胸部和大腿有多处针孔。据其继父、K医生的说法,他是在女孩要求下为其注射了某种“助其快速晒黑”的针剂(无疆注:东亚人以白为美,而欧洲人则更青睐晒黑的皮肤),而注射中出现意外导致其死亡。

        在现在看来,这个死因的说法并非天衣无缝,性侵的痕迹更是令人疑窦重生,可在当时却被警方采纳:女孩“死于意外”,K医生轻松脱身。

        然而,有一个人却不相信这一结论,他就是女孩的父亲(当时已经与其母离婚),安德鲁-邦贝斯基André Bamberski。如同电影、小说中的孤胆英雄一样,他独立展开调查,雇佣私人侦探,寻找证人,采集证据,他发现:1969年,K医生的前妻也是由于一次“注射事故”去世的。她在15岁时就由于与K医生的交往而怀孕。因此,这位父亲认为自己的女儿并非死于事故,而是一场谋杀。他在法国展开对K医生的起诉,后者在1995年以“非意愿伤害致死”被缺席判决有罪,刑期15年。

       事已至此,原以为故事可以就此结尾、邦贝斯基的噩梦终于可以结束的时候,事实却给所有信赖司法公正的人们当头一棒:德国当局拒绝引渡K医生到法国服刑。我不懂得法律与外交的程序、国家的主权与尊严在卡琳卡案件中的博弈,总之结果是:卡琳卡沉冤未了,K医生依旧逍遥法外,继续着他的罪行:      

       1997年,K医生由于迷奸一位16岁少女而被判监禁两年(我不明白为何如此轻判)。他是在将其麻醉之后进行强奸的。

       2006年,K医生由于诈骗及非法行医被判监禁两年。

 

ANDR? BAMBERSKI AU PROC?S DU MEURTRIER PR?SUM? ...

安德鲁-邦贝斯基André Bamberski

 

Dieter Krombach face à André Bamberski (Croquis de l'audience du 29 mars 2011 - Cour d'assises de Paris).

法庭上的科隆巴赫医生与邦贝斯基

 

       时间流逝,也许是司法与外交的无力与冗长繁琐的程序令邦贝斯基失去了耐心,也许他深感年事渐高,无从再等,他终于采取了一个非常手段:2009年10月,他雇人将K医生从德国绑架到了法国。

       2011年3月,在卡琳卡死亡29年之后,K医生谋杀案在法国重新审理。这一次,此案的重大嫌疑人、现年75岁的K医生将无从逃避。在父亲邦贝斯基的坚持下,卡琳卡的迷案、K医生的罪行终将曝光于世人眼前。

       我是在几天前从电视上听到这个消息的。最近的消息证明,在K医生受审之际,有多位德国妇女报案说曾经遭到医生的性侵。而K医生还在自称无辜。如果法庭认为K医生谋杀卡琳卡罪名成立,他将被判决终身监禁。

      而那位法国父亲,现年73岁的邦贝斯基,也将由于绑架而受审。然而这一罪行并不影响对K医生的判决。邦贝斯基表示,在经过这么多年的等待、调查、斗争之后达到这个结果,自己“非常平静,也很有信心”。

 

      无疆说:我对邦贝斯基的生平了解甚少,新闻中没有对他的私人生活有过只言片语。但从照片看来,虽然时间老去了面孔、萎顿了神情,但我们仍然能从他的眼神中发现那种异乎寻常的顽强与决绝。我相信此人并非完人——既然妻子离异,或许说明他在家庭生活方面未必是一个好丈夫——而他为亡女伸冤、追凶三十年的历程,却足以证明他是一个好父亲,一个勇敢的男人。如果骨肉亲情、父女之爱人皆可有,那么这种情、这种爱应达到何等程度,才促使他如此坚定地投入了如此一场胜算渺茫、时不我待的斗争,最终抱着玉石俱焚的态度,做出那个惊人的决定?

      我在这则新闻下看到这样一则评论:这位父亲如果能雇人将医生绑架,他完全可以雇人将其杀死,可是他没有这样做,就是因为他面对司法的无力与无奈,依然选择相信司法、相信公正。他所要的不是以血还血的复仇、私刑报复,而是利用一切司法手段,为女儿申冤,将罪人绳之以法。

       对司法的信仰,也许是这个故事中最宝贵的亮点。问题在于,这个司法制度本身令人信赖,才会有邦贝斯基这样的勇者宁愿牺牲自己来赢得它所给予的公正。

 

http://www.boursier.com/actualites/reuters/un-medecin-allemand-juge-a-paris-pour-un-meurtre-de-1982-83392.html

http://info.france2.fr/france/proces-kalinka-krombach-hospitalise-68115287.html

       

  评论这张
 
阅读(739)|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