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2012中法交流(3)法国人的厚黑学  

2012-03-26 21:24:22|  分类: 文化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参与组织的中法校际交流,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准备,终于在2012年初成为现实。自1月19日上海师生来法,29日送其去巴黎,中方在C市LA中的交流10天。按照协定,法方师生将在3月31日至4月10日间前往上海。出发在即,疆觉得有必要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做一个简要的回顾。
 
  套用一句说滥了的官话,这一年的中法交流,总体上来说是成功的。成功之处表现在:给上海师生阻止的活动顺利完成,学生一路安全,没有任何意外;学生之间的相处也基本融洽,反馈正常,虽有一些额外的小故事,但也无伤大雅。上层沟通方面,中方先后被法方校长招待、被市区领导接见,媒体报道也及时跟进,这是法方老师们的妥善组织是分不开的。
  
  可是,在整个筹备组织的过程中,我与法国同事的沟通交流仍然出现了很多问题,甚至矛盾,现在我试着以平静的心态回顾这些事,试图理解其中的因果。到底是文化差异?个人性格?思想观念?……这次的事让我明白,人际交往从来就是一复杂的问题,即使在语言沟通无碍的情况下,交流障碍也是无处不在的。
  
  上次的博文《前因后果》中已经交代,这次的活动由LA校的前校长倡议,由疆发起,但由于疆势单力孤,最后邀请了两位同事——史地老师劳尔和法语老师马蒂尔德——加入。应该说,在此之前我与两位老师都不认识,如果说之前找到这个上海中学是拉郎配,这次的三人组也是地道的拉郎配。三人性格迥异、处事习惯不同的结果,在后来的沟通中很快就表现了出来。
  
  首先,在LA校与中方的交流中,主要是通过我与上海教师S进行的。我一向认为,中国人与人交往一般是以人情为主,即使是工作伙伴,也要尽量保持表面上的友谊,才能顺利合作。我与S从最初的矜持,到相互熟络,彼此会说一些关于生活琐事、人事纠纷等与工作无关的话。虽然我不八卦,但认为也有倾听的必要,毕竟作为合作伙伴,交流期间要住在对方家中的。很难想象,如果事先交流不到位,将怎么与主人相处。
  
  在这段时间内,我只把有关公务的信件翻译了传达给劳尔和马蒂尔德,而没有提及那些与工作无关的私人聊天。在后来一次谈话中,我随口给她们说,我与S经常聊天,关系不错,劳尔和马蒂尔德竟流露出意外的表情。那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最初的不信任和矛盾竟由此产生。
  
  接下来,劳尔以方便交流为名,问我要了中方校长的联系方式,说希望与他直接沟通。我虽然觉得有些不快,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那时候中方对法方的信件回复不是很快,一些问题也一直没有答案,劳尔担心也是正常的。
  
  然而,劳尔之后就转给我一封给校长的信——她以自己及马蒂尔德的名义用法文写就,却找了另外一个人翻译成中文的信——让我看看翻得是否妥当。
  
  看到信的那刻我几乎愤怒了。这倒不是因为信的内容,而是劳尔的态度。她单独沟通校长倒也罢了,问题是即使在翻译这件本该由我做的事情商,竟然完全绕开我,找无关的外人完成。(这个所谓“朋友”的中国人,翻译的内容颠三倒四就不说了,关键是跟所有不负责任的翻译一样,会跳行跳字地翻译,比如三句话只翻一句,看不顺眼的就不翻,有的内容干脆翻得与原意完全相反,属于让我深恶痛绝的那种翻译。)
  
  我因此致信劳尔,不无恼怒地询问原因。她的解释是,只是偶尔起意,想主动联系校长,因为“不想麻烦我”,所以通过别人翻译。
  
  我并非很擅长与人周旋,但也不至于看不出这么牵强的解释。据我对劳尔的了解,再看那信中的口气,肯定不是“偶尔起意”,而且结尾署名劳尔和马蒂尔德,可见是早有企图。
  
  如果说劳尔属于精明强干、事事出头,但又关于虚与委蛇的那种类型,马蒂尔德就“直截了当”多了(如果不说粗鲁的话)。她给我的回复是:她们希望与校长直接通信,是认为我与S的交流“不够透明”。言外之意,就是我没有把跟S的交往给她们交代清楚,她们怀疑其中存在猫腻。
  
  法国人的笛卡尔主义和怀疑主义是有名的。这种质疑一切的精神有助于培养人的思辨思维,可是滥用的结果就会像现在这样,成为人性交流的障碍。首先不说她们绕开我单独联系校长的行为对我来说很不礼貌,事后居然还找我修改翻译更是有点厚颜无耻;单说是我召集团队的,团队合作的前提就是相互信任,而现在我本人倒成为了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最为荒诞的,就是两个从未到过中国、从未学过汉语、对中国文化停留于表面而缺乏深刻了解的人,却开始质疑、指责我与中国人的交流方式,这是最令人难以接受的地方。
  
  信件事件在劳尔解释过之后,以和稀泥的方式不了了之。经过这次事件,我发现这两人虽然不通中国文化,但是爱面子——爱到虚伪的程度——这一点,倒与中国人不谋而合。二人与我虽然嫌隙已生,但却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在网上争吵,无论信件中如何唇枪舌剑,而面对面则谈笑如常。
  
  当然,“谈笑如常”的结果,就是没人探究问题的根源。类似事件在后来还是不断发生,我不止一次遭到无理质疑和指责,却从未获得当事人的道歉。
 
    另外说一句,在最初的计划书中,我的名字被写在最前面,但后来的计划书中,虽然我的陪同日程安排得比两人都多,但名字却毫无意外地落到了最后。在这次事后,劳尔全面获取了交流的领导权,我被降到了翻译和打杂的地位。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