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梦醒时分: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2012-04-30 04:40:15|  分类: 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今年年初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就让心情分外地差。组织交流受了很多闲气,终于忍耐着一点一点地熬了过去。自中国归来,一连数周的阴霾多雨,将人的心情压抑到极点。这时候电脑又不争气地坏掉,虽经修理,却还是磕磕绊绊地遗留问题不断……昨天拿回来时还能上网的电脑,仿佛在考验我的耐心和忍受力似的,在次日、这样一个雨过天晴、阳光明媚的周日,彻底地、无缘由地断了网。
  
  刚修好电脑的专家过五一假去了。我只有守着这一台干净又脆弱的打字机,“像怀抱一个十世单传的婴儿”,望穿秋水,伊人不见。
  
  电脑或是网络坏掉唯一的好处,就是有了充足的时间反省和思考,学习重新回归“现实生活”。就像杨恒均在近期一篇名为《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的博中说到的,由于博客被关,他虽然被迫但终于乐得开心地“重新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原话是这么说的:

  “自从写博客以来,我就过得不那么正常了,工作学习之余,有丁点时间就要上网浏览、写作,活生生把一个人劈开成了两个人:一个活在现实中,一个活在网络虚拟中。活在现实中的那个我变得越来越不真实,也逐渐脱离现实;活在虚拟互联网中的我,倒是越活越起劲,活出了一个更真实的自我。”
  
  这里全文引用原话,是因为这恰恰也是我自己的写照。
  
  这个博客自2008年4月开写,到现在2012年5月,恍然间已经整整4个年头了。如果说最初的写作仅仅是一种随性的表达(无论有没有人看,只要写出来就好),到了后来,有了博友,有了关注,就像写网文到了一定程度就要定期更新来保住读者一样,产生了一种类似强迫症的“责任感”,到了时候,就“必须”要写出点什么;博友有了动态,也必须要及时捧场。有了付出,也就有了期待,期待回复,期待留言,期待关注……期待越来越强烈,交流越来越深刻,原本虚拟的空间也越来越真实。“网友”“博友”们,从最初一个花花草草的头像,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表情,渐渐变得清晰具体,音容具现,即使闭上眼睛,也能想象得到他们的样子,说话的声音。有时候我会产生一种非常真实的错觉:他们,真的就是我的朋友了。
  
  虽然不断有人告诉我,网上的友谊是虚幻的,虚拟世界是不可信的。可是我总想不通:人家明明有名有姓,聊天都很熟的,甚至有些也见过面的,为什么跟他们的友谊就虚幻了呢?于是就这么相信着,沉迷着,我陷了下去。
  
  那段日子,跟无数网虫一样,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不是洗脸刷牙,而是打开电脑,看留言,看信件,看评论,看新闻……然后才想到洗漱吃饭。出门工作总是很不情愿,即使工作着也会见缝插针地上网,下班时间一到就飞速奔回家,再次挂到网上,专心致志,茶饭不思……直到深夜。
  
  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不曾好好做过一顿饭(我也恰恰不擅做饭,于是恶性循环),不曾正常睡过一次觉(从凌晨3点到次日中午12点),错过早餐,一天只吃两顿。人很快地瘦下去,可是精神却无比高涨:在现实生活中,几天、几周,我空睁着眼,对着青山绿水、灿烂阳光,却找不到一个可以讨论感兴趣话题的人;而在网络那头,总有一个人、两个人……一群人守在那儿,等着我,和我聊天,和我说话。
  
       所有交往过、说过话的博友,我都舍不得删,哪怕他们早已抛弃了自己的博,哪怕他们与我曾经有过误会和矛盾。有一位已经去世的博友,只跟我说过一句话,发过一幅图,可是我依然保留着她的链接,脑海中仍清晰记得她照片上的样子。
 
  四年多的时间,有人来了,有人去了,有些曾经很熟的朋友,最后忙得不知到哪儿去了;跑去看看,有些博已经荒凉已久了。本来博友就不多,最早的也是感情最深的博友,还联络的不过硕果仅存那几个。对此,我已经十分满足,虽然时而还是会想起他们,想知道他们现在怎样了?怎么不写了?他们是否早已忘记了我,虽然他们曾经和我那么亲近?
  
  这就是所谓的“虚幻”吧,因为网上交流的意愿,必须来自于双方,有一方消失,或是冷淡下去,剩下的一端就毫无选择地成了处境尴尬的剃头挑子。仿佛演员或舞者,有观众欣赏的时候,无论表演多么精彩或笨拙,能够坚持都是一种胜利;而没了观众,没了交流对象,徒剩一个人在台上自言自语、自怜自恋,怎么看都是很诡异很神经的事。现实生活中要是这样,很可能会被家属送去看心理医生,而网络则保护了我们,或是为了让我们陷得更深,走得更远,而给了我们更多的选择:这个朋友走了,还有下一个;这一个圈子沉寂了,还可以加入新的圈子。只要耐得住寂寞,坚持阵地,怎么都会找到读者……或有可能,其中就有新的“朋友”。
  
  我不是很乐观主义的人,这时候就会想:如果有一天发现没有一条留言,没有一条评论,博友们都放弃博的时候,那对我意味着什么?那些曾唤我为姐妹,称我为朋友,甚至发誓会爱我、一直守候我的人们,你们那时会是什么样?是什么改变了你们?或是改变了我?
  
  起初是妈妈,劝我少上网,多出去活动;后来也不断有人劝我,说我不要太沉迷于网络,要积极投入现实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说来讽刺,我喜欢写文,我喜欢画画,可是我的文,我的画,都是给网友们看的,没有了网,我的表现还有什么意义?
  
  曾有一个网上认识的朋友,常和我无话不谈,推心置腹,亲密无间;当我习惯了他的存在,觉得有他存在的网络生活无限美好的时候,他却消失了。不知多久后,重新归来的他,现身说法告诉我,现实生活是多么充实,发展兴趣爱好是多么重要,我应该减少上网,交往生活中的朋友……
  
  真是成也萧何败萧何啊。原本以为在网上玩得风生水起,没想到只是在虚幻的世界黄粱一梦,醒来时却发现早已被现实远远地摔在后面。
  
  我不埋怨那些忘记了我的博友:网友这种关系本来就是周瑜黄盖,你情我愿,一个招呼,一个玩笑,谁也没有承诺过什么。何况就算承诺过,也会“世易时移”,当时一时激动说过的话,过后忘了,我不当这是撒谎。面包还有个保质期呢,何况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网络“友谊”?
  
  另一位博友,听了我的抱怨,好心地劝说我,网上说的话,不要太当真。记得小时候妈妈就告诫我,别人的话,是不能轻信的;越是甜言蜜语,就越是可疑。敢情十几二十年过去,我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一点也没长进。
  
  今天一天都没有网。我坐在电脑打字机前面,对着窗外晴空一碧,如黛青山,片片薄云悄无声息地流动,一切跟四年前没有博的日子似乎没什么不同。只有我知道,在内心中发生了多少沧海桑田的变化。很多事,都不能再回到从前;很多人,走了就一去不回。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若非迷得太深了,瘾得太重了,失去时的落寞怎会这样强烈?说到底,如果有错,也只是错在我自己。
 
  一直有个声音在对我说,我的舞台,早已曲终人散,演出该结束了,梦也该醒了。可是我始终固执地拒绝相信,只是抱着幻想,蹲在电脑前,守候着那些曾经的欢声笑语、那些一去不返的日子。
 
  很傻,甚至傻得很天真很可爱,是不是?
 
  是时候改变这一切了。
 
  就从明天开始吧。
 
 
    补记:
 
    想学海子说一声“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可是理智却告诉我不可能:过于宏大的目标,如过于美好的诺言一样,基本就是注定是无法兑现的。何况说了这句话的人,最终找到的不是幸福而是坟墓。只能退而求其次,循序渐进吧,至少从减少上网时间开始。真诚希望大家监督和鼓励我,帮助我戒除网瘾。
 
     诗人的结局令人叹惋,但这首诗真的很美,特录于此,以飨诸友。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也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6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