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2012-05-28 02:52:24|  分类: 文化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有了西湖,杭州注定是一座多情的城市。

 

       我与杭州的缘分很是奇怪。说是无缘,其实小时候就曾去过,后来由于工作的关系,曾多次路过杭州;但说有缘吧,虽然数次来杭都是大包小包,来去匆匆。对于杭州、特别是对西湖的感性认识,竟然是在aben博客的照片中获得的。S告诉过我,西湖每一季、每一天、每一刻都是不同的。莫说春花秋月,夏雨冬雪,你清晨来、或是傍晚来,西湖都会给人不一样的感觉。就像aben那些数不清的西湖照片一样。

       来杭州的前夜,跟多令取得联系,她热情地邀我去她家,我虽然一心向往,却碍于时间仓促,无法承诺她。中国人对于时间的态度宽容多了,说“打发时间”,而在法语里,则是tuer le temps,字译过来就是“杀时间”,要残酷得多。在法国的时候,我时间多得杀也杀不完,以至于累得自己筋疲力竭、几近绝望;而在中国,时间对我真是太奢侈了。有太多的人想见而不能见,有太多的地方想去而不能去,都是因为没有时间或时间不够。

       在法国,时间舒缓得如同一只阳光下的猫,闭上眼就能听到它的呼吸;在中国,时间如同狂风般扑面而来,呼啸而过。白驹过隙,只争朝夕。中国人的一生,似乎就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这次的杭州行算是中方为法方教师安排的出游,因此一路车接车送,十分方便。只是正值清明假期,车行至西湖附近,便被毫无悬念地堵在路上。两边的绿化虽好,可是道路偏狭,车流行进极其缓慢。我当日早起,此时不觉有点犯困,闭上眼睡了小会儿,睁眼看时以为要到了,没想到还在路上。短短几百米,大概能走20分钟。

       无可奈何,只能看看街景,路上绿树葱笼,无甚差别,我就看一路的行人。除了扶老携幼的家庭游,更多的是一对对卿卿我我、牵手并肩的情侣。在劳尔和马蒂尔德的印象中,中国人应该是内敛而含蓄、不会当众表达情感的,而这一次看到亲密同行的情侣,还是有点小吃惊。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路人中发现了好几对男男情侣。有一对并肩而行的青年男子,其中一个有数次试着去挽对方的腰臀,可是对方几次都轻轻推开了。他们昂首阔步,步履从容,似乎毫不介意路人的眼光,而且,也许并没有很多人在意他们的亲密举动。一切,仿佛自然而然地发生着。

       我看不到他们的脸,他们也没有目光的交流,但是总能感觉到一种默契、一种亲切而和谐的感觉。

       当时相机就在我手里。我本来可以探出手去摄下他们的背影。犹豫了几次,还是放下了。我终究没有这样做。

       迎面又走来几对男青年。也许只是同学,或是朋友,或是更亲密的关系……总之,我不知道,也不是很好奇。视线满满,心却是空空的,何况他们与我毕竟没有什么关系。

       这时劳尔问我:“在中国,这样的事(指gay们公开出行)很多么?”

       我说:“这要看地方。一般大城市会聚集更多这样的人,公众的态度也更为宽容。”

       我想说,有了西湖,杭州注定是一座多情的城市。当然,一个“情”字的写法,也是有很多种的。

     

      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这是千古痴情苏小小的情;

      疏枝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是梅妻鹤子的林和靖的情;

     人间亦有痴于我,伤心岂独是小青。——这是薄命怨女冯小青的情;

      生死契阔君莫问,行云流水一孤僧。——这是一代诗僧苏曼殊的情;

      至于“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则是巾帼英雄、鉴湖女侠秋瑾的情……

      到此,痴情的、伤情的、悲情的、忘情的、深情的……各占了三分湖光,三分山色,三分春风,一弯明月。西湖在,他们的情便在。天长地久,沧海桑田。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我们从岳湖乘船游湖。(岳湖应该是西湖的一部分,是否因为在岳庙之前而被成为岳湖呢?)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传说中的断桥。白娘子与许仙在西湖相遇相恋,一番悲欢离合后,在断桥再度相遇。那一刻,白娘子放下了剑,原谅了许仙。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谁能告诉我那座建筑叫什么名字?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传统与现代,历史与现实,就只有一水之隔。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苏堤上游人如织。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三潭映月,又名小瀛洲。我一直纳闷,明明是被“十”字形的桥堤岸分成四块的,为什么要叫“三潭”呢?

         后来才明白,原来“三潭”另有玄机……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和我同游的S,行动中总透出一股与生俱来的妩媚与柔情。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同样的景,同样的pose,可是感觉就是不一样。金发碧眼高鼻深目使她们突兀而特别,中国人却能轻易融入风景,成为它的一部分。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这只鸭很似乎正享受着“齐人之福”。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居然邂逅了照古装照的现代佳人。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看到前面廊桥上的木栏了吗?我看过桥的人太多,就坐在栏杆上歇脚,劳尔见了也想坐,结果她一屁股下去,栏杆竟然吱吱作响,摇摇晃晃,吓得她连忙站了起来。

      J有次在国内坐大巴,一坐下靠背就塌了。他找到司机,说座椅坏了。司机让我去坐那张靠椅,却是好好的。

      有此可见,国内的栏杆也好、座椅也好,基本是按照中国人的体型和体重设计的。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这座亭有个很浪漫的名字:我心相印。

        看到这行字,我和S竟然情不自禁地相视一眼,叹了一声。

        我心相印?谁与我心相印哉?白壁黑字,看去仿佛一个莫大的讽刺。

        一瞬间,我竟然不禁去恨那个给亭起名字、写下这行字的人。他应该知道,在这上演了多少聚散离合、悲情往事的西湖,这行字会刺痛多少人的心?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走了几步,眼前又是一亭。抬首一望,清清楚楚三个字:
       心倦也。
       心倦也,心倦也。
       我和S又各自念了两遍。恍惚间似有所悟。
 
       如果说之前的“我心相应”是写给情侣的,这三个字则是写给我这样孤独的过客的。有光,就有影;有日,就有夜;有生,就有死;有爱,就有恨;有相聚,便有离别……有了“我心相印”,就有了“心倦也”。
       上天,原是如此眷爱着我。
       得到的一切,是因为我应得;得不到的,是因为本来就不属于我。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走至“心倦也”,回头才发现那三座小石塔。原来,这才是所谓“三潭”的由来!可是我就是不明白,明明是石塔,怎么不叫“三塔”,而一定要叫“三潭”呢?
       背后,就是传说中的雷峰塔了。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游人太多,想找个能照三塔的安逸地方还真不容易。 

        三个石塔中,被我挡住了一个,只能看见两个了。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心倦也”亭外,等待坐轮渡的游人排着长队。我们也加入了等待的队伍,做渡轮前往“花港观鱼”。

         我们是这艘船的最后几个乘客,船舱内早就满员了,于是干脆站到舱外。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S比我大七八岁,但是言语气质间能感觉得到她浓浓的童心。才认识几天,我们的交谈却仿佛故友。也许在我们心里都有那么点幼稚,那么点纯真,刚才在“我心相印”和“心倦也”的时候说着自言自语的傻话,好像两个长不大的孩子。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S常常会有这样梦幻般的、出离尘世的表情,而我却不会。我的视线一般是清晰而执着的,即使远眺,即使视线尽头苍茫一片,却也总是想捕捉住什么。

        拍照的时候,我就想知道,她的心此刻飞到了哪里。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手抚下颌,微微含笑的S,肯定又在做梦了。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前几天整理这批照片,挑了几张发给S,告诉她我想她。她说,她也想我。

         在上海的那十天,我们仿佛亲密的朋友。可是我也知道,我离开后,如不联系,她应该很快就会忘记我的。

         正如浅笑在评论里说过的:其实友谊也是缘分。只能随缘。

 

          谁能告诉我这又是什么楼?路上我们询问游人,也没人给我们回答。看来多数都是如我们这样的匆匆过客,只能走马观花。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花港观鱼本是西湖一景。不过我们这一去没去观鱼,下了船便随游人下了苏堤。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这一路,果然浩浩荡荡,人山人海……
        又是一次来去匆匆。天道茫茫,众生皆过客也。
 
        西湖,不是适合独行客的去处。如果无人相陪,我今生今世都不会再踏上这片土地。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补记:白斩鸡的故事
 
       当晚劳尔和马蒂尔德要和S返回上海,我因有事还要前往宁波,当夜留宿杭州。
       旅馆是早早定好的特价房,说好留房到下午6点。我们上车迟了,向旅馆确认到达时已经6点一刻,晚了15分钟。旅馆竟然告诉我房间已经放出了。我急忙追问,对方才告诉我还有最后一间房,不过要加价40元。我虽然生气,但40元还在接受范围之内,于是只好忍了。旅馆固然市侩,但迟到15分钟倒真是我的错,只能打落门牙肚里咽了。2012中法交流(14)西湖:匆匆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晚上在旅馆附近找了一家还算不错的餐厅,跟劳尔她们一同晚餐。可能由于上海方面招待,无须自己开销,饭吃得分外地香。很适应杭帮菜的口味,不过由于近年来饮食清淡,油腻很少沾了,大油大肉几乎吃不下去。菜也丰盛,最后剩下一只白斩鸡,居然没怎么碰。临走时,饭店把剩菜打包,S她们把整整一只鸡都给了我,让我在旅馆慢慢吃。
       我带着鸡回到旅馆,只是觉得累,却并不饿,很快就睡了。
       第二天清早早起。那只鸡我肯定没时间吃了,本该扔掉,但我觉得可惜,于是还是带着它出了门。我很天真地想,如果路上碰到乞丐、捡垃圾的或是其它可能需要这只鸡的人,我就送给他。
       我在旅馆前面不远的车站等车没多久,车就来了。我坐上公交,背包放在地上,鸡却一直放在腿上。我想,鸡还是能吃的,要送人的,不要把它弄脏了。
       可是……没有。杭州的市容建设太好了,或是我没去对地方,总之,直到长途汽车站,我都没有找到这样一个人。
       我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把鸡扔进了垃圾箱。
       一只白斩鸡,只是过了一夜而已,应该还是可以吃的。可是我却这样把它扔了。想起来都觉得心疼。特别是现在,肚子咕咕直叫的时候。
 
       是为记。
 
 
      另:游西湖之前,我们曾游览灵隐寺。因篇幅有限,故略去灵隐一段。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评论这张
 
阅读(590)|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