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记忆中的“灵异”事件(下)  

2012-06-28 02:46:25|  分类: 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是一种寻常的生理现象,不仅人会做,连很多动物都会做梦。据说每人晚上都会做多个梦,但深度睡眠中的梦不会被记住,能记住的都是浅度睡眠下、即将醒来时所做的梦。一般人做过有趣的梦,说过也就忘了,而对有些科学家或艺术家则不然,做梦也往往能结合现实,成为创作和科研的推动力,比如因为梦见蛇咬了自己的尾巴而发现了苯环的化学家凯库勒,比如大卫·林奇的梦魇《穆赫兰道》(弗洛伊德式心理电影的佳作,建议对弗翁感兴趣的朋友不妨看看,可结合豆瓣上的影评,一定会有所收获)。
  
  本文以梦开头,可我要说的不完全是梦,而是一种介于半梦半醒之间特殊状态。那时候眼睛基本睁开(能感光、能模糊看到周围的影子),能听见声音,也知道自己正在做梦,可是问题是:你用尽力气也无法动弹、无法醒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梦的发生!如果是美好或平常的梦还好,如果是恶梦,那么这种感觉就比较可怕了。我将这种状态称之为梦魇,“猎鬼人”称其为“鬼压床”。
  
  我家房间还算宽敞,大门朝东,窗户南北向。南边没有墙,全是落地长窗,采光极好,风景也不错。有一个下午,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微风习习,我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息,不知不觉睡着了。


  睡到一半我被“吵醒”了:旁边有人在放音乐,有人说话,还有孩子尖声叫着——虽然听不清在说什么,但都是法文。我以为噪声是楼下的小孩在吵闹,音乐声是因为自己的电脑里的音乐没关,就想起来关音乐、关窗户,可是这时候令我惊讶的事发生了:
  我想动,可是我动弹不得!用尽全力,却连动一动手指都不行!


  我吓了一跳,拼命睁开眼睛。恍惚中我看见依旧明亮的光线,身边人影晃动,乐声悠扬,可是想看也看不清,想听也听不明……我明白了:我是在做梦。


  我咬牙、握拳,憋着一口气,用尽全力想醒来。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有几秒钟,或是几分钟,我终于能动了!


  筋疲力竭的我赶快坐起来。这才发现,我的电脑音乐本来就关着。门窗也是关着。外面一个人也没有。四下一片安静。
  窗外阳光依然很好。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次是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梦魇。科学上可能解释为精神压力过大,疲惫等等,“猎鬼人”说这是“过路的糊涂鬼”。压力也好、糊涂鬼也好,虽然诡异离奇,但好在没有梦到什么不好的内容。白白得来一次“灵异”的体验,也算是一种经历吧。
  
  第二次梦魇发生同一时期,不过地点是在北屋的卧室。虽然朝北,可是房间午后会西晒,阳光还是很好的,于是法国人会放下木窗帘遮光。北屋的木窗帘不常打开,一般都比较昏暗,空气凉爽,即使不是很累,也能给人睡眠的欲望。


  也是一个下午,我在北屋午休。午休往往睡得不沉,所以常做梦。我梦见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剧中悲欢离合,聚散无常,好像很乱很复杂一个故事。梦到最后也就醒了,正觉得这个梦有趣,应该及时记下来,可是这时候才发现浑身不能动!
  仅仅不能动还罢了,问题是,我眼角余光看到身侧还坐着一个男人!


  这一吓我可吃惊不小。第一个反应应该是J,可是他明明是上班不在的;难道是入室盗窃?那我就命运叵测了记忆中的“灵异”事件(下)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当时吓得我一身冷汗,想翻身看看这个人,可是怎么用力都动弹不得。我拼命想看清楚,那人的脸也是模糊一片。


  梦里的人物往往都是模糊的,可是你就是知道他们的身份;反过来,有些人你明明看得见,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除非对方想让你知道他的身份,否则你就不会知道。这时候就是这样。


  男人靠近我,抚摸着我的肩和头。仿佛没有恶意。
  有人说“鬼压床”是觉得身体很重,喘不过气,我倒没觉得身上有什么,可是旁边有人也一样不自在!
  好在男人停留了一会儿,转身要走。临走时他向我回头一笑,那一刻我认出来了:
  是爸爸。
  
  说来有点不浪漫,甚至有点煞风景:他不是老公不是我任何一个前男友,偏偏是我的爸爸。


  不过,看到是爸爸,我立刻放下心来。我甚至放弃了挣扎醒来的意愿,干脆闭上眼又睡了过去。这一次我很快就醒了,醒来的时候,我忘记了先前的那个梦,只记得后来的梦魇和爸爸。
  
  其实,爸爸在我童年记忆中的形象是模糊的。他给我的印象并非那么高大那么光明。事实上,他常年不在家中,就是在家也是早出晚归,或是出差,或是跟他的朋友们打牌……父母的关系也时常紧张,不知多少次游离在分崩离析的边缘。如今年过六十的爸爸妈妈生活和睦,我不知他们经历了多少波折才走过了三十多年的婚姻。
  
  少年时,我很少想念爸爸;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却越来越惦记他。也许是因为他的粗心,不懂得照顾自己,好像一个任性的孩子,总是不能让人放心吧。
  
  可是就这样一个不靠谱、孩子气、不让人放心的爸爸,却在这次梦中扮演了一个保护者的角色,将我从深沉的梦魇中解脱了出来。想到发现他的那一刻给我带来的巨大安慰与安全感,我就感动得想哭。
  


  两次梦魇,过程纠结。分析缘由,根源应该是一种焦虑、缺乏安全感的情绪,好在结局并非十分糟糕,我甚至从中读到了很多来自潜意识的暗示。因为这些经验,我相信人内心总有一种力量,平时隐藏不见,关键时刻通过潜意识引导我们走出迷津。


  梦魇,来自于心中的欲求与恐惧。心灵的平静,是化解一切世俗纷扰的钥匙。何时我能看透这一切,做到真正的无欲而无畏呢?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