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2013-02-04 01:29:04|  分类: 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体质不差,极少有生病的记忆,倒是越大越不行,从十八岁考上大学起,平均每年都要病上那么一病。今年年关难过,眼看新年将至,果然又病倒了。今天稍有好转,赶紧写文出来,把这些年生过的病总结一下。
  
  这么多年生病的经验告诉我,病这个东西,除了遗传因素,与个人的体质、生活方式、生活环境、甚至性格都有关系。体质、性格、生活方式是内因,生活环境是外因。内因因人而异,我不是专家,除了自己的个案也说不出更多的道理;外因大家都亲历过,比较容易引起共鸣,所以本篇就从环境角度讨论。
  
  北京咽炎
  
  大学是在北京上的,后来困扰我多年的慢性咽炎就是在那时得的。记忆中那时候北京的天气虽然也很糟糕,但还没到现在令人望而生畏的程度。那时阳光还算是亮的,天空还算是蓝的,微风吹拂下走在树影斑驳的校园路上时还觉得空气是带香的……但即便如此我依然是要病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嗓子痛,秋冬、冬春就更严重些。各种药吃了无数,没用——这话也许绝对了,比较客观地说,应该能从意念中缓解症状。就像告诉病人给他诊病的是药到病除的名医,就算他开出的是白开水,病人也会喝出农夫山泉的味儿来。
  
  好像是大二那一年,国家第一次开放五一黄金周,我们宿舍几个姐妹与法国笔友南下旅游。当时我正在病中,还特意拿上了药,结果却发现,一到了南方,我的喉咙立刻不药而愈。无他,江南湿润的气候,是北京咽炎的克星。
  
  “北京咽炎”是我的发明,现在国际上比较流行的说法是“北京咳”。不过我只是咽痛,不咳,所以也不能滥用“北京咳”,给首都北京抹黑不是?人要实事求是,有什么说什么。
  
  据我分析,“北京咽炎”的原因,最主要的是原本干燥的气候,随后就是污染。最近的雾霾之后,北京空气污染是世界人民皆知的事实了,可是别担心,就算全世界人民都相信北京的污染,却还有一个人坚定地捍卫着北京的空气质量——那个人就是J。他在任何场合都否认北京空气污染,而把那浓得化不开散不去的雾气说是“气候所致”。理由是:中国古代山水画上就常见云雾飘渺,可见现在中国城市雾气蒙蒙也很正常。我给他说,山水画上的有云雾,那是因为画的是山水!中国南方潮湿,山地气候多变,经常云蒸霞蔚,画家以神秘为美,故而作画,怎么能跟城市大雾相提并论?可是他说,法国的山水中就没有雾气……
  
  好吧,各地气候有别,山水也有别。可是我六岁到北京旅游,照片中天安门广场晴空一碧;十五岁再上京,长城上也是万里无云。想给J看看那时候的照片,可惜在老家找不到,于是他至今不信。他那么坚定地相信着,北京的大雾是自古天赐帝都的特别礼物,以让它配合自称天子龙孙的帝王传说,永远神秘莫测、如诗如画……
  
  虽然,这个礼物,有点臭,有点刺鼻,有点……让人从眼睛、鼻子到喉咙都不舒服。
  
  行文至此顺便说一句,J虽然是法国人,但比我还爱中国。谁要和J一样爱屋及乌,爱中国到了连它的臭气也爱的程度,可以联系我,我放J跟你们到大雾中诗画去,我就不奉陪了哈。
    
 
  NB胃
  
  NB沿海,和所有中国南方城市一样,气候潮湿,冬冷夏热,除了梅雨,时常还有台风来犯。工作到了NB,北京咽炎基本上是好了,不过生活中开始充斥南方式的小惊喜,比如热水瓶塞会长蘑菇,牙缸底会生青苔,压箱底的白衣服会布满霉点子,“天堂”伞被大风吹折了一把又一把……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我的胃,之前在北方硬水下都无坚不摧无往不胜的胃,开始在NB的鱼缸水及适宜滋生蘑菇不适宜本疆生存的气候熏陶下出现各种状况:食欲不振、消化不良、腹胀、嗳气、反酸……为了助消化,我天天饮食清淡,食堂的米有点硬,我吃得少;楼下麻辣烫比较有味儿,不过吃得刺激胃也不舒服,于是就吃粥、吃面。清真饭店的皮蛋瘦(鸡)肉粥不知喝了几吨,清汤牛肉面不知吃了几千米,直到再也吃不出个滋味来,每天一到吃饭时间就发愁:吃吧,没食欲;不吃,又怕本来就瘦的我饿得更瘦,没型了没人喜欢(那时候俺还没结婚,还期待有人来追)。怎么办?
  
  于是就去看病。医生不以为然地告诉我,我根本没病,不过是水土不服,时间长了习惯了就好。可是我现在就难受啊,等习惯又不知要到猴年马月,所以听到这个诊断很有不甘心。于是又挂了个专家号继续看。同一个医院,同一个楼,不过楼层有别,换了个医生。这一次可好,待我解释完病情,问医生:这算是水土不服还是病?医生很果断地说:当然是病了。然后稀里哗啦开了一堆的药。——药后来是吃了,不过跟北京咽炎一样,或可缓解,但并不能根治。在NB几年,大大小小的健胃胶囊、片剂、颗粒就吃了几年,虽然不见得能治病,但至少有心理安慰功能,以至于出国时我还带着。结果出国后我的胃病就好了,国内带来的胃药也没吃完,现在柜子里还剩下好多。
  
  “水土不服”这个说法,是经验之谈,也有一定道理,但本疆觉得好的标准就是对大家都好,如果只对某些人好、对某些人不好,就算不得真正的好。同一片天空土地,为何本地人没事外来人有事?你可以说是本地人习惯了水土的问题,但绝不能说水土没问题是你外地人有问题。疆出国以后,周围几个国家都去转过,喝当地的水吃当地的东西,却没有“水土不服”过,而每年回国旅游,次次都“水土不服”,让人情何以堪。
  
  南人北人由于气候不适应造成“水土不服”的确存在,但现在更多的“水土不服”则源于水土污染和饮食不卫生,希望大家不要以一句含糊其辞的“水土不服”,忽视了真正的罪魁祸首。
  
  法国流感
  
  很早之前就有句话“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是专门用来嘲笑“崇洋媚外者”的。原因很简单:同是一个月亮,在国外和国内看都是一样的,所以谁说国外的月亮圆肯定是胡说八道——这是典型的“归谬法”,即举出一个荒诞的谬论,让它显得可笑,所以不攻自破。其实事实上,疆这几年也看了好几国的月亮了,虽然都是那一个月亮,但是仔细比起来,月亮在此国还是彼国还真是不一样的。圆不圆要看盈缺,但亮不亮就是天气与空气质量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参照就是星光。我敢说很多国内的朋友很难说出猎户座是什么样,虽然眼下它天天在我们头顶上转悠。

       中国人原本就好面子,自家底子越薄、越不经人说的,面子也越薄。比如当下很多人的逻辑就是:你可以说中国的好和外国的不好,但不能说外国的好和中国的不好,特别是不能拿国外的好与中国的不好对比,否则就是汉奸洋奴美分等一连串我想象力不及的头衔……如果说这种人愤青、素质低不足与论,可是就连我自己的妈,不愤青素质也不低,早几年也民族主义得很,见不到我说外国的好,我一开口她就说“别忘了你是中国人”,典型的又红又专。不过她老人家本人出国一趟后就宽容很多了,居然亲口承认“凡尔赛宫还是比紫禁城漂亮”,听听,多不容易。
  
  以往对国内批评比较多,这一次我反其道而行之,偏偏不说外国的好,要说它的坏。刚才已经黑过国内了,现在我也来黑一黑法国,以秉公心。
  
  话说法国气候宜人,风景秀丽,风水皆佳,从自然环境看绝对是适宜人类居住的好地方。来法之后,咽炎和胃病就不药而愈。不过说来也怪,在这么好的地方我也难以免俗,每年冬春之际,基本都要生一场病。每次病的过程、症状都如同拷贝好的,几年来一般无二:某日喉咙发干,口渴——喝多少水都没用——以为是咽炎发作——一两日后鼻塞、感冒。感冒后的症状有轻有重,轻者鼻塞几天就好,不过轻症的情况较少,更多的时候是感冒后并发多种炎症——鼻炎、咽炎、支气管炎、哮喘、发热、头痛、眼睛痛、全身疼痛、浑身无力……
  
  来法第一年感冒药品储备不足(国内带来的都是胃药),大病压来时有些捉襟见肘,后来学乖了,每年回国都会带来一些药品。今年也不例外。夏天采购的药品,从国内千里迢迢运到法国。包裹迟到了几天,我还念叨着:没关系,反正今年都没感冒……结果牛皮吹不得,才一到2013,一月底人就病倒了。
  
  上周六嗓子开始干,周日开始哑,哑了三天开始狂流鼻涕,周三课重事多,跑来跑去上课,一路蹒跚步,风来入骨寒,伊人绝世独立,头晕目眩,好不凄惨。到了学校见了学生,发现每个班都有因病请假的学生。给学生说自己病了,学生都说我应该请假在家休养。我本人也想请假,不过本人还是自觉不比法国人的娇嫩,人家可以动不动请假罢工,小病大养,我却不敢,也做不到。于是带病坚持上课——其实我很早就觉得带病上课并不好,一是不人道,二是在患传染性疾病的情况下,教师带病上课很可能会传染给学生。不过我这个人毕竟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乖孩子,自幼就把“带病坚持上班”当作教师优良品德之一,所以上课教书的同时顺便传染了几个学生也就不在话下了。
  
  周四看了医生,说是流感,周五开始吃药,现在嗓子不疼了鼻涕不流了但仍然咳嗽、头痛、眼睛痛、全身疼……
 
  周五坐在公交车上,想着马上要上课,就掏出喉片含上一粒。对面一个老太满眼同情地看着我,说:这个含片我也有,不过是小片的。我点头,说我病了,嗓子疼。老太太说:眼下的时疫是胃肠炎和流感,你得的是流感?我一感动(其实是眼睛又一疼),差点掉下泪来。
  
  普通感冒一般一周内好,这种重症感冒(流感)就得十多天左右。按照这个算法,我现在这个流感才走了大半,还有一小半要慢慢养着。现在对着屏幕眼睛还有点疼,头也挺晕,就先写这么多吧,等我好利索了再回来看望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