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丝路河源(六)出师不利:嘉峪关之奇葩旅馆  

2013-10-19 19:23:18|  分类: 行者无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年来到处旅游,各地旅馆不知住过多少,优良中差各色奇葩都遭遇过。本篇就来聊一聊我们在嘉峪关的旅馆奇遇。

        说明一下:本篇乃吐槽文,想看游记的读者可以叉掉了。 

 

        7月20日那一天,我们离开敦煌,坐火车前往嘉峪关。

        火车旅行对我来说毫不陌生。毕竟从小就乘坐火车来往于老家与X城之间。后来去了帝都,每年假期的长途往返也曾是一段挥之不去的(艰辛而梦魇的)记忆。不过后来到了南方,就很少坐火车了,因为南方地区长途客运发达,来往省级城市之间的首选都是汽车。再后来到了法国,偶尔坐火车出个差,不到一小时——有时不过十几分钟——就会到。而且法国的城际列车就三节车厢,乘客屈指可数,只可以望着窗外的风景发发呆,连个打盹的时间都没有——那种感觉是与在国内坐火车完全不同的,常常会带来一种灵魂出离的心情。

        七年。算来已经有七年没有在国内坐火车了。从敦煌到嘉峪关的火车之行,几乎就在穿越记忆的隧道。

         沿途的风景中,除了远景的山脉,一切都让我想起自己的家乡。相比南方,西北城市因为发展慢一些,似乎更多地保留了多年的建筑特色。沿途的民居不用说了,就连站台都是那么相似。下车后通过地道出站,我几乎以为就走在老家的火车出站口。本来匆匆忙想找厕所,可是突然想起老家出站后是没有厕所的,于是问了问出站口的铁路人员,答案果然是意料中的“没有”。

 

        从火车站出来以后,我们的行程有些不顺:这都要从之前的预订旅馆说起。

        总地说来,在国内住旅馆是挺方便的。但在陌生的城市,人生地不熟,为了保险起见,我们都会在网上选择并预订旅馆。来嘉峪关之前也是这样。选了几个性价比合适的,打电话一问,结果令人大吃一惊!所问的旅馆,不是不能接待外宾,就是客满。后来不甘心,就退而求其次,把风评不是很好的旅馆也一一联系了,然而所有旅馆却像商量好的一样,十几通电话打过去,还是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那一刻我郁闷得几乎抓狂:嘉峪关的旅游就那么热火吗?敦煌一个弹丸之地都住得下,一个偌大的嘉峪关就住不下两个人了?

        最后,还是J的旅游宝书上的推荐,成了我们救命稻草。

        毫无疑问,宝书上给出的这个旅馆,在某某网上的评分是差中之差。所有的住客都强烈不推荐这间旅馆,甚至外国游客都不惜用英文留言以示不满。最客气的评价是,旅馆非常非常平庸,不知道宝书为什么要推荐这一家。

        这个问题,在我们亲身体验之后才终于明白了其中奥妙。

        不想给这家做广告,但有不得不提,只好称其为JY宾馆。走过路过嘉峪关的朋友千万注意了,如果见到名称首字母是这两个的千万不要住。

        冤有头债有主,疆之所以不惜篇幅地黑一家旅馆,也是有不得已的原因的。

 

        相比国内与时俱进、人手一个这phone那pad的同胞,疆大概还活在原始社会,一部手机就三个功能:一是闹铃,二是电话,三是偶尔照个像。联系人的名单虽然有十几个,但常联系的只有一个,连短信都基本不发。所以,回国之后与世界保持联系的唯一方式,就是自带上网本(听说这个原本计划会称霸世界的本本,在我买了一年后就因为各种各样的phone和pad或pod挤兑得停产了),使用旅馆的网络。

        现在大家应该明白了,疆对这家宾馆之所以差评,是他家——美其名曰二星级宾馆——却少了一个普通宾馆都能提供的服务,那就是——网络。

        宾馆没网这一点,在网页评论下面就已经有住客吐槽了。当我们无奈找到这家,第一次问到网络时,回答果然是没有。我说那就再考虑考虑,随后拨打了其他旅馆的电话,客满或不接待外宾后,不得不再回到JY,答案却变成“有”了:只要交5元联网费,旅馆就给通网。

        我觉得有点意外,不过旅馆价格便宜,5元联网费也不多,于是就同意了。

        下了火车后打的,因为实在不想去JY,让司机推荐附近的旅馆,找了两家,还是一个客满一个不接待外宾,于是最终百般不情愿地去了JY。

        很纳闷一个小小的嘉峪关为什么这么多游客?这次一问司机才明白:这一天该市举办什么铁人三项竞赛,邀请了不少国内外选手,于是该市能接待外宾的旅馆就都满员了。

        在如此盛况下,如果全市还有能剩下空房的涉外旅馆,大家用膝盖想也可以知道它有多么差了。

        可怜姐是道道地地的中国人好不好!持中国护照、中国身份证的中国人好不好!以前是,现在也是!可是跟了J之后就再也享受不了价廉物美的普通旅馆,而不得不去住那些所谓有涉外资格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旅馆。

        不知道有几个国家还在实施这种所谓涉外服务资格的歧视性政策。国外住店只要交钱,根本没人查你的国籍,连身份证都不用登记。

        说到制度,怕又扯远了。还是就事论事,回来说我们的JY宾馆。

 

         话说这就到了JY的前台,虽然前台显眼处悬挂着“二星级宾馆”的金字招牌,但一眼看去装修颇类似西北城市城乡结合处“停车、住宿”的小店规模。按部就班办了住宿登记后,我问到可否安装网线。服务员说都是老板安网线,可他现在不在,等他回来就安。

        提醒大家一下,包括第一通电话在内,这是我们第三次问及宾馆的网络。除了第一次回答了没有,到现在一直都说是有的。

        虽然服务员的回答仍然有些可疑(如果有网络,或是网线或是WIFI,如果是前者,不过一条线而已,谁都可以安装,何须老板亲自出马),但我也没多想。房间内的设施陈旧,卫生间狭小,最多也就是招待所的水平,可只要能上网,这些我也都忍了。然后我们就出门了。等我们从城里转回来,再问服务员,她的回答是,今天不行,要等到明天。

 

       这时我已经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这是明显的托辞。因为我们开始只订了一天,所以他们说第二天才会有网线,就是因为他们没想到我们还会住下去。

        我看过之前住客的评论,已经知道他们是没有网络的。但我不说破,就想等着他们亲口说出。他们拖延,也许是想让我知难而退,而我偏偏要继续问下去。我想知道,为了一条子虚乌有的网线,他们会继续编造出多少谎言来搪塞。

 

        第二天,我们一早出门,回来时再问网线的事,这时候服务员的说法就变了:也不提老板了,也不提5块钱的网络费了,只说装不了,原因是:我们的房间没有安装网线。

        我:那我们能调换到有网线的房间吗?

        服务员(做无辜状):你没有早给我们说,现在有网线的房间都住客了。

        我(惊诧):什么叫没有说?我可是第一天打电话就要求网络的哦!

        服务员:你打电话的时候有装网线的房间,等你们来了,就没了。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早有心理准备的话,此时此刻我盯着对面那张皮笑肉不笑的大脸,恐怕很难不把手里提的一笼包子给她当头丢过去!

        可是,姐咬紧牙关,向她报以一个微笑:没关系。没有就没有吧。

         我没有指出他们的撒谎,甚至还笑了一下。我觉得自己足够宽容了。之前的住客,肯定有人因此跟他们大吵过吧。毕竟网页上的差评也不是出自一两个人之手,而是大家众口一词,而且已经持续多年。可是旅馆并没有任何改善的迹象。以他们的硬件条件,评上所谓的“二星级”几乎就是一个笑话,至于是老板走了后门还是有其他门路,咱们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这样一个条件简陋,服务平庸的旅馆,竟然能不断接待到与我们一样“不明真相”的外国游客。这才是奇葩中的奇葩。如果不是J宝书上的导游吃过JY宾馆的回扣,就是他们上次来嘉峪关时也赶上了“铁人三项竞赛”。

        我可以想象前台的服务人员在这几年中如何勤勤恳恳地扮演着这个尴尬的角色,在各色中外游客面前,编出拐弯抹角的说辞,各式各样的撒谎,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甚至还能一眼无辜地看着我,说“你没有说,我们不知道呀”。

         我想请问JY宾馆的老板:说一句真话那么难吗?老老实实地说“对不起,我们没有网络”会死吗?

         如果早先就告诉我实情,我最多也只是失望,绝不至生气,甚至到博客里吐槽,让读者也跟着不开心。      

        对此J的表现就宽容多了,他说,看在旅馆价格低廉的份上,没有网络也无所谓。
        而我之所以会生气,不是因为他们没有网络,而是他们明明没有却骗人说有。条件有限没办法改变,至少也可以改善服务质量。可是我就连这一点也没见到。事前明知故犯、事后还理直气壮的撒谎,想来只让人能做三日呕。

         第一次打电话时,说没有网络的那句话,想来是我住宿三天来听到的最悦耳的一句话了。

 

        也许是于心有愧的缘故,宾馆服务员在告诉我们没有网线之后,还好心地提醒我们:马路对面就有一家网吧。

        其实我不好意思告诉她,我已经去过了。

        自从我大学毕业,有了自己的电脑,就没有再踏入过任何一间网吧了。虽然一般网吧的脏乱差我都曾经历过,但这一次还是活活被震撼了一番。

        J不抽烟,在法国公共场合也禁烟,我已经很多年不闻烟味了。这一回一脚踏进门,就差点被满室的烟味熏倒过去。那时夜间10点多,网吧里三分之二的位子满着。几乎清一色的男性,从十几岁的高中生模样到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每人手边一个烟灰缸,身边还有几个人吞云吐雾,一边骂着脏话一边在键盘上猛敲。那惨不忍睹的键盘,虽然天天被无数人敲打,但只是个别常用键被磨的光滑,其他键的边角则是一层灰黑的污垢。后来才注意到,不仅在键盘上,在鼠标上、鼠标垫、甚至座椅上都是这样的污垢。“好在”这间网吧的电脑、鼠标,包括座椅都是黑色的,“一黑遮三丑”,大家也就眼错不见了。

        好不容易开机了,我小心翼翼地在边角磨蚀得发黑、因为污垢而坑坑洼洼的鼠标垫上挪动鼠标,屏幕上的光标却卡着不动。再试着打开网页,速度奇慢不说,鼠标依旧是卡得要命,一个动作要大幅度地移动鼠标,光标却拗着劲向相反的方向移动。于是关机,换了台机器重新上线,看看新闻,收收菜,喂喂动物,给家人和朋友报个平安。

         J想趁机查询一下法国的某个网站,网页毫无悬念地打不开。好在我已经做完了自己要做的事。于是我们不再停留,果断离开了。

        一出门,清凉的夜气直扑人脸,我立刻觉得肺部欢欣鼓舞地膨胀了起来。

        这间网吧通宵开放。不知有多少年轻人又要在这里空气污浊的网吧中度过一个不眠之夜了。

 

        虽然在嘉峪关第一天就遭遇了奇葩旅馆,被搞得心情很差,但好在后来的几天都玩得很愉快。疆将在以后的篇章里与大家分享更多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