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2014-03-23 06:14:54|  分类: 文化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去年底到今年初一直很忙,因为公立的LA中和私立的SA中都在今年春天赴华旅游。SA中比较简单,通过旅行社组织即可,我只张罗召集足够数目的学生并且陪同;LA中循12年的旧例与上海某中学交流,在1月接待了上海的师生访问团后,即将迎来期盼已久的中国行。
        这一篇说说SA中的中国之行:

        时间:2014年2月25日-3月6日
        这段时间是法国学校的春假,可是旅行出发的时间又比春假早了近一个礼拜。这种提前给旅行学生放假的做法在法国被广泛采用,目的是为了保证学生们旅行回来后能及时休息,开学后不至于过于疲惫。
        旅行路线:里昂出发-苏黎世转机-北京(5天)-上海(3天,包括去苏州的一天)
        算下来真正玩的时间有8天,剩下两天在往返的路上。
        人员:SA中学汉语的学生14人,陪同教师2人(一位史地教师V先生和我)
        学生包括从高一到高三的三个年级。由于学生总人数就不多,为了凑够组一个团的人数之前也没少努力。
        费用:学生每人1300多欧,食宿、机票、景点门票全包。原本旅行社给出的价位是1100多欧,我加入了给我的机票费和给司机、导游的小费。

        在此必须得说一句:按照SA中的传统,陪同教师不仅没有额外的津贴,还要倒贴旅行的费用。我在组织旅游之际就说明,鉴于我本人少得可怜的课时费,如果让我自费旅游太不划算,不如不去。于是学校才开了这个“特例”。但是我依然负担了给导游和司机的小费,以及为了改善伙食在团餐以外用餐的费用。
        不知道其他组织旅游的老师情况如何,但就我而言,真的可以拍着良心说,我没有拿学生的一分钱。不仅是我,很大法国教师都是在真心地奉献。
        说到这儿,有人可能以为我装逼。他们会说:你不是白得了一次旅游吗?
        问题是:如果不是为了学生,我自己根本不想去那儿。
        北京,呆过四年,每年都路过,还不熟吗?上海,跑过几遍,还不够吗?苏州,我去了三次了好不好?拙政园就去了两次,而且还都是人最多挤爆头的时节……
        放着假期,我宁可在自己的小窝里看书上网画画发呆养神……
        可是就无偿地陪给我们的法国小朋友了。       
        有个朋友听了我的“悲惨遭遇”,就说:疆你怎么那么傻呢?可以让学生多交费,给你留一些呀?
        事实上,S省这个地方的学生中等家庭居多,普遍不富裕,再加钱,怕学生家庭承受不了。而法国中学生出国旅行的机会还是很多的,比如这次SA中的春假就有六次去外国的旅游,只有中国行所行最远,所以费用也最高。而法国人不好奢侈,最擅长精打细算。价格太高,没人报名,就没有旅游;而很多可爱的学生,真的在期待着这次旅行。不对他们好,就对不起他们选课时对你的信任。
        
        这一次旅游的内容大家都很熟悉了,所以我的关注重点不在风景,而是这些孩子们。这些年轻的脸,这些灿烂的青春。让人心生羡慕,又难免感叹:当年我们那时候都在做什么?我们曾经历过什么,又错过了什么?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6日早6点到达北京,初到北京,在旅馆休息了4个小时候后第一顿团餐。虽然十多个小时的旅行让大家都很累,但是在孩子们脸上并没有疲态。
         下午还有旅行安排。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虽然是左手,筷子也拿得有模有样。
        有件事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在法国旅行的中国团,最后都会被安排在中餐馆吃饭;而在中国的法国团,肯定都会去吃中餐,绝大多数人愿意用筷子。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26日正值北京雾霾。虽然我事先早已提醒了学生,这种程度的污染还是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在天坛,法国学生们第一次碰到中国人要求照相或被偷拍的情况。对此,有人乐意,有人不乐意。我必须要解释,在中国,人家给你照相一般是因为喜欢你,看得起你(除非是令你出丑的照片)。
        熊猫装的女孩姓王,曾祖父是中国人,来自天津。虽然她脸上一点中国痕迹都看不出来了,但她还是很为自己的中国血统自豪。这身熊猫装是她专门为中国行所穿的。
        很多时候,装饰的效果是因人而异的:比如那个兔耳帽,要是我戴上会显得很傻,可是人家戴上就会很可爱。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学生们在天坛听导游讲解。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第一天雾霾之后,当晚就下了小雨。第二天雨过天晴,碧空万里。(自旅馆拍摄)
        法国孩子们很走运:我来过多少次北京,十次有九次赶上雾霾几日不散,而他们只忍受了一天就迎来了好天气。这个狗X运真不是盖的。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旅馆地处靠近市中心的老街区。室内面积小,设施也很一般,但周边环境富有文化气息,有很多小商店小饭馆,是最适合观察民风、体验普通百姓生活的地方。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从旅馆附近坐地铁前往天安门。出了地道站,照了这张照片,就把我们的陪同V老师给丢了……我在广场上跑了一圈才把他找到。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上一次在这里照相好像是08年还是09年。久违不见的蓝天啊,见到的话无论如何也要照一张留念。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在广场转了一圈就进了天安门。每过一次门都要清点一下人数。
         导游带来的小国旗很有用,V老师说他就是看着国旗才找到组织的。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在黑压压的人群中穿过通向故宫的第二道门。导游说,这不算什么,旺季的时候这里根本挪不动步。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XX,XX和XX,一个都不能少。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这样的队伍,还有三四条。
          即便如此,还必须要强调:这是故宫的旅游淡季!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有经验的导游给我们指点了这样一个角落,又安静又适合照相。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我们这一行的“四人帮”:其他三个不了解,其中绿书包的那位是绝对的大小姐。四位女生在这次旅行这四位出手阔绰,场场不空手,以少女柔弱的肩膀扛起了学生团消费的重担,为繁荣中国经济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在故宫的台阶上,听导游讲皇帝、皇后与这座“城”的故事(在法语中,故宫通常的译法是Cité interdite,禁止之城,从“紫禁城”角度译的。还有一种较少听到的译法是Palais Pourpre,紫宫,也是指“紫禁城”)。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兔耳女在学校不算好学生,经常缺勤,可是此刻却认真地笔记。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我们此次北京之行的导游:张老师。以前在某高校教法语,还在联合国的教科文组织做过翻译。法语水平过硬,业务娴熟。
        据他说,做导游报酬很低,全靠客人的小费。不知道他为什么放弃教师选择这个行业。除非是……做教师的工资比导游还低……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中国古建筑物的“飞檐走兽”:以太和殿为最高规格,一仙十兽,除了首位的骑凤仙人,依次为龙、凤、狮子、天马、海马、押鱼、狻猊、獬豸、斗牛、行什。在其他古建筑上也能见到这些小兽,但都不会比这更全了。
    详细内容请见: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3219352&PostID=28360768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看完钟表馆,又累又饿状。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女孩,我就是喜欢看你们青春无邪,笑靥如花。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这张笑得很灿烂,其实,再走几步,一转弯就能看到几位形貌凄惨的残疾人乞丐沿街乞讨……以前没想过,在东莞丐帮曝光后,我看到很惨的残疾人都要想想,他们是不是被丐帮控制的赚钱机器?
        法国也有乞丐,但他们基本都四体健全,而且年纪都不大。有的人甚至有一条或几条大狗。不知道他们因何沦落乞讨而不去工作。
        而中国的面孔是这样的:光鲜亮丽的包装之后,一转弯就会发现它的真相。所有人都看见,所有人都知道,但没人去问没人去管。
        孩子们见到乞丐的惨状,肯定很震惊,但他们没有问我。我想他们可能跟我一样,根本不敢细看他们。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同样难得一见的故宫全景。
         在这里,兔耳女和熊猫女一起照了几张凤冠霞帔的“皇后照”。上课时见到了忘了把照片挖角下来。
SA中的中国之行(一):初到北京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景山-故宫-天安门,清晰地画出了北京的中轴线。

          
        
  评论这张
 
阅读(458)|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r {/itxv-st} v> hhh me="jst" i xt-extarea> "no" allowttitl lteba8/ ${a.self" href="v> hhh me="jst" i xt-extarea> "no" allowttitl lteba8/ ${a.self该作者的其他s0" style=" hhh me="jst" i xt-extarea> "no" allowttitl lteba8/ ${a.selfe} hhh me="jst" i xt-extarea> "no" allowttitl lteba8/ ${a.selfitle|defv> hhh me="jst" i xt-extarea> "no" allowttitl lteba8/ ${a.selfitle|defv> hhh me="jst" i xt-extarea> " <#-- 热度 --> h href="${h ak icn0 icn0-62clas.a.userNali class="thidat} ="ilft ibl x} li cget=pan>) },“我是${c[it"lme]}”k} k} yle=&quox 0h h k} k} k} k} name="jst" idtitl{/k} k} k} k} idefcknam cuT.f4tle,60)|escape}k" hidu> {/'st" id="m-3-yle=&quox 0 "com//javaockipt x v wumii黄--Lea = lofterclas.a.userNa9">&n/clasarget="_blank" href="http://bl/"; //s0" 的永久链接,作为s0" 的唯一标识 v wumii行籹 = 春竽芗笆毙菹ⅲШ蟛恢"; //s0" 标签,以英文逗号分隔#" 纾"标签1,标签2" v wumiiShidPx} ix = lofterclas.a.userNa9">&n/"; //g.16的主页地址,作为g.16的唯一标识 v wumiiPa/> 3为自动) "com//javaockipt ivisit {i, get.wumii. /om//dBlogLdme="sW get.页脚v> 2x {i h h 羇 dBlfram 3.com/ser{/i x} 8at} icn0 icn0-61yxp.a.userN"lor的an> 书bloglih h 羏ault:""}" e;_zist}-Inank" lih h 羇 dBlfram 3.com/ser{/i x} 8at} icn0 icn0-61clas.a.userNas="trc/thcaptarg.16风格bloglih h 羏ault:""}" e;_zist}-Inank" lih h 羇 dBlfram 3.com/ser{/i x} 8at} icn0 icn0-61clas.a.userNaile'} /blog.16bloglih h 羏ault:""}" e;_zist}-Inank" lih h 羇 dBlfram 3.com/ser{/i x} 8at} icn0 icn0-61www. . /app?5">=qbboke_20150209_0 下载r:poin APPbloglih h {if ha dBlfr{fnoul"tt;&iv> "app cr.use/rss+xm {a" hreRSS   rss/="this.src=name="jst" ide;_zist}-Inank" name="jst" idx} 8atmmen$_foot_subockib xtfault:""}" -jst-12{/i "> {9 !!(blogDetail.ne ${{/i x} 8a>订阅此g.16blogInank" lih h h "> r ="03.col ="03.l" t="r="n;"> ztr="0a 1 "> 1-4荐k} ivr.user40" =5">ivr.use&&u> r ="03.col ="03.l" t="r="n;"> ztr="0dst}h h of(y.v) {/ ' !!y.v}d bdwa!!yextarerhott{fg.163nle,oglih h ="fc {if {if fc {if blons hoNicknh "> r ="03.col ="03.l" t="r="n;"> ztr="0d "com//javaockipt x wxtaow.N = {tm:{'z id' id'ntRecomBlog:falseh ' c0' c0', c2' ctro:' i h'bgc0' gc0', gc1' gc1', gc2' gc2', gh0' gc9'ntR i h'x} 0' x} 3', x} 1' x} 4', x} 2' x} 5', x} 3' x} 6', x} 4' x} 7', x} 5' x} 9'}}; Dss=${arvT.f4 = '06/26/2017 01:12:38'; itor.userapi = ' {iapi" /> '; itor.usermsg = ' {iapi" /> msg/ rc="http:/,' {i﹖o.a.userNa﹖o/ rc="http:/ {h h {h h {h h ] {,cj:[-3] {,civ\ {,cm:["",nclas/",npntum/",nmusic/",ncolle">ion/",nileIds:/",nprof"_b/",npp="dk/",n",n archivpta] {,cf:0 {,c pvhtblog {h h ,ti:103561792 {h h ,te, {h h ,tc:0 {h h ,tl:3 {h h ,ut:0 {h h ,ue, {h h ,um, {h h ,ui:0 {h h ,ud:displ {,cp:{nr:2 {h h ,cr:2 {h h ,vr {h h ,fr:> ,cs:0 {,ct:{'nav':['itle', 日志', 相册', 音乐', 收藏', 博友', 关于我', r:poin'],'enabled':[0,1,6],'p://blonav':splseser('11111111',2tl {,cuhtblog {,cvhtblog {,cwhtblog }; wxtaow.UD = {}; UD. = { {i u>:'9">&n {h ,get=pan>:'gt;& {h ,src=location.f41, 3 657500 {h ,bas las:' {i9">  {h ,gIds vi'她 {h ,"true:'9">&nlling="n {h ,﹖oa.upan>:'9">&n {h ,﹖oa.uH pan>:'9">&n {h ,TOKEN_HTMLMODULE, {h ,isMbloiU> "com//javaockipt ivisit {ib1. .的世界&qbdwplasar/j/pc.js?v=149265352745!!(t-ockiptx h h "com//javaockipt ivisit {ib1. .的世界&qbdwplasar/j/m/ord/pm.js?v=149265352745!!(t-ockiptx h "com//javaockipt xt-ockiptx h "com//javaockipt x h h _;hes_nacc=\>', ';界&eas T ker(); ="tag" vbdw Irc=l()==vi = ' {iclas.a.userNabdwplasasrc=ls/a pnyse无 ?s=p&t='+bdw Dss=()==e/T.f4(); t-ockiptx ion(){ (fun">ion(i,s,o,g,r,a,m){i['Goo A pnyticsObje">']=r;i[r]=i[r]||fun">ion(){ (i[r].q=i[r].q||[])tlesh(id=ucomBl)},i[r].l=1*bdw Dss=();a=s.cnickeEscape}(o)ntRecm=s.=e/Escape}sBy行籶an>(o)[0];a.async=1;a.visig;m.splaytNube.in> "com//javaockipt x h h wxtaow. T.f4out(fun">ion(){ iJ. adSckipt(' {i9usic.ph.的世界&qph.js?0 1'); i iJ. DssaByDWR(itor.userion(){ <rlockipt = doylcomB.cnickeEscape}('ockipt'); h h ockipt.async = 1; h h ockipt.=vi = ' {ic1. .的世界&qbdwreg "com//javaockipt ivisit/bdwplasa篇kncube/篇tlis.js;(t-ockiptx h h h a c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