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法国历史奇案之一:亨利四世头颅真假之谜(下)  

2015-02-18 00:17:06|  分类: 法国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上文)
        一个法国国王的遗体为什么要如此反传统地使用意大利方式防腐呢?这要从亨利四世的婚姻说起。
  
  上文已经说过,亨利1572年与法国凯瑟琳王太后的女儿玛格丽特公主结婚,他的婚礼成为了圣巴托洛缪大屠杀的导火索。婚后二人性格不合,聚少离多,没有子女,1599年离异;次年亨利娶了玛丽.德.美第奇,两人育有有三子三女,其中长子是路易十三。路易十三大家可能了解不多,但他的儿子就太出名了,他就是“太阳王”路易十四。也就是说,亨利四世是路易十四的祖父。
  
  新王后玛丽和之前的凯瑟琳王太后都是出身于意大利的美第奇家族。亨利四世死后,御医有无可能按照玛丽.美第奇王后的要求用“意大利方式”给尸体防腐呢?
  
  由于被布尔戴认为是亨利四世的头颅没有经过通常国王遗体开颅去脑的处理,鉴定小组的负责人菲利普.查尔利就认为当时的御医使用了意大利技术,也就是只取出内脏,而不取出大脑的防腐术。
  
  这个说法听上去很有说服力。然而后来意大利研究人员在对美第奇家族墓葬的发掘中发现这并非事实。而且当时亨利四世的御医Pierre Pigray也没有提到使用了查尔利所说的“意大利方法”。
  
  说到这里,一定有读者会想知道,为什么不用DNA检测技术对比已知的波旁家族遗物,从而断定头颅的身份呢?菲利普.查尔利的解释是:头颅在含铅的棺材中保存时间太久,之后又几经转手,样品已经“被污染”而无从读取。就这样,查尔利在其他物证、而非DNA检测证据的基础上,断定这枚头颅属于亨利四世。  
  
  在2012年,一块从头颅“喉咙深处”提取出的样品被送往巴萨罗纳的一家生物研究机构提取DNA。同时送检的还有据说是属于路易十六的血样。这几滴血据说是在路易十六被处死时滴落在断头台下的一块手帕上的。后来这块手帕被藏在一个水瓶里,被一个意大利贵族收藏。菲利普.查尔利的团队在这两份样品中发现它们“有共同的父系遗传基因”。再加上之前的证据,这份研究报告似乎再次证实了“头颅属于亨利四世”的研究结果。

       怕大家搞不清那么多路易,做了一张图介绍一下波旁王朝自亨利四世以下的路易们。法国历史奇案之一:亨利四世头颅真假之谜(下)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法国历史奇案之一:亨利四世头颅真假之谜(下) - 无疆 - 无疆的世界
 
  
  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消息:除了证明路易十六与亨利四世的嫡系传承,顺便了澄清了一个流传已久的波旁家族风流案。传说路易十三是同性恋,他和王后奥地利的安娜很久都没有子女。安娜私通枢机主教马扎然(或其他情人),生下了路易十四。如果作为路易十四子孙的路易十六的血样能和亨利四世建立“共同的父系基因”,说明路易十四真的是亨利四世的孙子,而不是出自非婚关系的私生子。
  
  可是这个足以证明头颅的身份的DNA检测结果依然很快遭到质疑。质疑者是历史学家菲利普.德罗姆Philippe Delorme,他声称这个DNA检测结果“不可信”,因为两个基因样本只在七个等位基因上做了比对,其中两个都不同。同时有专家指出,所谓的“波旁家族父系基因”在法国人中分布很广,相当多的法国人都拥有这一基因(王室血脉遍地开花啊),所以找出两份拥有共同“父系基因”的样品作为证据并不充分。为了证据充分,还需要通过对比母系遗传基因才能确认(就是说头颅的线粒体DNA基因序列与亨利四世女性后代的基因比对)。研究人员找到了这样一位女性做了比对,遗憾的是,结果并不吻合。
  
  到此为止故事还没完。2013年基因学家拉姆索Maarten Larmuseau公布的一项新的DNA检测结果更令人啼笑皆非。检验发现,两件遗物(被称为亨利四世的头颅和路易十六的血样)的Y染色体与三位至今健在的波旁王朝后人的Y线粒体有显著不同。三位后人有着共同的Y线粒体,足以证明他们有着共同的祖先——路易十三。菲利普.查尔利则质疑这三位后人的血统,他认为在王室内部出现过不少“喜当爹”的案例。他说“每一代大概有1%到4%的子女并非由公众所认为的父亲所生。从亨利四世到三位后人之间足足有13代,也就是说他们(这三位后人)有12%到41%的可能性不是婚生子女。”
  
  拉姆索团队对此作出反应说,在接受检测的家庭中没有发现非婚生育,因为这三个后人虽然彼此血统遥远(远亲),却有着共同的Y染色体。(这个话题其实很棘手。就算发现了又怎么能说呢?谁能告诉这三个还健在的后人说他们祖上是喜当爹,说他们不是真正的波旁子孙?)
  
  自此,查尔利团队对“亨利四世头颅”真实性的研究遭到全面质疑。从前的团队队员也纷纷反水。倒是查尔利本人还在坚持他的研究是“基于事实”的。
  
  2013年到14年,一个头衔长得惊人的牙科医学专家里欧Xavier Riaud(我看到的资料中他的头衔长达三行)在《医界日刊》 Quotidien du médecin中发表文章,对查尔利及其团队提供的证据大加批评,同时大量引用德罗姆的研究成果进行论述,他得出结论是:“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能称其(查尔利所提出的证据)为证据,更何况这一系列假设与证据本身就值得商榷。”
  
  顺便说一句:几年前法国电视台的ARTE5(有点像国内的探索发现频道)还以查尔利的研究结果做过一档节目,讲述团队如何克服重重困难百折不挠证明头颅的确属于亨利四世。当时我看得感动得几乎流泪,想写篇文章介绍一下。上网查阅详情,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
  
  科学就是这么真实而残忍。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把它写下来。
  
  后记:被布尔戴确信为亨利四世、又被查尔利证明为真的头颅,如今被一个波旁后人埋葬于祖先的墓地。无论他是不是真正的亨利四世,希望他就此安息。经过无数颠沛流离、众说纷纭之后,这个引出无数官司的头颅终于可以带着一身的秘密深藏于大地了。
    
  PS:临到结尾,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怎么没人拿德国伯爵收藏的头骨碎片做做研究呢?布尔戴的若为假,也许他的那个是真实的呢?还有,如果路易十六上溯至亨利四世的“父系基因”可疑,那么路易十四的血统问题又回到了争议的原点。这又是一个新的故事啊。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