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疆的世界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日志

 
 

在法国考驾照的故事(中)  

2015-04-19 20:22:35|  分类: 法国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次说过伊莎贝拉一直说我观察不够,没看三镜,听到指令后反应也太慢,我开始不服气,因为自己的确已经看过了。后来想想,可能是个“度”的问题,就是说,做是做了,但是做得不够,没有达到“自然而然”的程度,有时候一着急,就真有疏漏。比如刹车,我是到了跟前才刹,而教练的意思是十米外就要开始刹,踩住不放,才不会有刹车猛的感觉。这个不是因为我反应慢,而是对车辆的感应功能不了解造成的。
  
  那段时间比较瓶颈。J也着急,老问我什么时候能考试。我就问伊莎贝拉看我这水平还要学多久,她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我看三镜不够,路口观察车况的反应太慢。
  
  二月有段假期,有将近一个星期没能约上教练,就没有练车。收假后再上课,不知怎么忽然就“开窍”了,一路上居然没有被训。伊莎贝拉很高兴,说再保持几天,稳定下来后就可以路考了。我听了真是喜出望外,同时突然感觉自己还有很多不足,于是又开始紧张。
  
  今年的三月特别忙,两个学校的“开门日”加上两个周末的学车,这样四个周末都没能休息。路考的时间定在3月30日,最辛苦的一月的倒数第二天,当时的状态就不太好。想想也很正常,心里一根弦一直绷着,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到了月底就更有点“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的意味。
  
  状态不好,从模拟考就看得出来。考试前一周驾校安排了米盖尔的模拟考。从驾校开到考点,然后再走考试路线,结果刚从驾校出来就犯了两个错:一处禁行(发现得太晚,车都开进去了,只好退出来),一处红灯没看见(两个灯紧接着,一个变绿车开过去,结果第二个却变了红)。更惭愧的是这条路本来是我非常熟悉的,但是平时步行的时候竟然没注意过那些标牌。
  
  到了场地附近,米盖尔让我启动。我一启动就熄火了,因为米盖尔故意给我调了二档,而我没有检查空档就踩了油门。就这样一路错误百出地开了出去,在入高速快车道的时候路线错误(太靠左),这属于危险动作,被米盖尔动了方向盘。特别说明一下:驾考的时候被考官动了方向盘或被踩了刹车,说明考生犯了严重的“应淘汰性”错误,无论之前的表现多好,驾考肯定过不了了。
  
  回来之后米盖尔给我打了分,惨不忍睹。我开始深切地感觉到自己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三月底的驾考凶多吉少了。
  
  30号那天是周一。因为我有班,还为了驾考还专门请了假。一大早天公很作美地给了瓢泼大雨,由于29日才调了夏令时,早上八点天色还很暗。我七点半赶到驾校,由托马开车送我和另一个考生去考场。到考场后另一个考生也到了。按考试顺序我是第二,前后两个都是男生。
  
  法国的驾考是三十分钟,除了考官,只有教练跟着。每个考生开出去三十分钟,再回到出发点换第二个考生。一批考生有三人,都是由一个考官打分的。我这次碰到的考官是名女士,长得比较咯硬(我很少这样说一个女士,可是她真的是我见过法国人中相当咯硬的一个人了),皮肤像是过敏似的浮肿或是年轻时痤疮没治好的那种。现在想起来我都记不太清,因为我紧张得没敢仔细看她。
  
  长相不好也罢了,只要她待人亲切一切都好说。问题是她面无表情眼神冷酷,语速快得不容喘息,以至于我第一次听见不适应,需要让她重复。打了招呼后就问我要身份证,我拿身份证的时候问她能不能把外套放后面,她不回答,只是重复要身份证。我只好自己脱下外套放后面。一开始本来就紧张,再被这么下马威一下,就难免手忙脚乱。那天又是下雨天又黑,我打了雨刷,这时她又说“天这么暗应该开近光灯”,我开了,结果忘了调后视镜。都准备启动了才发现后视镜没调……好不容易调好了出门,在上路之前的stop停车看路况的时候居然又熄火了。
  
  熄火这个错在新手中非常普遍,一般都是因为离合松得太快,或是加速不足(平地的话不踩加速也能启动,但若上坡的话没加速车就会熄火)。但就开了几个教练的车的我而言,熄火与否跟具体每辆车也有关系。我感觉驾校的车就像一个狗妈妈生的一窝小狗,虽然同是兄弟姐妹长相也差不多,但性格各异,需要体会适应。比如我常开伊莎贝拉的车,再开法比安娜的车,就觉得她的变速箱更敏感,换档不用那么大的力气。而托马的车,不知为什么就容易熄火。在驾考前开他的车,居然熄了四五次,而我在此之前已经有相当长时间不再犯熄火的错误了。
  
  我比较相信自己的直觉,出师不利,几乎就注定了之后的多舛。教练让左拐,是上高速的方向,路变得宽了很多,我才过圆盘开得好好的,她却突然动了我的方向盘,说我压了中线——现在我还觉得当时的场面非常诡异,因为我根本没看到中线。是大雨模糊了路面?还是我紧张得选择性失明?我不得其解。
  
  被碰了方向盘说明已经被判了死刑,可我还是老老实实开到底。考官没让我上高速,而是直走,那要过两个大圆盘。这时是早上8点40,路上全是走高速上班的车,圆盘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密集的车流。等了很久发现,想等完全没车是不可能的,只能见缝插针,而且启动速度要快。好不容易上了圆盘才要转,又被考官指出走在中间没有靠右;然后又是同样一个圆盘(就是高速路的另一个方向),由于离合和刹车踩得太久,那时候小腿肚子都紧张得开始抽筋了。
  
  开到对面的小城,教练让我在城里转了一圈,然后找个地方停车。她给我找了一个非常小的停车场,只有巴掌打,右边是墙,只能左边停三四辆车。按照一般的道理,左边停车,应该车头先进,而她让我车尾先进,也就是倒车停车。我没停好,停在两个车位之间,还想再停,她却说不用了,就叫我走。我想,她应该是已经不准备让我通过,所以也就懒得让我费时调整了。  
  
  我把车开回考点,一路的折磨好容易要结束了,这个考官还不忘在最后分别时给我个下马威。我一停车她就让我下车,我想起我的身份证她还没给我,就问了一下,她依旧不回答,只是重复“下车”。我这个天然呆想不到她会这样回答,吃了一惊,居然傻乎乎地又问了一次,她的回答还是一样:“下车”。我狼狈地出来,这时教练才把我的身份证递给我。我就不明白了,说一句“到你的教练那里拿身份证”会死人吗?犯得着这么惜字如金吗?她是否知道自己的态度会给考生很大压力?我想她是知道的(毕竟是多年的考官),但是她故意这样做,就是要给你施压,也许她认为在压力下还能保持水平的驾驶员才是好驾驶员……
  
  这里我不从恶意推测她的动机,只能说是她行事的一种风格。毕竟这样的态度在法国人中是极其罕见的(到法国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见),就是真的犯事碰上警察,也比她的态度好很多。
  
  第一次驾考就在那个昏暗的大雨的清晨仓惶结束。虽然我感觉自己心理素质良好,面对很咯硬的考官表现还不错,除了压了那条看不见的中线,在大路上行路不够靠右(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小路上开),以及停车没进框,已经比米盖尔模拟考那次要进步了。可是被考官动了方向盘的错误是无法挽回的,结果分数出来,果然很低,“致命的”错误是“占道”。而和我同考的两个男考生都通过了。
  
  后来见了托马,他说“男生过驾照一般比女生快。”我正暗暗生气,他又说了下半句:“但他们出车祸也比女生快。”
  
  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安慰。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